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卒修仙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扬眉吐气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在地甲龙出没的区域猎杀了半个多月后,刘源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法一共干掉了三十多只成年的个体,收获了大批材料,又得到五枚晶核。

但是,不久以后,他就郁闷的发现一个事实:剩余的地甲龙突然全部消失了,好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明明从地下传来的气味还新鲜着,但却踪迹全无,刘源从猫妖那里感受到困惑不解的信息,蚂蚁军团在地下搜寻了好久,仍是没有线索。

虽然在二道梁内刘源凭借着猫妖和蚁群还是可以猎杀一些落单的妖兽,零零散散的有些收获,不过效率明显低了下来。算算贡献点,申领天牌早已足够,但离使用灵泉仍有一半的差距。

是否要进军三道梁?他现在面临一个抉择。

贡献点虽然是够了,但是自己的实力能否玩得转,他还没有太大把握。

还是回去把鳞片兑换完,在坊市提升一下实力,加入郑经的队伍,或者找柳燕识搭伴,先熟悉熟悉三道梁内的情况吧。

回程一帆风顺,刘源首先来到了邬堡的功德坊,这里依旧是除了坊市最热闹的地方。

“我来交任务。”当看到地字榜单时,刘源愣住了,他随即找到了功德坊管事,“地甲龙的鳞片收集任务怎么不见了?”

“哦,是这样的。”管事露出职业的微笑,心想你不是第一个来问的。“二道梁的地甲龙近期遭遇了一些状况,现在穆大人已经把其余的地甲龙妥善安置了,所以任务临时取消。”

刘源大惊,音量也不由自主高了起来:

“那已经完成的任务还能兑换吗?”

“放心,穆大人给出了三日的缓冲,三日内之前猎杀的材料还可以兑换。到如今已是最后一日,你若存有鳞片,可要抓紧。”管事斜眼看了看刘源,心想你这七级的修为,难道还真的有?“小子,我有言在先,残缺不完整的鳞片我可以不收的哦。”

“完整的我有许多,可否借一步说话?”刘源看了看左右,正在研究榜单和兑换贡献的弟子还有不少,实在不好现在拿出来。

“你到底有没有?”管事看他级别低下,一副磨磨蹭蹭的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得重重地一拍桌子,怒道,“你这小子莫不是来消遣我。”

这下反而引来了更多好奇的弟子,人群渐渐聚集过来,后加入的还在问前面的人什么情况,前面的好事之徒不仅耐心解释,还买一送一的为大家科普起铁甲龙任务的异常。

就在刘源和管事僵持不下时,众人已经在交头接耳,话题的热点从眼前的事转移到铁甲龙消失之谜。各种猜测都冒了出来,什么天敌入侵啊,什么地火爆发啦,越来越离谱。更有一位放飞想象力的,信誓旦旦说有内幕消息:铁甲龙一族偷挖了禁药被元婴高人给灭门了。

“咦?我想起来了,这个弟子先前在坊市出售过地甲龙的骨骸!”围观中人高声说了这么一句,大家又重新看向刘源,开始议论纷纷。

“看错了吧,这个才八级。”

“我好像也见过。”

“你说他猎得了地甲龙?”

“此事绝无可能。”

“没准是他捡了个现成的地甲龙尸体。”

“……”

刘源一直任由事态发展默不作声,直到大家开始纷纷质疑他猎取地甲龙的资格,更有甚者指着刘源犹如在品评一道菜。

刘源怒了。

爷不低调了。

他突然拿出储物袋,抛到管事面前的桌上。

咣的一声。这个袋子令得围观的人群安静下来。

“一千枚鳞片。”

刘安从空间储物袋中拿出一个沉甸甸的袋子。

围观的众人全部瞪大了眼睛。大家明白,这么多鳞片,不是一只地甲龙能凑得够的。

“一千枚鳞片。”刘源掏出第二个同等大小的袋子。

管事也不淡定了。他看看刘源,又看看袋子,再看看刘源……。

“一千枚鳞片。”刘源再掏出第三个袋子。

时间仿佛停止了。

除了刘源。

他又拿出第四个袋子。

然后是第五个。

第六个……

……

许多年以后,当管事再度迎来新一批试炼弟子的时候,他都会再一次的回想起那个遥远的下午。还有那个数字。

那个数字他永远不会忘。

一万三千六百五十八枚鳞片。

……

且说另一边,刘源在众人各种含义的目光注视下领了天牌,拨开人群。他来到给自己分配的新居所,熟悉的单人居所。

冲动了。他对自己说。

不过,还真是痛快。

他回味着刚才那一幕,当他拨开人群时,所有人都主动的给他让路,行注目礼。

那时他心里再度响起了一句诗:

仰天大笑出门去,

我辈岂是蓬蒿人!

……

同一时间,天琴峰。

任小文来到师尊房门前,同往常一样整理衣冠装束,然后轻声敲门。

“进来。”穆远笛的声音无喜无忧。

任小文推门进来,鼻观口,口观心,低眉顺眼的垂手侍立。

“我近期从书中得了些线索,要去南疆一段时间寻找机缘,前后可能需要一两年,你随我同去吧。”

“谨尊师命。”任小文的声音毫无波动,脸上满是恭顺。

“狸奴。”

“老奴在,”一阵风后,狸奴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他斜眼看了看一旁侍立的任小文,眉毛挑了挑。

“我们离开这段时间,天琴峰上下的诸般事宜,就有劳你照拂一二。”

“主人哪里话,老奴自当尽力而为,不负主人所托。”狸奴连忙点头。

“另外……”穆远笛看着狸奴,似是想起了什么,但犹豫了一下。“……罢了。小文,你回去收拾一下,我们即日出发吧。”

“老奴……预祝主人此行马到成功。”狸奴也有话到嘴边,但终是没说出口,只是换成了一句祝福。

这一日,天琴峰起了两道遁光,径直向南而去。

穆远笛站在自己的法宝流云笛上,衣袂飘飘。小文驾着荷叶法器紧跟着,遁速竟也是不慢,眼见身后的天琴峰越来越小。

脚下风声呼呼,二人越过了试炼山谷,越过了任家祖阁。

穆远笛回头看了一眼小文。只见她手捏法决,目不斜视,无边无际的风吹拂过她那年轻的容颜、她的柔顺的青丝,一时间飘然若仙。

真像我年轻之时,穆远笛心想,她低头看了一眼云层下方的任家祖阁,开始提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