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越象人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惨绝人寰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惨绝人寰

(一):雷火病重

雷火奄奄一息,这位没几个人知道的乔氏“负少爷”,整个人除了头全泡在润督雪水里,短短数十天已经形同枯木,骨瘦如柴。

期间死士们送来过好多貌美如花的女子,站在澡缸前温柔伺候,他有一开始的极力排斥到渐渐无动于衷,现在连眼皮都没力气抬了。

乔氏得力医者、江湖一切传闻能治疑难杂症的郎中,甚至隐居山林多年的半仙之人,情愿的不情愿的,还有被胁迫逼迫的,都聚于极乐宫来,搜肠刮肚、焦头烂额替这位极乐宫的主子治病。

不出药者与出了的药有一丁点儿反作用的郎中都被杀了喂狗了,剩下的一筹莫展又不得不极力研究雷火病情,真乃战战兢兢、失魂落魄,呼吸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度日如年。

有两位直接不堪承受这非人煎熬,前天一起服毒自尽了,老的生前偷偷告诉年轻的,服毒自杀可以为自己留个全尸,因为有毒的人肉不会被拖去喂狗。

果然聪明之人有了好下场,死后被放在木板上,抬出去不远处用柴火烧焚,真正的算是灵魂化作一缕青烟了吧。

还算就在众医者火急火燎,苦苦等待主子的病有奇迹发生中,改春夫人那边的第一个“冯秋漠”总算克隆完工,那傀儡女子被送进来,极乐宫所有人眼前都看到了生的希望,如此一模一样的“诗意仙子”,想必能救雷火,继而也救大家的命就这回了。

“少主,请睁睁眼,越龙教诗意仙子来看你了!不敢瞒骗少主,这次是真的冯秋漠大小姐,如假包换。”

说话的是李树麻,同时,那个曾跟冯秋漠镜子上写字交流的女人,牵着神情呆滞的“冯秋漠”进了雷火房间,把那女子的手轻轻放到了他手上。

不出众人所料,雷火闻言猛然睁开了眼睛!见日思夜想的美人真的就站在眼前,缓缓伸出另外一只形似老松树干的手。

两眼逐渐有神,不一会儿竟红光满面,整个人精神起来了,嘴里发出“叽里呱啦”的声音。

李树麻把耳朵凑近雷火的嘴,用心听了几回他的话后,大手一挥,所有人默默退出了那个房间。

心病心药治,看来这次“制造”冯秋漠虽然费时费力,但是一切值了。

(二):但愿能长久

对于在极乐宫听惯了雷火以“做梦治病”而传出来的声音的人而言,女人哭爹喊娘到撕心裂肺的叫喊,就如家有老小嘻笑哭闹一般平常,大家各忙各事,只需有专门拖尸体喂狗的几个人恭候在大少爷门外就行了。

“冯秋漠”木然地把精致的脸蛋儿贴向雷火,那么稀疏凌乱的长发所披住的,是一张多么令人隔应的白皮,而这位美人却丝毫不嫌弃它的丑陋。

温柔似水的脸对着那张皱鸡白皮来回悠悠磨蹭,不出半个时辰,竟然让雷火来了精神,他兴奋不已地坐了起来!

“你别穿衣服,我也别穿,咋俩抱抱玩……”

“抱抱玩儿……”

一连三天,雷火房里都间隔不到一个多时辰就会传出那种声音!可能老天爷都不会同意人世间存在的声音。

女佣们每天给雷火和那个女子送五次饭菜、糕点、纯动物营养液给他们补身子。李树麻则是早晚带上一名医者来给少爷检查身体健康状况。

这样一来,倒是那个被克隆出来的冯大小姐,本来就呆若木鸡的躯体一次比一次虚弱,一天比一天摇摇欲坠,却似乎根本没有人关心在意了。

(三)当然还是出事了

事情出在“冯秋漠”的假脸皮上,雷火尽其兴时把它撕扯开了一个口子,当陌生的鼻翼在人造面具的裂口里露出,雷火大脑至浑身被断了电似的猛停下来!两个眼珠子瞪得老圆,随即一把抓下了她整张假脸。

右手不受控制地掐住那女子的脖子,狮子般一声大吼,可怜那假冯秋漠立马被迫停止了心跳。

不过雷火的体力已经从这具躯体上得到了八成恢复,他穿上衣服,双手提起那具破败如棉絮的尸体,门一打开,贴在门外窥视动静的两名死士重心不稳,一跤跌了进来。

“少主饶命,小的罪该万死!”

二人异口同声,边慌慌张张求着雷火饶恕,边同时伸出双手,准备接下那具女尸。可是被雷火各是一脚蹬翻,爬在地上没敢再动。

雷火若无其事扛起那具尸体,大步流星朝后院的狗舍走去,李树麻站在他门前那棵柳树下,脸上略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轻轻摇了摇头。

(四):一年得“用”多少冯秋漠

这种特殊情况的雷火,莫说近距离接触者胆战心惊,就连盟主乔连宗,也着实头疼至极!

破庙内,他身传黑衣、头戴面具又在来回走动,对于被自己害成这样的儿子愧疚万分,如若他所需要的人不是冯秋漠,就算要天上的嫦娥为父也可以把她抓下来给他。

而世间唯此冯秋漠,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妹,他乔连宗绝对不能再让下一代肆无忌惮地重走上一代的路了,后果再如雷火、木头、雪珂,他纵拥有天下,也不堪重负。

不一会儿,四横来报:

“主,出事了,极乐宫少主识破了诗意仙子是假的,已杀了人喂狗。”

“本座知道了。”

乔连宗冰冷彻骨的声音,令四横这位杀人如麻的汉子也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小心翼翼又报:

“改……改春夫人有话问……”

“说!”

纵是纵横江湖几十年的乔连宗,遇到此等棘手家事,情绪还是会略略有些不符身份地难以控制。

“改春夫人问打造诗意仙子冯秋漠之事,还用不用再持续下去。”

那人声音不敢有半点含糊,却又因胆小而明显颤抖发岔。

“做!干嘛要不做?”

“就算一个替身只能用一次就拖去喂狗,又何妨?”

魔鬼来回踱着的脚步又加快了,一双幽深的眼睛在黑色的面罩中发出恶光!

如此一来,江湖不知又要有多少女子惨遭毒手,四横怀揣敢想而不敢说的话应了一声“是”,低头退出。

接下来一连三四天,雷火也算没需要女人做药,又开始正常起来。但是诗意仙子的真人真身早已占据了她的心脑,几乎每一天他都不由自主出去找他心爱的冯秋漠!

改春夫人这边也加班加点培训萨菲儿等女子们,现在最棘手的事情,就是如何做到让上次的事情不再发生。

(五):都是聪明人

为了不引起乔连宗的怀疑,乔三银每天把自己平时正常饮食的水米分了三份,两份分早晚两顿给大姐乔如玉“吹”送过去,一份留给自己。

山洞刑室的日子这样过了些时候,时不时疯子一样跑来追问乔氏秘笈的乔连宗,果真没有发现乔如玉还活着。在他恶毒的心里,岳父冯修一死,姑妈那点无头苍蝇式的“毒业”也就不值一提了。

有句俗话不假,“再精明的猴子也没有狗明事理,”有一件事情乔连宗并不知道,那就是冯修在冯氏关道时,就把毕生绝创“似无毒”的配方,加以乔如玉的中原西域之和,阴阳合璧,并且全部传之于乔如玉了。也就是说冯修死了,世界上最毒的高手莫过于就是他的姑妈乔如玉。

再说当年冯修曾当他乔连宗半个儿子,就在被他发现了自己和他姑妈有私情,为他制毒时,就是半是请他保守秘密半是心甘情愿的心态。

冯修老儿思忖,一来乔连宗本是自己的大女婿,某些段位的功夫硬加给女流之辈去练也不是很恰好,女婿也是儿女;二来乔如玉又是乔连宗和冯碧波的姑妈,亲上加亲。卓绝的武功传给她的侄子也是合情合理。

还有像冯修那样的老人精,经过几年对乔连宗和小女冯怒波那点事的察颜观色,又怎会不知其中隐情呢!所以把一切发扬光大后传儿不传女,让乔连宗继承冯氏一切实属他的情愿。

如此一来,乔连宗和冯怒波的事其实早已得到了冯修的默许!只不过乔连宗不仅一生除了自己谁都不会相信,而且也自以为,小姨子早就由情人成为名副其实的小老婆这事没人知道。

在这件事情上,乔连宗也就“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白白煞费了岳父大人的一片苦心不说,还恩将仇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