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星宿落尘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禹水岭 地煞星篇之八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蝎赤姬手中漆黑丝线从其双手位置开始逐渐染红向外蔓延,那流窜着猩红毒汁的发丝正是其引以为傲的独门利器“赤丝”,其精心配制的剧毒“薄命红”不会让人致死而导致自身破戒,但中毒者先会经历四肢酸软乃至全身剧毒的过程,随后陷入晕阙毒素直入大脑神经让中毒者噩梦连连,特别是心中存有不堪回首往事选择了遗忘埋藏深处之人,其记忆将会被一口气全数挖掘而出,即使从梦中醒来回到现世也会时时看见幻觉,神志不清被恐惧包裹其中,若无解毒之法绝大多数人精神崩溃宁可寻死解脱。

要问世间有什么比死更为可怕,那自然就是生不如死。蝎赤姬这些年来并未因为修仙练道者不得杀人的戒律而阻碍其杀人灭口的行径,只要将敌人毒倒后让凡人部下代为执行即可绕过戒律,相反仅仅让对方死亡已满足不了蝎赤姬的兴致,“薄命红”的诞生也由此而来,比起皮肉之痛,摧毁敌人意志的折磨方式更为有趣。

“方才这女人反应如此过激,恰好暴露了她曾有一段痛苦的过去,哼哼哼……等会我将毫不留情把这些过往伤疤通通揭开!”

眼看“薄命红”即将顺着丝线传递至枫凛身上,尽管以剑身隔开防止蛛丝直接触碰脸部,但枫凛可以感觉到在对方施劲之下黑蛛线除了让自己动弹不得外接触的衣裳部分也正逐渐被其磨破,虽尚未知晓蝎赤姬所用剧毒是何等可怕骇人,但凭着对付五毒教的心得经验告知她必须尽快脱离束缚绝不可轻易中对方之毒。

突然蝎赤姬感觉手中猎物丢失落空,正是红枫门剑法最了得的绝技“枫飘散华”施展瞬间让枫凛摆脱困境,既然枫玎珰已被自己“送”离危险区域自己便可大展身手无须顾虑,毕竟枫飘散华虽是能瞬间移动的神乎其技,但只能对自身奏效可无法带着人一同四处闪现。

面对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敌人蝎赤姬只是稍作惊讶,很快便恢复冷静从容笑道:“曾听说红枫门有一种来无影去无踪的独门绝技名震江湖,今日终于有幸目睹,只是已落入蜘蛛网内可没那么容易逃离出去,哼哼。”

说罢将丝线捆绑的破落神像甩手丢出,其飞行轨迹正好砸向藏在暗处的枫凛?!

枫凛不知对方是单凭运气或是预判出自己闪现位置,拔剑将迎面而来的石像一刀两断后再次消失在原地,蝎赤姬不慌不乱拉下垂吊于房梁的蛛丝将屋顶瓦片扯落,如此前所说这座庙宇经他事前布置后牢牢掌控每一寸地方,可随时通过操纵蛛丝让其任意地方崩塌。

又是精准地瞄准枫凛头顶砸落,明显此前他察觉自己位置绝非偶然!但凭枫凛今时今日的修为水平面对此等威胁自然临危不乱,反应迅速连续闪现轻易躲过,而枫凛再次发现不管自己移动到何处对方总能准确落中自己上方瓦砾碎木,他究竟是如何得知自己心中所想?

其实蝎赤姬并未看穿枫凛的想法,其玄机在于蝎赤姬说布置的网络可不止墙壁屋顶,连地板上也暗藏纵横交错的蛛丝,它们的作用并非用于进攻或设置陷阱因此不好察觉,只要对方在地上移动踩着任意一根丝线都会立即被蝎赤姬所感应到,因此不管枫凛凭借枫飘散华使出速度再快的瞬间移动,在其重新落地一刻位置均被蝎赤姬所掌控。

蝎赤姬的拿手本领除了那让人闻风丧胆的“薄命红”剧毒外,还有这精心布置的“天罗地网”,蝎赤姬有自信落入网中的猎物一切尽在他控制之下,若非绝世高手不可能从他手中溜走。

枫飘散华时间所剩无几,在枫凛忙于躲闪之际庙外的枫玎珰总算缓了过来,当时枫凛为了确保能将师妹脱出破庙稍稍用力过猛,当然枫玎珰并没责怪师姐的一番好意,在看见枫凛陷入苦战之际忍不住想冲入庙内试图帮忙。

“别进来!赶快离开这里到安全的地方!”

枫凛及时将师妹喝止住,要知道自己之所以还留在此地做困兽之斗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不希望师妹卷入这场江湖斗争之中,枫凛并没有空余时间给枫玎珰解释太多转眼便继续投入到与蝎赤姬的周旋当中,枫玎珰一阵犹豫后还是想尽自己一份努力帮助枫凛,刚欲继续前进时却被人从后制止。

枫玎珰以为会是别的江湖侠客前来相助,转身一看愣在原地,眼前女子那白脸紫唇的妆容,很明显就是蝎赤姬的同伙!她正是潜伏在不远处一直暗中观察的蝎巫蒐。

蝎巫蒐的手搭在枫玎珰肩膀上冷淡道:“不想死就别动。”

枫玎珰吓得满身寒颤不敢轻举妄动,其实蝎巫蒐并非在威胁她,相反正是在保护她不受牵连,她深知按照枫玎珰的修为水平进去破庙只会拖累枫凛,蝎赤姬的剧毒究竟有多厉害她可曾经亲眼近距离目睹,此前蝎赤姬向自己承诺若这些名门正派修仙者愿意与他们合作、不把他们当做异类看待,他便不向这些人动手,如今枫凛明显犯了禁忌注定要倒在蝎赤姬手下,而这初入江湖的小女孩至少饶过她一条生路。

时辰已到,枫飘散华结束在短时间内不能再用,枫凛抬头一看顶上已被对方拆卸出数个大窟窿,不如飞至屋顶转移战场对自己更为有利。

天诀“空舞落枫”施展下枫叶从天飘落,枫凛对准头顶再用上地诀“枫卷流”将原本已破烂不堪的庙顶打穿,脚踏赤枫飞升直上,但蝎赤姬对这种情况自然早有预料,双手操纵蛛丝快速舞动,居然在破开的屋顶大洞上做起一张大网将洞口填补?!

枫凛犹如自投罗网撞到蛛网之上被反弹回来摔落至地,蝎赤姬慢步靠近取笑道:“落入蛛网之内的猎物可难以逃脱,是你放弃了与我合作的机会,怨不得任何人。”

枫凛:“既然逃脱不得,不如反噬猎人。”

此话一出蝎赤姬顿时一惊,四周气流开始加速转动,枫凛半蹲于地以剑划出一圈,随即庙内卷起风暴,飞石走沙现场一片混乱,这其中自然是毁掉了蝎赤姬所布置的各种丝线蛛网,甚至其自身也因为过于接近枫凛而被牵扯进龙卷的吹袭之中。

“啧,无意之间让她找到了破除蛛网之法。”

蝎赤姬费不少劲从“枫裟斩”中脱出免于被吹上高空,回过神发现枫凛已举剑来至身前,袖中匕首显露施以回击,可论近身战完全不是枫凛的对手,二人交锋两招后于第三招蝎赤姬便被枫凛用“牵枫引剑”弹开持刀手臂,随后迎来猛烈的剑斩反击,枫凛为了能一击制服对手下手略狠,剑光一闪鲜红溅血。

蝎赤姬捂着伤口后退数步,然而脸上带着的却是得意的笑容,说道:“厉害,可这边也并非毫无收获。”

说罢抬起空无一物的左臂,枫凛大惊发现蝎赤姬左手中指戒指上有一根细长的赤红丝线不知何时另一头捆于自己持剑右腕上让二人相连在一起,立即将剑换于左手将其斩断,蝎赤姬继续后退看来无心恋战选择撤离。

“择日我会再度拜访,在那之前好好享受我赠予你的礼物!”

庙外的蝎巫蒐见蝎赤姬动用轻功飞奔逃跑后放开枫玎珰与其一同离去。

枫凛猜测自己已中对方之毒,立即服下随身携带的解毒药,但这种药丸对毒性猛烈的剧毒只能起到缓解作用,幸好对方负伤离去给了自己调养生息的机会,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子走出破庙与迎接她的枫玎珰相拥在一起。

枫凛:“玎珰……没有怪师姐对你动粗吧……”

枫玎珰摇头哭泣道:“师姐我好害怕,我以为师姐你会逃不出那五毒教人的毒手,都怪我竟然如此轻易相信他人的甜言蜜语……”

“原谅师姐……师姐不想看见……看见你发生与他一样结局……”

枫凛的话让枫玎珰感到迷惑不解,再一看发现枫凛脸青唇白意识模糊,看来毒性开始发作了。

“我在哪?”

枫凛睁开眼时发现周围一片阴暗,浓雾弥漫让她看不清眼前场景,无法认出自己身在何处。

此时云雾中冒出一身影,枫凛定睛一看发现那不是他弟弟枫霜吗?

枫凛:“霜!你回来了?!”

枫霜:“姐,你当初为何对我见死不救,让我被星宿魔兽附身惨遭江湖各大门派侠士追杀。”

枫凛惊慌摇头道:“不是的霜!姐尝试过救你,姐已经很努力地想要救你!”

枫霜没有回话转身缓缓离去,枫凛想要追上去却发现双脚无力顿时跪倒在地,瘫坐在地再起不能。

又一个身影从云雾另一端出现,一头火红的长发让枫凛熟悉不已,居然是已不在人世的大师兄枫无极。

枫凛:“无极师兄,帮帮我……救我……”

枫无极:“姑娘是何人?与枫某可曾认识?”

枫凛:“啊??!”

此时另一身影出现于枫无极身边,那女子正是夜行冥府的尸媛,她伸手抚摸枫无极的脸庞妩媚笑道:“他已不是你们的无极师兄,他是属于哀家的无极,走吧无极,不要理会这可怜的女人。”

二人手挽手亲密离去,只留下枫凛孤独地坐在地上,不理会她的任何呼唤。

枫凛:“有谁……有谁可以来救我……”

第三个身影从远方逐步朝枫凛靠近,今回的可是枫凛如今最信赖依靠的枫朔师兄,只见他缓缓伸出手想要将枫凛扶起,可当枫凛抬手欲要回应时他却又把手收了回去。

枫朔:“凛,果然你爱的人还是枫无极不是我,任凭我如何努力你也觉得我比不上大师兄,我还是应该离你而去。”

说罢也转身远去,任凭枫凛如何叫喊都不曾回头。

“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不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