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慧禅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六章 此罪当诛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随着李慧禅的叫骂,张景年越来越气愤,差点就是一口老血吐出,渐渐的乱了方寸。

孟特抓住机会,一棍接着一棍,猛的向张景年身上招呼过去,终于,张景年躲避不及,只得用手臂格挡,最终疼的嗞哇乱叫。

看到孟特这样对待张景年,坐在一旁看热闹的孟娇倒是很兴奋,看来她是还不用嫁了,“小特,打,快打,往死里打。”

得到孟娇的命令,孟特更加兴奋了,“敢对我姐有非分之想?你也配!”

众人看到孟特这般生猛,都惊呆了,那种棍棍到肉的声音,听着就疼。

“够了,住手。”,张奉先出声,被打已经是不给他张氏面子了,现在要是再打出个好歹来,他定要让孟氏付出惨痛的代价,话说出口,他就准备飞身登台,不过,身边的孟浩站了起来,拦截在了他的前面。

“张先生,晚辈之间的玩闹而已,我们做长辈的不该干涉吧,他们可是有过赌注的,张景年可还没有认输呐。”,孟特平静的看着对方,也防止对方的突然暴起,伤害小特的性命。

张奉先一脸怒意的看着孟浩,想用武力威胁,咬紧牙关,“孟氏,好,好的很呐。”

孟浩跟本不吃那一套,依旧挡在面前。晚辈们先前的确是说好了的,张奉先要是出手,就表明张景年自动认输了。

张奉先将目光看向台上,还好,张景年用胳膊挡住了全部攻击,虽然很疼,但没有什么大碍,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看向孟氏太爷,“景年,认输吧,这门亲事,我们不认了。”

张景年在台上辛苦的抵挡着,手臂生疼,没有武器,他就是老虎拔掉了利牙,毒蝎砍掉了毒刺,根本没啥震慑力了,他的修为境界还被压制住了,难受,要不是有赌注在前,他一定解除对修为的压制,先狠狠的教训这个孟特再说,他忍受这一切,都是为了得到孟娇啊,现在让他认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张景年不认输,不解除修为压制,李慧禅口干舌燥,都快没有唾沫了,孟特倒是打的起劲儿,张奉先一直在出手和不出手状态间犹豫,看景年的状态,明显是不让自己出手,何况还有个孟浩拦着,张奉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孟氏太爷孟山知道,是时候自己出手了,他看向自己的儿子孟浩,“退下。”

孟浩看了自己的爹一眼,最终还是不情愿的退到了一旁,想来张奉先也不会出手了。

“够了,小特,差不多行了。”,孟山看着台上,声音很高,示意孟特停下来。

孟特看着张景年,“认输不?”

“不,绝不。”,张景年绝不认输,他是打心底里喜欢孟娇的,哪怕是被打死,重要的是,他这个人极为注重承诺,要是认输,自己这辈子都不能骚扰孟娇了。假如他张景年是个不注重承诺的人,自己早就解除了对修为的压制,对着孟特暴揍,更会利用自己的家世背景,强迫娶得孟娇,但他不屑于这样去做,现在呢,没想到孟特这般凶猛,李慧禅这般不要脸。

通过这场打斗,孟特也大概知道了张景年的为人,所以并没有下死手,只不过,姐姐不愿意嫁,他就不会让任何人逼迫姐姐,哪怕是帝王都不行,他孟特说的,一定算数,姐姐是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人,他会用全部来守护姐姐的幸福。

看到孟特停了下来,张景年甩了甩吃痛的手臂,“我输了,我承诺,今后不再骚扰孟娇,不介入她的生活了。对于你和我妹妹的婚事,我也不会介入。”,张景年有些失落。

场边突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小子,不用失落,小辈之间过家家般的话,怎么能当真呢?”,孟山抚摸着自己的山羊胡,“既然你承诺在先,不会再骚扰娇儿,那么好,我们尊重你的承诺,不过,对于娇儿的投怀送抱,你应该不会拒绝吧,哈哈哈。”

张景年看向孟山,这老东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既然你不能去骚扰娇儿,那就让娇儿来骚扰你,这样,过几天,我孟府就用八抬大轿把娇儿给你抬过去,可好,哈哈哈。”,孟山很得意,不管如何,张氏这根大腿,他孟氏是抱定了。

张景年听到孟山的话,一愣神,最后反应过来,嘴角露出微笑,这老家伙可真够不要脸的,有意思,不过,他是不会拒绝的。

“爷爷!”,孟娇终于忍不住从座位上站起来,“我死都不嫁,难道你真的要让我嫁给这个人渣吗?”

“什么人渣,”,孟山吹胡子瞪眼,“你看不出来景年一表人才,是人中之龙吗,那是你眼睛瞎,我孟府百十号人的眼睛可不瞎。

来人,把这个不孝之孙给关到她房间里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可以去探视,三天后,用八抬大轿给张氏送过去,她要是敢反抗,废了她的修为,张氏要是不要她,那就把她埋了吧。”

孟特听到这话,一个飞跃就想救出自己的姐姐,不过被无情的护院们拦截了,姐姐被带下去了,孟特情急之下被护院们打伤了。

“爹,”,孟浩上前几步,“你怎么变得这么心狠,这么无情,这么丧心病狂了?”

“带下去。”,孟山发令,“孟浩,你要是再看不清贵人,我也把你给废了,你也不适合再做孟府的府主了,把你的权力交给德儿吧。”

老东西一番话说下来,有人开心,有人难过失落。

孟浩退到一旁,心里不是个滋味,自己连自己子女的幸福都保证不了,如何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一个合格的丈夫。

不去管失落的孟浩,孟山笑呵呵的对着张奉先赔罪,而后将目光看向台上,“接下来,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李慧禅,你可知罪?“

李慧禅就知道,自己淌进这摊浑水,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了,不过他还是直视孟山,”我李慧禅何罪之有?“

”哼,你先是来到我孟氏阻挠我孟氏家事,阻挠我娇儿的婚事,之后更是口无遮拦的对张公子破口大骂,已经严重损害了张氏的威严,想你一个乞丐,好心被浩儿收留,就该对我孟氏心存感激,当牛做马才对,没想到你居然恩将仇报,还以下犯上,诸此种种,当诛。“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