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卒修仙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内讧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刘小兄弟此战当立首功。”在一处山坳,小队休整完毕,穆师兄拍着刘源的肩膀笑着说,“多亏你的火蚁重创了栾狮,我们才得以及时脱离战斗。”

“而且,刘师弟的警讯也非常及时,”梁师兄跟着赞道,“居然可以搜索到五里开外,有了你的巡逻灵蚁,我们队伍的安全又多了一重保障。”

“我看未必,”吕师兄鼻孔朝天,抛出一句质疑,“几里远的距离连我的机关兽都不能做到随时传讯,以你区区八级的修为如何能够,我看你是碰巧布置了眼类的机关吧。坊市里就有出售。”

刘源不置可否。有人不相信自己的进化版蚁群,那是最好。他不喜欢把自己的底牌全部暴露出来。尤其是吕师兄这种人。

他已经发现,随着自己的能力为大家认可,吕师兄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越来越不善。

由于飞蚁的预警距离远超机关兽,而且动静更小不易被发现,刘源已经全部负责起整个队伍的巡逻和探路。吕师兄的重要性自然就此消彼长了,他的机关兽虽然在战斗中也可以发挥作用,但是每次受损都需要材料和晶石来修复,吕师兄也是不舍得经常拿出来消耗。

队伍里最得意的就是郑经了,有一次闲聊中,他“不经意”提到了刘源乃是首日到达第一道梁的少数弟子之一,而且近期在坊市中流传得沸沸扬扬的地甲龙濒危事件也是他的杰作。

大家更是对刘源的实力心悦诚服。

“以师弟的年纪和能力,恐怕在这一期的试炼弟子中足以排在前五。”

“前三也说不定。”

刘源正要谦虚一番,吕师兄早看不顺眼,高叫道,“此事绝无可能,这次参加试炼的穆、任两家弟子就不止五位,你说他能比过这些世家弟子?”

这时他没注意到身为世家旁系的穆师兄神色不太自然,他还在自顾自话:“况且其他大族弟子也有几位天赋满满,绝不在两个世家之下,比如柳家公子柳燕识……”

刘源听到故人名字,倒是起了兴趣,“这柳燕识你们认识?说来听听。”

一问之下才知道,柳燕识这段时间已经名声鹊起,他在试炼后居然一直泡在三道梁未曾出来,并且始终是孤身一人。

要不是每隔半月或一月他会出现在在坊市寄卖一些战利品,柳家都以为他出了意外,要动员穆少洪去搜救寻人了。

难怪最近没见到他,刘源心想,只是没想到这个秀气的家伙原来也这么强。

他还在队友处听到了其他的一些八卦,本期试炼涌现的任家弟子能人辈出,而对比之下,穆家弟子则青黄不接。

那是最好不过了。

刘源有点幸灾乐祸的想到。由于穆远笛的刁难,他对穆家本就没有多少好印象。至于任家就不同,任峰还有任小文都是自己的熟人。

另一道八卦则是关于第三道梁的新任务。据说试炼窟的几条新矿道将会在半月后开放。

试炼窟?

经过一番询问,刘源这才知道试炼山谷的终极区域——试炼窟。

它位于三道梁的深处地下,结构庞大、错综复杂。乃是远古时期开采殆尽的废弃矿脉遗址。由于灵气的残留经年累月,在地下的极阴环境下竟形成了一种贵重的材料——阴髓。

阴髓的出产不像灵石矿脉那样集中,而是在时间的累积下慢慢凝聚而成,极为分散,而且通常还伴生着一种危险的阴兽。所以凌天阁并没有集中去组织开采,而是用来试炼。

试炼山谷中的阴髓产出在凌天阁中并不是最多,但在有心人的常年清理下,阴兽的品阶被牢牢控制在较低的水平,正适合初级弟子的修炼。随着每次定期的分割清理,地下错综复杂的矿道也会交替开放,而收集阴髓的任务历来是天字榜中最丰厚的一类。

难怪大家谈到这个八卦都喜上眉梢、摩拳擦掌。眼看试炼快要进入后半段了,很多队伍都开始拉开了差距。此次任务必将引来激烈的争夺。

“还有啊,据说试炼窟中极为阴寒,如果是灵虫进去呢,全部都会被冻毙,”吕师兄看似随口说道,“除了修士身怀护体灵气不惧寒气之外,只有天生特别耐寒的灵兽才可以安然进入。”

“当然了,”他不自觉的挺了挺胸脯,“机关兽就不怕这些严酷环境。”

刘源微微皱眉,他知道吕师兄对自己的嫉妒和不满。

至于蚁类的耐寒问题嘛。自己还真得想想办法。

距离新矿道开放还有半月,他们的小队在三道梁中继续探索,为接下来的试炼窟做准备。有了刘源的飞蚁探路巡逻,一路都有惊无险,猎杀的效率也提升了不少。当然,吕师兄也一路都没有好脸色。

虽然还没有点破,但每个人都能感到两人的不对付。

穆师兄虽然试图弥合矛盾,并分别找二人谈话,但收效甚微。

刘源自然无可无不可。但在吕师兄眼中,刘源就是一个摘桃子的投机之徒。每项能力都针对自己的机关兽,又处处高出一筹,令他的重要性大打折扣。

看来,只有赶走刘源,自己才能在队伍中重新找到以前的地位。

他的机会很快来了。

这一日,他们来到深谷中一处潭水,这里也是阴寒之力聚集的所在,正适合模拟试炼窟的环境。

果然,距离深潭还有百余丈,大家就赶到寒气逼人,周围的植物都变成了雪松和冷杉等耐寒品种,就连树上的针叶都结着晶莹的冰花。

这处深谷阳光永远照射不进来,白茫茫的雾气笼罩着深蓝色的潭水,看上去安静而危险。

在这种寒冷环境下,吕师兄设想的情况真的发生了。

刘源的飞蚁纷纷降落下来,无法展翅飞起,许多飞蚁的翅膀上结了细小的冰晶。它们的耐寒能力的确是一大软肋。

地上的蚁群也好不到哪里去。无论是行军蚁,还是红火蚁,对于寒冷的环境都表现的畏畏缩缩,没有了以往的活力,全部缩成一团。只有巨型的斗牛蚁还算行动自如,但也斗志全无。

“我说的没错吧,”吕师兄的声音响亮,“灵虫就是有灵虫的致命缺陷,不比我的机关兽。”

郑经瞪了他一眼,他却完全没注意到似的继续道,“我看啊,等到进了试炼窟,这些小虫子恐怕怕是会变成累赘。”

刘源虽然一直力求低调不惹事,但也不是任人欺负不还手的主,他直直的盯着吕师兄:“如果到时我不能出力,自会离队。不劳有的人在旁边风言风语!”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针锋相对。

其他人连忙上来劝解二位,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又过了两日,小队正在返程的路上,刘源和吕师兄都故意分别走在队伍的两头。

“有敌情!”刘源收到了飞蚁的讯号,突然示警。

随着详细的信息陆续传来,他的脸色变了,“这次有大麻烦。

是飞行类妖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