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卒修仙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梦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刘源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他变成了另一个人。

和现实中的刘源完全相反,在梦里,从出生的那天起,他就是众星捧月的天之骄子。

作为超级修仙世家的嫡系弟子,他从小就天赋异禀,无论什么都一学就会,在长辈的惊叹和赞美声中轻松突破了炼气期,筑基期。作为家族中最有潜力的核心弟子,他总是能够享受到最好的资源,兼之领悟力超群,他年纪轻轻就再度连破纪录,势如破竹的突破了金丹期,元婴期。

接下来,他云游四方,博采众长,又独创功法,开宗立派,接连迈进了分神期,合体期,凭借逆天的悟性和灵性,他一路走来都毫无困难,又水到渠成的进入到大乘期,面临渡劫飞升。

但是,直到虚空破碎,来自仙界的滚滚雷劫无可阻挡的降临在头上。他这才幡然醒悟,意识到这一生太过顺风顺水,心志上缺少了砥砺和磨炼。但已经悔之晚矣。

在陨落的前一刻,他不甘心自己聪明一世却要灰飞烟灭,于是发动秘法把自己的毕生修为主动爆破,取其精华凝聚成一个灵性种子,附着在护身符上,抛下人界。

……

浑浑噩噩中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沧海桑田转瞬即逝。

无数代人逝去了,新生了,轮回了,遗忘了……

刘源又做了第二个梦。

梦里是熟悉的凌天阁,只不过他发现自己居然在主峰上。

在天都峰最高处的金顶上,有一处景致绝佳处名为摘星楼,乃是凌天阁宴请尊贵宾客之地。此时这里正灯火辉煌,一片欢歌笑语中,宴席上的众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刘源感觉自己没有实体,化身为一个青色护符,被一位银须老道捏在手中把玩着。

“恭喜恭喜,”这老道向着一位中年美妇施礼,“果真是天灵根。任家近些年可谓人才辈出,令我等汗颜啊。”

“叔叔说的哪里话,任家的人不也是穆家的吗,没有几位长辈的呵护照顾,小女如何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在这里代小女谢过诸位叔叔了。”

“老夫还准备了一个礼物,早就想送给令爱,”这老道说着,把刘源化身的护符拿了出来。在众人的品评赞赏声中,刘源眼前一晃,又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

这是谁人的闺阁?表面看上去干净整洁,但仔细研究就会发现,这布局处处暗合理数,定是高人所为。

突然,一个女娃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刘源看不清她的面容,只觉得非常熟悉:熟悉的香气,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感觉。

但是,在梦中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护符就这样挂在了她的颈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刘源看着她枯燥的练功修行,渐渐地长大。只是,自己从未有机会一展身手,像坐牢一般憋闷的难受。

终于,机会来了,他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小子,还有他那奇怪的法术——真气薄薄一层的覆盖在身上。

这能有什么用?

他好奇的探头出来,想要研究个明白。

突然,一股难以抗拒的漩涡把他卷裹起来,又狠狠推入那气膜之中。他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这是哪里?

他醒来的下一刻,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经历一种前所未有的变化,在某种外力的作用下,许多杂质和污秽都纷纷离体而去。

这是焕然一新的感觉,这是脱胎换骨的感觉。

太舒服啦!

他突然有个凭空冒出来的想法,如果自己随时都能这样就好啦。

灵光一闪。

他感觉着外力作用在自己身上,好像温暖的春风吹拂过脸颊,又好像夏日的溪水清凉透体。

看到了!

原来是这样!

……

下一刻,他又来到了新的地方,这里好像刚刚经历一场大战,到处是血腥的气味和密密麻麻的蚂蚁。

为什么是蚂蚁?

还有,为什么自己提不起力气?

好累啊。

他发现自己的状态很糟糕。

仿佛知道自己所想,一股暖流如期而至。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真是及时,他忍不住欢呼。

很快他就像海绵一样吸足了力量,还舒舒服服的打了个饱嗝。(等等……海绵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会想起这个词?)

他还想要。

感受着身边一层薄薄的灵气,他灵机一动,就用它试试吧。

经过几次尝试,他果然用灵气成功做出了同样的暖流。

这层薄薄的灵气还挺好用,他产生了对这气膜的亲近感,周围的小蚂蚁似乎也亲切了许多。

……

转眼间,他又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

不过,身边还是那群熟悉的小蚂蚁,还有那熟悉的气膜,他并不感到陌生。

一道血色突然侵入了这个世界。血色渐渐蔓延,染红了天空和大地,很快,他的世界全部都是一片血红。

“我们一定要阻止它。”一只灰色的蚂蚁突然开口。

“我们?”刘源有点不确定,“你在跟我说话吗?”

“当然了,除了你,哪还有别人?”这只蚂蚁身上亮起了淡淡的青光。“来吧,主人有点危险,快来帮忙。”

血色还在扩散着,但他发现,有一种外力在阻止着血色的降临。有一个发自心里的声音在对自己说:“学会它。”

好吧。刘源点头。

这并不难,他试着把气膜传来的真气转化成另外一种封印的力量。很快他就成功了。

血色终于不再变浓了。但是气膜也在消耗着,越来越不稳定。

越来越多的蚂蚁身上亮起青光,这青光反哺着气膜,也染上了淡淡的红色。

到处都是红色,刘源突然觉得这红色正在同化着自己,还有气膜,还有蚂蚁,还有这个世界。一切仿佛都融为一体,他想抗拒,但又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他还发现,这红色来源于同一个地方。一个他很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的地方。

“主人是谁?”他问道。

所有的蚂蚁突然整齐划一的回头,对刘源异口同声的说道:

“主人就是你自己啊!”

“那……我……我又是谁?”刘源好像抓住了什么重要信息,但仍旧想不起来。

“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呀。”领头的蚂蚁说了一句更加莫名其妙的话。

刘源有点明白,又没完全明白。

这时,气膜上出现了浅浅的红色脉络,随着血色的脉络越来越清晰,刘源能够认出,这里是手臂,那里是头和腿……

这是……一个人类的形状。非常熟悉的形状。

突然,仿佛一道光划破了黑暗,刘源想起来了。

那是一个人!

那就是主人!

那就是我!

我叫刘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