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梦中灯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黄雀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第十一章:黄雀

村长认真观察,仔细回忆了一会,吃惊地说道:“你是那名将军身边的客卿?最终还是未被于将军一剑杀死啊!”

黑袍者微笑着说道:“当时我偷袭于将军成功,虽然被他还击斩伤,但是又何尝不是我的计划呢?”

村长疑问道:“你的计划?”

黑袍者看着村长问道:“你以为孔将军跟你们遭遇是巧合?”

村长努力回忆当时的情况,说道:“于将军收到可靠消息,带我们夜袭对方军需主将,结果行至中途,就与敌军遭遇。莫非此消息是你提供的?”

黑袍者说道:“孔将军与帝国公主成亲不久后,进入部队,所以立功之心急切。皇族出于对其的保护,仅任命为军需主将,管理前线物质,没有出战立功的机会。当时我是他的驻军客卿,他便问我有没有什么立功的办法!”

村长认真地听他,继续说道:“我便告诉他,在云雷军中,我有眼线可以利用,只要把孔将军的位置,告之敌军,然后在半路设好埋伏,以逸待劳斩杀敌军即可!他很信任我,便采纳我的计划”。

村长怒道:“看来你才是杀死于将军的真正主谋,今日我便替于将军报仇!”

黑袍者对着八名亡命之徒,吩咐道:“村长他们,我来对付,其余人全部斩杀,一个不留”。

村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长枪,通身乌黑,长达一米六,枪头泛着冷艳红光。黑袍者开心地,说道:“孔将军的嗜血枪果然在你手里,哈...哈”,村长回道:“拿命来”,随后向黑袍者攻去。

村长与手持短剑的黑袍者,相互试探十多招以后,村长使出了他的看家枪技:怒冲威龙,击向黑袍者。黑袍者使用短剑,凝练天地灵气,大声说道:“逆坤剑斩”,枪身发出的攻击,被短剑的剑气斩碎,随后向村长袭去。

冯老召起牧清的亮银枪,跳到村长身前,随后发出一记“枪击袭天”,击毁冲过来的剑气。黑袍者看着冯老说道:“你又是谁?”

冯老说道:“为于将军报仇之人!”

黑袍者:“看来最后击杀孔将军,你也有份?”

冯老大笑道:“难不成你还想为你的孔将军报仇不成?”

黑袍者回道:“他是金丹境初期,你是金丹境中期,看来这些年你们拿着那本功法,一点长进都没有,真是暴殄天物!”

村长惊诧道:“你居然知道功法的事?”

黑袍者说道:“孔将军得不到上阵的机会,一直以酒为伴。一次醉酒时,跟我透露出这本天级炼体功法。于是我利用他的立功心态,便布局设计,原本计划引于将军过去,让他们俩人同归于尽,我再悄悄地拿走功法。没曾想,我低估了你们将军的实力,被他重伤后陷入昏迷!等我醒来之时,两个人是死了,功法却没啦!”

冯老笑道:“你的布局实在不咋地,善布局者,皆不在局内。”

黑袍者说道:“虽然当时安排地倡促了些,后面又颇费了一些时间,但是今日我还是要得到它了!今日之后,我必将会成为这个大陆上璀璨的新星,哈...哈...”

冯老与村长一起杀向黑袍者,黑袍者说道:“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金丹境强者,凌空剑阵,起”,冯老与村长被剑阵中凝聚呈现的剑雨击伤,纷纷败下阵来,倒在地上。牧清赶忙上去扶起俩人,冯老随后看着村长道:“我来拦住他,你带着牧清快走!”

牧清说道:“我不走”,冯老微笑着对牧清,说道:“努力活下去,你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全部希望!”随后向村长大喝一声:“快走!”再次向黑袍者冲去。

村长拉着牧清,御枪向紫衡山脉深处飞逃离去。牧清转头紧盯着冯老,只见冯老拿着亮银枪,再次发出“枪击袭天”,攻向黑袍者,黑袍者使用不知名的身法,闪跃到冯老身前,一只手牢牢地抓住冯老的脖子......

随着距离的不断远离,牧清再也看不到接下来,冯老被杀的一幕。冯老在临死前,听见远处响起牧清不甘的怒吼:“不...”,嘴角处却露出欣慰地笑容,永恒地定格在他的脸上。

黑袍者随手仍掉冯老的尸体,看着满营地的其余尸体后,微怒道:“都愣着干什么?村长已受伤,逃不远,给我追!”八人立即追去,黑袍者也消失在营地之中。

村长口中吐出一股淤血,随后两人从枪上跌落在地上,牧清爬起后,背着村长,继续往前疾行而去。

驭兽少年看着狼群发现的林中鲜血,示意狼群继续:追,然后向黑袍者笑着说道:“他俩为了逃命,慌不择路,前方是有名的墨渊断顶崖,崖下是连仙人都不能轻易飞过的逆乱气旋,看他们还往哪逃”。

黑衣人并未搭话,而是继续向着狼群指引的方向,追去。

牧清看清前面的断崖,立即收住身形,对村长道:“无路可逃了!”村长示意牧清把他放下,随后盘腿坐在一块青石上,对着牧清说道:“看来这次我们爷孙俩是要交待在此了,只是感觉特别对不起你,都是我们连累了你”。

牧清回道:“两位爷爷是看着我长大的,从小到大,一直以来都对我极好,把我当亲孙儿对待,何来的连累一说!”

黑袍者出现在两人的视野之中,然后笑着对村长说:“你这白捡地孙儿,确实不错,只可惜要陪你一同上路喽!”

村长盘算着,如何能让牧清逃离,黑袍者继续说道:“把功法交出来吧!”

村长不甘心地说道:“功法被我藏在一个不被人知的地方,你放牧清离开,我便告诉你,否则你永远都得不到它”。

黑袍者缓缓说道:“哦?死到临头了,还敢跟我讲条件!”随后一步一步向牧清走去。牧清全身被强大的气场压制,拼尽全力去反抗,未能挣脱分毫,随后被抓住脖颈,被黑袍者高高举起。

黑袍者说道:“再不交出功法,我现在就先杀了这个小子!”

村长继续争辩道:“功法未曾带在身上,我说了,放了他,不然你永远都得不到功法”。

黑袍者随后向牧清连续击出三掌,牧清从口中喷出大量鲜血,努力的挣扎着说道:“不要...告诉...他...”。

黑袍者微怒着对村长说道:“这次只是毁掉他的修为,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否则下一秒,我立即轰碎他的头颅”。

村长连忙从空间袋中取出功法,然后抛向空中,哭喊道:“给你...别杀他!”

黑袍者放掉牧清,任其瘫倒在悬崖边上,起身跃向功法,快要拿到功法时,从黑暗中袭来一掌,击中黑袍者腹部,随后被击落在村长身边青石处,一名年轻伟岸地青年,从黑暗中走出,大声说道:“真是精彩,幸亏本侯爷亲至,否则还真错过如此好看的戏幕,更省去后续的调查”,其身后几十人陆续出现,把众人团团围住。

黑袍者大声怒吼道:“你是谁?为何多管闲事?”

青年侯爷缓缓说道:“本侯爷姓孔,拿回家族祖传功法,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

黑袍者问道:“你是孔将军的孩子?”

青年侯爷说道:“我叫孔无悔,至于你说的那个人,应该是我不曾见过的爹。功法既然已经拿到,你们可以下去陪我爹了,不能让他在下面等你们这群杀人凶手等太久”,随后摆了摆手,被擒住地八人瞬间斩杀,然后继续杀向黑袍者与村长。

黑袍者起身冲向孔无悔,其身后一老者出现,狠狠抓住黑袍者的头颅,接着捏碎头骨,黑袍者在惨叫声中愤然离去。就在老者击杀黑袍者时,村长抱起地上的牧清,便纵身跳下悬崖,老者抬起另一只手,道:“轻凝指”,随后凝聚的天地灵气,射穿村长的后背心脏位置处。

孔无悔看着几千丈的漆黑深渊道:“那孩子废了修为,坠入深不见底地墨渊之中,肯定死的不能再死。此行功德圆满,归国以后,本侯爷对大家重重有赏,哈...哈...哈”。

北兰城,兵王酒楼的后院中,站着三名护送酒的伙计。胖墩似地酒楼老板站在二楼栏杆处,指着院中一名伙计,骂骂咧咧地说道:“你,上二楼来,跟我拿钱。回去跟你们掌柜说,我们酒楼,酒销卖的最快,让他下趟多搞点,每次就这点,磕碜谁呢!”。

跑过来的送酒伙计,连连说道:“好的,老板,我回去一定把您的吩咐带到”,跟着老板进入一处厢房之中。

厢房之中,大腹翩翩的酒楼老板严肃地对着伙计说道:“牧城,没想到,这次的任务会由您来带队执行,有您去办,我就放心多了!”

牧城回道:“三年未见,身体都变形了,刚才差点没认出你,快说说任务吧!”

老板递给牧城一份刺杀部署计划,然后感慨地说道:“想当年我也是拥有八块腹肌的男人。这几年为了这个地下据点,天天陪人饮酒吃席,左右逢源拉关系。据点是建立稳妥,完美的身材彻底跟我说拜拜喽!”

牧城稍作安慰道:“不过也并非一无是处,倒是非常符合酒楼老板的气质!哈哈哈...”

老板撇了撇嘴,道:“内线传来的可靠消息,明日纳兰暮德将返回狮耀帝都,参加皇帝的六十诞辰。据调查,纳兰暮德曾是穷苦出身,后被狮耀皇子收入麾下,从夺嫡到登上皇位,纳兰暮德为其做出卓越的贡献。再后来,狮耀皇帝在宫内主政务,纳兰暮德率领部队为狮耀南征北战。他们表面是君臣关系,私下里一直都是兄弟相称”。

牧城说道:“无论关系再好,但两军交战,主帅离开,就不怕我军偷袭?”

老板说道:“两国交战五年多,目前基本处于相持阶段。而且我们林帅被他们行刺受伤,现在仍在养伤!再者我们一直是防守方,即使知道纳兰暮德离开,大部队也不会轻举妄动吧!”

牧城说道:“看来这次的确是一个机会,如果计划能够成功,倒是可以加快这场国战结束的进程”。

老板叹道:“谁说不是呢?两国都这样耗着,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呢!”

牧城说道:“行刺方案做的不错,但是太理论化,我带回去,跟他们商量调整一下”。

老板笑道:“谢谢夸奖,我的任务主要是负责提供情报,这份方案是我自己反复琢磨推演出来的,能得到你的肯定,我已经非常开心了!”

牧城回道:“我得离开了,无论我们的刺杀成功与否,接下来北兰城内肯定会进行大清洗,只要被怀疑,都将有生命危险,建议你早作撤离的打算”。

老板回答道:“请尊重我的选择,在帝国未取得最终胜利时,作为帝国合格的军人,是不会放弃的,永不言弃!”

牧城向其敬了一个军礼,严肃地说道:“永不言弃”。

北兰城往南一百公里处,有一座铁索桥,名为:雷腾铁桥,横跨雷腾江上,长达三千多米,南北两头由几百根粗大的锁链,连接着两座巨大山峰,桥下河水奔腾湍急,此处是通往狮耀帝都的必经之道,也是狮耀境内的天险奇景之一。

在山峰中一处隐蔽的山洞内,牧城跟几名负责人说道:“虽然这个计划,看上去很合理,但是我们能想到的,纳兰暮德应该也会想到”。

牛伟说道:“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准,我赞同按照计划行动”。郝达,倪光也表示支持,乔羽看着牧城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牧城认真说道:“这里行动是必须的,恐怕大家都明白,成功机会不会太大”。

乔羽疑问道:“你的意思是,分两组?”

牧城说道:“刺杀一定要在敌人根本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成功的概率才会是最大,这里很明显,我猜对方肯定会有所准备”。

虽然牛伟表面上是个十足的兵痞,但是心思细腻,明白牧城想说什么,于是接道:“我带第一组,在此设伏,如果成功,大家直接回去领赏;如果失败,牧城带领二组,一定要完成任务,替我们报仇!”此刻大家心里已经全部明白。

牧城说道:“我和郝达、乔羽,三人为二组,在南边山峰处待命,随时准备支援。牛伟和倪光带着三名高阶客卿修者与尖刀全连,埋伏在雷腾铁桥下,待其车驾通过时,予以击杀”。

牛伟大声说道:“一组集合,现在随我过去隐蔽准备”,然后一把抱住牧城,在其耳边问道:“我就好奇,二组刺杀的地点会在哪里?”

牧城低声说道:“帝都”。

牛伟随后推开牧城,大步向洞外走去,一边大声说道:“我要是失败了,纳兰暮德必然放松警惕,你们三个再完不成任务,那就别怪兄弟们在九泉之下,笑话你们三个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