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限制级军宠:七叔,我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15章 你色迷迷看着我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云乔把后背绷得笔直,席兰廷后面索性枕着她肩头。

他把脸对外,云乔无法嗅到他呼吸,但他短短头发全在她颈侧、脸侧。

她浑身寒毛都起来了,十分紧张,又充满了喜悦,好像在打一场很有把握的仗——瞧见了胜利,却又担心只是镜花水月。

席兰廷时常抽烟,但他身上并无烟味,一种异样的洁净。云乔只能想到树林,那种清新的气息。

出了跑马场矮矮栅栏,马儿随意往前。

这四周都是田野,有非常清晰的乡村小路;水稻抽穗了,放眼是无尽的碧绿颜色,风过稻浪起伏,一阵阵的稻花香。

不时有垂柳,枝条茂密,随风款摆;田埂开不知名的小花,或黄或红,点缀着青翠稻田。

拂面的风,暖融融的。

靠着她肩膀的席兰廷,身体始终和她保持一点距离,但他的头发一直戳着云乔的肌肤,酥酥麻麻。

云乔身上每个神经都在跳舞,她心跳鼓鼓的,俨然要唱一场大戏。

七叔与她,这般亲密。

云乔几乎要落泪。

信马由缰,她也不知走向何方,席兰廷也没说。后来兜了个圈儿,她回到了跑马场外围,远远看到了人和栅栏。

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席兰廷终于坐正了身姿,把头抬了起来。他茫然看了看四周,问云乔:“这是哪儿?”

“转了一圈,我们又回来了。”云乔道。

席兰廷跳下了马。

他可能有点疲倦了,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伸懒腰。

云乔同样下马。

她是个高挑个子,站在席兰廷身边,两人相得益彰,她略微抬头就可以看到他眉眼。眉眼浓郁,他俊得叫人心驰神往。

云乔恨自己不是个男人——若是男人,死皮赖脸也要追求这样的绝色。

她是个姑娘家,一味死缠烂打,跌了身份,再好看也不过自轻自贱了。

“你想什么?”席兰廷突然问她。

云乔被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弄得有点懵,下意识否认:“没、没想什么。”

“你色迷迷看着我,还没想什么?”席兰廷道。

云乔:“……”

我在色迷心窍,也是有心无力。

不管席兰廷说话多不中听,云乔这日还是很开心,这个下午被她牢牢收尽了记忆里,将来可以时不时拿出来回味。

饶是七叔真不要她,云乔也有过一场令她心醉的爱情——她一个人的爱情。

席兰廷倏然伸手,把冰凉的手掌覆盖在她额头。

也许他想给她一点温暖,但他的手一年四季如寒冰。

云乔屏住呼吸,好半晌才问他:“怎么了,七叔?”

“没什么,取点暖。”席兰廷道。

云乔:“……”

她立马停止了自怨自艾,在心里把席兰廷痛骂了一遍。

席兰廷转身,骑上了云乔的马,唇角微翘,有笑意从他脸上一闪而过。他的心,无端也轻盈了些,就好像悄悄开了一朵花。

云乔则吓一跳,以为他要骑马先跑了,让她走回去。

席兰廷做得出来。

然而,席兰廷放开了马镫,伸手作势要拉云乔道:“来,回去了。”

云乔踩上了,然后缠住他手臂,上了马背,整个人落在他怀里。

其实想想,七叔总说些难听话,却从未对她做过坏事。他嘴上千般不情愿,还是处处替云乔考虑到了。

他绝不会把云乔丢在这里,而他会这样威胁她——他言语恶劣,但他的心真好。

云乔莫名其妙很幸福。

要是席兰廷好好跟她说话,她反而不习惯了,她被他虐出了一身贱气。

她想,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她这辈子就无遗憾了。哪怕犯贱,她也心甘情愿。

而在她身后骑马的席兰廷,很突然用力搂抱了她,身子有点颤。云乔吓一跳:“你怎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