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有一卷降妖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打铁?不,炼铜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昨晚我被人袭击,将他们斩杀之后,又被一个黑裙女人追杀……”

林毅对管不平说起了自己遇袭并且偶遇了王瑾轩的事情,九箓真解和干饭少女,林毅选择了隐瞒。

他并非不信任管不平,只是还没有到那种可以托付性命的程度。

如果少女给他的九箓真解是真货,这么重要的东西,也不知道会惹出什么风波来,财帛动人心,林毅可不敢用这种东西去考验管不平。

整个陈述过程,林毅都没有说谎,管不平自然也不怀疑。

净天教的人被铲除了,这是好事,不然的话,以靖夜司现在残存的力量,根本不会是净天教的对手。

除非,他向上级请求援助。

但自十八年前的一场大战之后,靖夜司元气大伤。后来新帝继位,重修道而轻国事,朝野上下,乌烟瘴气。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国之将亡,必有妖孽。

如今的大齐,朝野上下已经是群魔乱舞。

各地靖夜司自顾不暇,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否则的话,按照以前,想管不平这样带领队伍出去降妖,只回来了两个巡捕的情况,革职插办不说,必定还有重责。

但现在管不平还是长沙郡靖夜司的总捕头,因为没有别人可以用了。

自然,长沙郡靖夜司遇到什么问题,也基本指望不上支援,这也是管不平无奈的地方。

身为公门中人,一怕正道宗门,二怕魔道妖人,三怕朝廷官员,唯独妖魔不必怕,实在是嘲讽至极。

可如果他不忍让,由着性子乱来,这些跟随他的人,结果未必会比冲冠一怒好。

这些年来,各地覆灭的靖夜司衙门也不在少数。

三年前,巴陵郡总捕被妖魔所害,整个靖夜司九品以上尽皆殉职,此后半年,巴陵郡妖鬼之祸日甚,直至连云山连云观派遣道士下山,镇守一方,才得保一方安宁。

一年前,净天教奇袭九江郡,整个九江郡靖夜司无人幸免,因九江郡战略地位非常重要,靖夜司总部才派遣名捕断魂亲至九江,重建靖夜司。

几年的时间,全灭的靖夜司光长沙郡附近就有两个,受到妖魔袭击,元气大伤的靖夜司也有好几个。

都等着总司救援,总司根本救不过来。

当然,长沙郡也是个重要的位置,如果管不平求救,应该也会有高手过来,但管不平也担心这背后有更大的图谋,便没有动靖夜司的关系。

等师妹到了,自然有办法。

只是没想到,这一夜过去,净天教的人就这么没了。

不管出手的人是谁,对他们而言都是好事。

管不平也顾不得林毅可能刚熬夜苦战过,对何冬略带歉意地说了一声,便领着他去看尸体了。

一共十六个净天教弟子的尸体,都被陈列在靖夜司的停尸房,牛二就在里面守着,管不平一边领着林毅看过去,一边讲解道:“这边的三个人,是你杀的没错吧?”

林毅看了一女二男身上的伤口,是自己下手的痕迹没错了。

另外的十三个人,身上既有灼伤,又有剑伤,但管不平还是断定这是一个人做的。

“我去现场查探的时候,还感受到了残余的灵力,动手的应该是个符修,而且,很有可能是一个六箓天师。”

六箓天师,也就是四品,这已经是很厉害的高手了,足以成为靖夜司的牧守,总领一州之地的靖夜司。

“既然是符修,为何会有剑伤?”

林毅好奇地问了一句,管不平解释道:“这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六箓天师,她动用了剑符,而且,她应该拥有不弱于地品的剑符,这样的高手,各宗门都能数的过来,修行宗门极少插手凡间之事,每次插手,必有缘由。”

牛二在一旁听了有半天了,终于忍不住憨憨一笑,道:“可能,是他们看不下去了呢?”

管不平嗤笑一声,严肃道:“不要相信任何宗门,不论是正是邪。”

其中的原因,管不平没说,但林毅知道,这里面有故事。

因为管不平的脸上,写满了故事。

“昨晚追杀我的女人,不在其中。”

林毅把十六具尸体都看了一遍,再次确认了一下,这里的尸体很多都面目全非,但那个女人的特征还是挺大的,林毅没有认错。

可能,那个女人并不是净天教一伙的,又可能是事发的时候,她和队伍分开了,躲过了这一劫。

管不平心中了然,道:“净天教的事情也许是暂时告一段落了,不过你还是不要放松警惕,从今天开始,你就不必出去巡夜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手下的人去做就行了。林毅,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虎鞭虽好,但节流才是根本。”

林毅:“……”

大哥,什么都让你懂完了!

不过,今天给他放假正好,何冬渡劫的时间快到了,林毅也要尽快做准备。

向管不平道谢之后,离了靖夜司,林毅便去了城郊。

盐铁都是官营,论打铁,官方的技术当然更好,但林毅知道,官方的工作效率极慢,等他们做出法拉第笼和避雷针,何冬估计灰都没了。

而林毅是当巡捕的,经过几个月的观察,他对长沙郡城了如指掌,高层不太清楚,但底层百姓怎么营生,他是知道的。

城郊就有个打铁铺,名义上是私人的,实际上自有后台。

没后台,这铺子连人带铁都得充公。

作为私营铁匠铺,这里接活的速度当然快一些,价格稍贵,却也没有办法。

否则,等官方给你做,一把锄头给你做三个月,地里的草都经历一岁一枯荣了,锄头才刚做出来。

林毅没兴趣去探究这背后的权钱交易,他带着钱,找到了那个谢家铁匠铺。

说是个铺子,和工坊也没什么区别了。

铁匠共有八位,学徒不计。

掌柜的是个矮小瘦削,看着便一脸奸猾的中年人,两撇小胡子和老鼠似的,两侧要是再修短一点,活脱脱一“太君”。

看林毅穿着公服,他也连忙露出谄媚的笑容来。

“这位官爷,光临小店,是想打点什么器具?”

林毅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往柜台上一放,朗声道:“我要炼铜。”

掌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