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艳猫妻九条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雨夜漫漫股错胎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浓雾弥漫,阴差豹尾站在雾的尽头,食指轻点面前未知的黑暗:“去吧,只要你跳下去,这辈子还是一只猫,阎王有令,予你九条命。”

豹尾大手一挥,天空出现九道彩色光柱,光柱在半空打着转,似乎在找寻目标。

墨六六仰头看着九彩迷离的幻景,脸上无喜无悲。

“怎么?对这种安排你还有什么不满吗?”豹尾面色晦暗不明,紧皱的眉彰显着他心中慢慢升腾的怒气,那可是九条命,为了送走这倒霉的猫魂,地府可是下了大血本的,它还一副淡漠的样子?还真是只难缠的猫。

墨六六叹了口气:“有九条命又有何用,没有主人的猫生,就是不完整的猫生,在阴间做一缕幽魂和在阳间当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豹尾压制住心底的不耐,老父亲般地语重心长:“当然不同,你可以重新找个主人,开始新的……”

对啊,她怎么没想到,重活一世可以去找主人啊,墨六六飞身一跃,地府十几天,人间十几年,纵使花开花落,纵使岁月如梭,主人我来了……

豹尾还在口吐飞沫想说服这只冥顽不灵的蠢猫,只觉得眼角有一缕残影飞过,再看时,刚才小小一团蜷在脚边带死不活的猫魂已经跳进雾中。

原本在天空转圈的九道彩光愣了愣,刚寻到目标,还没来得把生命加持给猫魂,这家伙就跑了,电石火光间,九道彩光想到了事情的重点,拼了命直追而去,心里纷纷骂娘,死猫你是急着投胎吗?

是啊,这也不怪墨六六啊,真的是急着投胎呢。

一团黑影裹着九道彩虹在浓黑的雾气中砸了个大坑,黑雾似被砸碎的墨玉,碎片喷溅在四周,隐约有祥瑞之气映射在黑雾之上,好似给黑雾镶了个紫金色的边儿。

豹尾卡巴卡巴眼睛,从这里扔下去的阴魂不计其数,还头一次看见如此壮观的景象,活久见?不,死久了也能见。

墨六六努力飞着,心里想着美事,再世为猫一定要珍惜自己的小命,千万不可如前世一样草率地断送了猫生。

可是该如何去寻找主人呢?

咻……,墨六六想得太专注,没料到黑暗中突然砸过来一个东西,墨六六没来得及反应,那东西直接打在了她的眉心。

墨六六脑袋一懵,下降的路被阻了一下,九道追随而来的彩光总算追上了她,一股脑钻入她的体内,而她也被砸得偏离了原本的航线。

刚出发时,如大鹏展翅,身姿还算优美,眼下却是大头朝下,摇摇晃晃穿过乌黑的云层,直接摔进一片磅礴的大雨之中。

啪叽,好在摔得也不怎么疼,墨六六只觉得原本飘飘悠悠没根儿的灵魂落了实地,豆大的雨点落在她的身上,冰冷刺骨。

耳边传来一个略显不耐的声音:“喂!我有行车记录仪,碰瓷对我来说是没用的。”

席卷全身的疲惫和饥饿让墨六六没有一丝力气,肚子空空如也,正在咕噜咕噜敲着战鼓,墨六六试着动了动尾巴,想感知一下这个世界,嗯?秃的吗?尾巴失灵了!

“你再这个样子,我就打电话给我的律师了。”苏木皱着眉,盯着眼前这一堆看不出原本样式的破布,破布中包裹着一个纤瘦的女人。

墨六六免强挑开眼帘,刺眼的汽车大灯让她有些眩晕,灯光中一双漆黑锃亮的皮鞋,一个男人弯下腰来,身上带着淡淡的清香,一抹冷意斜上他的嘴角:“别装了,醒醒吧!”

墨六六贪婪地吸了口气,苏木身上的味道撩拨着她的记忆,主人,竟然是你……

是做梦吗?怎么可能从天而降就砸在了主人的面前,就算是踩进了狗厕所也不会有这么好的狗屎运吧。

苏木撑着伞继续靠近,想观察一动不动的墨六六,破布间露出一团乱发,半张小脸被泥和乱发糊住,臭味刺鼻,苏木修长的手指捏住自己的鼻子,脸一点点靠近……

墨六六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向前一扑,面前的男人慌乱中直起身来,手中的雨伞脱了手,不知道被风吹去了哪里。

一直表现淡定的苏木慌了,瘦小的女人带来的那种刺激味道让他无法抵挡,尽管反应已经够神速,此时他已经站了起来,可是女人一双小脏手已经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大腿。

主人不认识自己了,墨六六心里一阵阵地悲哀,也不知道这辈子自己变成了白猫还是黑猫,她不想再次失去主人,无论如何,先缠上了再说。

苏木急急地后退,瘦小的女人被连带着扯出去两米多远,两只小手却象老虎钳子,一刻也不曾松开。

苏木抬腿甩了甩,女人被扭成各种形状,却依然挂在自己的腿上,怎么也甩不掉。

接着苏木偿试了各种方法,拉、拖、拽,掰手指、掐脖子甚至挠了这堆破布的痒痒肉,破布咯咯地笑了,但手还是握得死死的,象是已经长在了自己的腿上。

“算我倒霉,给你钱?”苏木飞快地从口袋里拿出了钱包,一叠红钞票砸到女人的脸上,有几张被风吹到一旁的积水中,苏木没有去捡钱的心情,可面前这个脏女人,竟然也不为所动。

苏木咬牙切齿地把钱包里面两张银行卡的密码都交待出来,小脏手还是死死地钳着他的腿,乱发间的小泥脸儿紧绷着,不发出任何声音。

纠缠了半晌,苏木累得气喘如牛,雨水把整个人也淋得湿透,也不知道这女人怎么回事,如同焊在了自己的身上,怎么也扯不下来,他只得一咬牙把这女人拦腰抱了起来。

墨六六仍然不肯松手,立刻变成了头朝下脚朝上的姿势,此时她的心中没有一丝犹豫,两条腿缠上了苏木的腰,想扔了我,没门儿。

两个人就这么拖拽到车旁,苏木无奈道:“别闹了,我带你回家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你松开我,我把你放车上。”

主人一直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既然说回家谈谈,肯定不会扔下她不管,于是墨六六松开了四肢的束缚,却在下一秒,整个身体啪地一声被扔进了后备箱,眼前一黑,没多会儿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车子带着一缕暴怒的黑烟绝尘而去。

墨六六在黑暗中琢磨着,如今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品种的猫,体型挺大啊,这后备箱明显有点儿挤。

这是一条山路,虽然山坳里只有一户人家,路却是干净平坦的柏油路,车子很快驶近了黑色的铁艺大门,大门自动打开,车子缓缓开进了地下车库。

随着后备箱被打开,墨六六眼前一亮,接着就被一双大手拽了出来,她被提着衣领,很没尊严地一路拖着进了房间,很快被扔进浴缸,热水兜头浇上来,一个强压着怒火的声音随着传来:“先把自己洗干净,再去客厅找我,跟我谈谈你的条件。”

门砰地一声关上了,门板微微地颤动。

墨六六从浴缸里挣扎着爬起来,对面镜子里映出一个女鬼来,一身看不出颜色和款式的脏衣服,一头纠缠在一起的鸡窝头,脸上全是黑泥,根本看不出长相。

这谁啊?

墨六六朝四下里看了看,浴室里只有自己,对面镜子里的女鬼也在四下打量。

墨六六手舞足蹈试探后终于明白,她没有投胎成猫,却成了一个人,一个脏兮兮的乞丐。

墨六六咬着嘴唇回忆一路的细节,坏了,投胎路上被打了一下,竟然打偏了航,这事儿闹的,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喵了个咪的,墨六六投错了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