返回

师姐你不要过来呀!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有备而来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严玉伸举着手,看着那团火焰,心中悲痛万分。

因为被王春儿点燃的不是他换下的衣服,而是他准备换上的衣服。

至于他为什么会难受,可是因为那是他一天都没有穿过的新衣服。

不过现在的他还来不急悲伤,因为有一个更大的危机摆在自己面前。

没有了衣服穿,严玉随即退到一旁,离王春儿尽量远些。

“师弟,我好看吗?”

王春儿轻轻咬唇说道,语气里那是说不清的魅惑。

严玉猛闭着眼,表示看不到。

但是心里却已然起掀起了滔天风浪。

我去这也太好看了吧!

这腰,这臀,这胸,这每一处都是极品呀!

简直比自己看到的岛国货高级到哪里去了。

怎么上次没有发现,难道是上次二师姐穿的多?

靠,忍不住了。

严玉越想越觉得燥热,即使是在冰冷的池水中。

心有所想,身有所动。

不知不觉,小弟崛起。

这就尴尬了。

严玉连忙捂去。

“师弟,要不要我给搓背呀!”

王春儿看着严玉闭着眼睛,轻轻一笑,也是下水而去,向着严玉慢慢游去。

严玉听闻水声,连忙说道,“师姐,这水下冷,容易受风寒,你快上去吧!”

严玉微眯着眼,看着王春儿向着自己过来,赶忙转移位置。

不过他那里躲的过王春儿的速度。

这王春儿在水中就像是一条灵活的小鱼一般,围绕着严玉游来游去,那条透明可见的薄纱更像是如同被他赋予了生命般。

围绕着严玉轻触着他身体,惊得他一抽一抽的。

“二师姐,你不要乱来呀!师傅可在宗内呢。”

严玉面对如同鬼魅出没的王春儿颤颤巍巍的说道。

谁知道王春儿听到严玉这么说竟然笑了出来。

“六师妹现在在修行突破的关键时刻,师傅她老人在亲自坐镇,可能现在没空理我。”

听到王春儿这么说,严玉睁大眼睛,这是有备而来呀!

不过他还是没有放弃,毕竟还有一个人能制服她。

“大师姐,大师姐。”

想到这个人后,严玉便失声的大喊起来。毕竟能治住这位师姐的只有大师姐和师傅

可是让严玉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喊出冷霜月的名字,王春儿竟然笑的更加猖狂。

“你大师姐,现在可能昏迷不醒。”

说道这里,王春儿话语在严玉耳中响起,“今天你跑不掉了。”

听到自己后台全倒,严玉瞬间带着哭腔,“师姐,你放过我吧!”

“能行早就行了,这是真不行。”

严玉捂着下方崛起小弟,连连摇头。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面对如此场景已然是极限了,但是他还是在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力强行下压着。

毕竟在他心里第一位仍然是修行为主。

不知怎么滴,严玉竟然在想着自己怎么会来个这么坑爹的童子功系统。

王春儿游在水中,曼妙身姿由池水的折射那是若隐若现,看的严玉是苦不堪言。

“为什么不行?”

王春儿游到严玉身边,用手指轻轻划过严玉的后背处。

如此接触,让严玉浑身一颤随即猛的转过身去,但是却没有王春儿的身影。

“师弟我有难言之隐啊!”

严玉在池中左右看着,带着十分的警惕,生怕王春儿直接扑上来。

现在的他简直就是强弩之末,王春儿只要扑上来,那简直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所以他得防备。

“能有什么难言之隐?”

王春儿打趣着,随即一头扎进水中。

而严玉也是听到扑通一声,随即左右看去但是依旧不见王春儿身形在哪里。这王春儿仿佛永远在自己的视线死角。

“师姐你别………玩了。”

严玉刚想让王春儿像自己一样冷静冷静,克制克制。

但是水里却是传来一阵酥软感觉。

那感觉像是有小鱼在触碰着自己崛起之地。

感觉到不对的严玉带着惊恐立马后退两步。

而王春儿也是猛的探出水面,看着一脸惊恐的严玉,舔着嘴唇的同时用左手大拇指和食指手做了一个很大的圈圈。

“我怎么没看出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啊!”

说完后,便正对着严玉滑动步伐直接而去。

“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严玉看着愈发欺人太胜的王春儿,也是瞬间生起一阵怒火。

这几个月他是被欺负的不行。

这修行不要也罢!

说着严玉也是直接上前,俨然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样。

王春儿看着整个气势完全都不一样的严玉,随即站在原地愣了愣,而后竟然痴笑起来。

“师弟,你终于开窍。”

王春儿说罢,张开手臂,满怀春光。

可是当严玉渐渐靠近之时,头顶上却是飞来一道白光,落在了他和王春儿正中。

白光落地,顿时爆炸而出惊天响声,一道数丈水幕也是横立两人面前。

严玉被这一下,也是提神起来。抬头看去,只见冷霜月脸色苍白的飞立于上空。

“冷霜月看来睡龙延的毒,我还是给你下轻了呀!”

王春儿见自己好事被打断,原本柔和魅惑的小脸,瞬间变的如不进人情般的冷俊。

冷霜月横剑一指,“师妹我本以为你今晚来找我,是真的相顾同门之谊,可是没想到你居然给我下毒。”

严玉看到冷霜月如同救星呀,但是看着她那苍白的脸庞也是关心道,“大师姐,你没事吧?”

冷霜月摇头,“你放心,有我在,你二师姐碰不了你。”

“冷霜月你为什么一次二次要坏我好事!”

王春儿从水池一跃而起,身上轻现一阵红光,顿时一龚红衣便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冷霜月横剑一指,“你想要比试比试!”

王春儿怕惊动了师傅月依瑶随即冷哼一声,化为一道流虹消失。

看着王春儿消失,冷霜月也是无力一般从上飘然而下,落在水池边。

“师姐,你的毒…”

严玉刚想说什么,便被冷霜月打断。

“这睡龙延只是极其厉害的迷香,不算是毒。”

“王春儿虽然性格无束,但是伤害同门的事,她还做不出来。”

谁知话音一落,她便睡了过去。

“师姐,师姐?”

看着昏睡的冷霜月,严玉望向了自己被烧成灰烬的衣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