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美艳猫妻九条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要把六六送走吗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墨六六喝醉了,小脑袋和黑猫凑在一起。

呼吸间,一人一猫喷出的都是酒气,就着一个杯子仍然是你一口我一口,墨六六口齿不清地呓语着,黑猫时不时“喵”的答应一声。

平日鸡飞狗跳的两个小家伙,这会儿却象是旧日老友,这情景看得林阳和杜秋风哭笑不得。

这酒算是不能喝了,杜秋风想起上次墨六六和林阳出去玩,最后玩到了KTV,苏木打来电话一顿臭骂,那架势好象要把他发配到西伯利亚。

不过是去KTV唱个歌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听说为了泄愤,还把一个倒霉蛋打得吐了血,不但搅和了杜秋风和朋友的小聚,更害得杜秋风半夜去医院给苏木收拾烂摊子。

只这一次,杜秋风就怕得不能再怕了,要是某人知道他带着墨六六喝酒,还喝得烂醉,还不知道会抽什么邪风。

“不喝了,不喝了,走,走,回家。”杜秋风一手提着猫,另一只手提着脚软的墨六六,匆匆忙忙上车回家,边走边埋怨刘丽:“我说小刘儿,我和阳弟喝酒,你也不帮我看着点儿六六。”

刘丽啥话也没说,心里暗道,墨六六就在你眼皮子底下,你也没让我看着啊,我今天的职务不是司机吗?

一行人匆匆回到别墅,客厅里并没象往常一样,只开几个地灯照明,吊顶的大水晶灯照得整个别墅恍如白昼。

进来的几个人愣住了,平时这个时候只有李婶在客厅霸着电视追剧,没想到今天沙发里很意外的多了个人。

苏木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沉着张脸,眼角眉稍象是挂着霜,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林阳和刘丽只是打了个招呼,就回自己房间去了,杜秋风脱了上衣,光着个膀子,站在那里一边拿上衣当扇子扇风,一边对李婶的电视剧品头论足。

自从那天看到苏木暴戾的一面,墨六六心理多少有些阴影,看他一副火药桶快爆发的样子,更是有些心慌。

上次和林阳出去就说不让她喝酒,看来主人不喜欢她喝酒,自己现在一身的酒气掩饰不住,偷偷贴着墙根上楼,溜回自己房间。

洗了澡,穿着个睡衣想去厨房弄碗李婶做好的绿豆冰,到了楼梯口,才发现李婶已经回房睡觉去了,楼下只剩下苏木和杜秋风。

“订婚?你想清楚了吗?那可是终身大事。”杜秋风对苏木的决定心存疑虑。

“没办法,有些事情只能靠雯雯,再说雯雯也挺好的,娶了她不亏。”苏木声音清淡,没有一丝波澜。

“你啊……总是做不由心的事,不过既然你说了,我去帮你准备。”杜秋风转身离开,走到门口,头也没回地突然开口:“要把六六送走吗?”

苏木许久没有回答,杜秋风推门而去。

送自己走?要送到哪里去?墨六六心里一沉,酒醒了一半。

苏木回到房间,并没有看到墨六六,每天都被小丫头纠缠,今天突然就消停下来,还有些不太适应。

苏木坐在床头想了好一会儿,终究忍不住起身去了墨六六的房间,敲了敲房门,里面窸窸窣窣地响了一会儿,门开了个缝,缝隙间露出墨六六白净净的一张小脸儿。

一见到是苏木,墨六六暗沉的黑眸先是闪过一抹星光,眉稍和眼角堆挤出笑意,苏木刚要问墨六六,不让我进去吗?那些笑意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泌凉。

“怎么了?”苏木伸手去摸墨六六头顶的软发。

墨六六眼帘低垂,一闪身躲过了苏木的手掌,手掌僵在半空中。

“六六……”苏木皱起了眉,这还是墨六六第一次躲他。

“别送我走。”墨六六抬眸看着苏木。“我……我不抢杜秋秋的水果了。”

刚刚从楼梯走上来的杜秋风正好听到了这句话,他的心猛地一沉,刚才他和苏木的话都让小丫头偷听去了,而且小丫头还误会了,认为送走她是因为杜秋风。

杜秋风头疼欲裂,这话怕是和她解释不清了,他站在楼梯口没有再往前走,想听听苏木怎么替自己洗白。

结果苏木僵在半空的手落在墨六六软嫩的脸颊上,轻轻掐了掐,“不会送你走的,以后该抢就抢。”

杜秋风气得几乎暴走,苏木你还能不能当个人了,我说送走六六还不是因为你,你这边要和雯雯订婚,雯雯能容得下六六?我是思前想后觉得这是保护六六最好的办法,你倒好,装起了大尾巴狼,怕是以后坏人坏事都得是我姓杜的一手干出来的。

杜秋风正想过去理论几句,裤子口袋一阵震动,掏出电话看了一眼,是雯雯,呵呵,你要是不仁,别怪我不义,自己的女人自己搞定,杜秋风几步走到苏木面前,手机往苏木面前一送:“你未婚妻来电话了。”

苏木不为所动:“那是打给你的,关我什么事。”

“肯定是打你的打不通,才打给我的,苏木你能不能正常点儿,小孩子都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杜秋风脸涨得通红。

“不能。”苏木直接把墨六六推回房间,整个人跟着挤了进去,房门在身后关得严严实实,把杜秋风关在了走廊里。

然后杜秋风听到了一句让他更为崩溃的话,墨六六大声说:“刚才他把我灌醉了。”

杜秋风算是明白了,墨六六是故意的。

杜秋风直拍脑门儿,你说我是图个什么?

为六六着想,怕雯雯为难了她,她挖了大坑小坑等着自己跳进去。

为苏木着想,怕他夹在雯雯和六六中间不好做人,关键时刻他不但不从坑里救自己,还帮着填土。

在这个世界上混,就不能想着做好人,杜秋风狠狠瞪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然后又叹了口气,默默地走了。

“真喝醉了?”苏木捏着墨六六的下巴。

墨六六冲着苏木呼了口气:“自己闻。”

苏木微闭上眼睛,一手扣住墨六六的后脑勺,手捎捎用力,鼻尖差一点儿贴在她的唇上,淡淡的酒气萦绕在鼻息间,让他也有那么一丝丝的醉意。

墨六六很想垫起脚尖凑上去,刚一用力,压不住的酒嗝冲出了喉咙,原本浪漫的气氛突然被破坏得干干净净,她傻乎乎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苏木,苏木忍了忍,终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