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染梦纤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0章 最后的倔强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染梦推着自行车回家,凡益书陪着她走了很长的路,哪怕默默无语,感觉也很美好。

“我用自行车送你。”凡益书担心她走太累,暖心提建议。

染梦望着他直白道“我很重,九十九斤呢。”

“可以,没问题。”凡益书伸手扶住她的自行车,大长腿撑了一下就坐上去了。

真要这么亲近吗?坐在他身后很近呢。

染梦呆在那里犹豫不定,但他的灿灿眼眸倾天下,令人无法拒绝。

“上来啊。”

凡益书一直侧脸看着她,目光里含了一丝温色,宛如皎洁的月光般吸引人。

染梦被他的光芒打败,试探着坐在了车后座,双手不知抓向何处,在半空中升起又垂下,垂下又升起。

凡益书回头看着这一幕,实在是觉得好笑,他霸道的口吻对她道,“扶住我的腰。”

染梦难为情的样,伸手轻轻扶住了他的腰,脸上莫名的红了。

他脚点了一下地面,自行车风一样飞了出去,夜风吹拂起她的长发,唯美的画面留在了这夜。

俩人的影流水般淌过,一棵大树后走出了一个人,她拿起手机拨通电话,“依依姐,凡老板骑着自行车带着染梦,俩人像在谈恋爱一样,看着真可气!”

秋依依在电话那头不镇定了,“我早就看出来了,凡益书喜欢染梦!…我暗恋了他这么久,木棉棉也喜欢着他,他倒好,背地里移情别恋!…不行,这事我得告诉木棉棉,先让她跟他掰,再设法拆散染梦和凡益书!”

告密者霜花听着震耳欲聋的声音,震得远离了手机半指距离,安慰秋依依道,“依依姐喜欢凡老板,用尽力气去追啊…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用点心思,肯定有机会!”

“我最大的情敌,就是染梦!”秋依依气得不行。

工作场合中,秋依依一如既往对染梦,没有表现出敌意来,单纯的染梦对人心,还是缺乏认知。

她依然对秋依依很好,对木棉棉倒是有点内疚,但她又想,不与木棉棉争凡益书,也没什么吧。

素不知,秋依依开始了挑拨离间,搬弄是非,誓要把凡益书变成自已的人。

秋依依坐在木棉棉的公寓里,把昨夜事绘声绘色,添油加醋描述了一番。

“我表妹霜花亲眼所见,昨天晚上,凡益书用自行车搭着染梦,染梦紧紧搂着他的腰身…俩人靠得很近很近…这事千真万确,骗你是小狗!”秋依依说起这事,似怒火中烧。

木棉棉听完这一切后,脸已阴沉得像要下雨。

“棉棉,我俩情同姐妹,我说给你知道,是不想你当可怜虫,染梦明知他是你男朋友,还恬不知耻搂他…这,换了我都没法忍。”秋依依观着木棉棉的脸色,旁敲侧击着。

一片寂静过后,木棉棉咬牙切齿道,“染梦这货还真能装!凡益书是我木棉棉的男朋友,她也敢勾引?!星座上说的没错,水瓶女是白羊男的心头爱…益书喜欢她也不是没来由!”

“棉棉,你作为他的女朋友,不能坐视不管啊。”秋依依继续火上浇油。

木棉棉被她一顿扇风点火,怒火熊熊燃烧,“等着吧,我找个理由让爸开了她!两人不在一起工作了,她掀不起浪了。”

“你不让她在公司工作,她还在凡益书店中打工呢,这事,不太好办啊。”秋依依提醒一句。

木棉棉无助望着她,“那怎么办?”

“去跟凡益书摊开说呗,就算不争馒头也要争口气!”秋依依出了个馊主意。

凡益书像往常接木棉棉上班,木棉棉黯然失色坐在车里,一句话也不说。

“怎么啦,棉棉。”凡益书感觉到了她的消沉。

木棉棉看着他,眼泪汪汪,“益书,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你是不是喜欢上了染梦?”

凡益书一听,神色微变了一下。

说实在的,他自己还没想明白,究竟喜欢的是网络中的懒猪吃货,还是现实中近在眼前的染梦?

对木棉棉什么想法,实话说,初恋的青涩滋味,好似慢慢的变淡了。

他准备找机会跟木棉棉谈心,希望敞开心扉把内心的想法说出来,乱头绪还没理顺呢,木棉棉先兴师问罪了。

“棉棉,其实…我是想考虑清楚,再好好跟你说这事。”

凡益书将车停靠在了路边,艰难开了口,“这几日,我的心很乱…不知还能不能撑下去…”

他想起对木景华承诺过,只要木棉棉不放开他,他决不抛弃木棉棉。

但现实是,他无法兑现承诺,却还在苦苦支撑。

在凡益书眼里,染梦好似一杯加了糖的牛奶,清甜可口,木棉棉好似一杯寡淡的白开水,平淡无奇。

白羊男的心,真的难琢磨。看来,一切真的变了。

“益书,你变了…你变心了?”

木棉棉听出他的话意,捧着自己的头不停摆动,“不,不不不…我不相信…我知道,你还是喜欢我的…你不会变…永远不会,不会…”

凡益书头疼着,低下头两指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棉棉…如果我变了心,你能放手吗?”

木棉棉听言怔住了,继而伸出双手摇晃着他,哑然失笑道,“益书,你在胡说什么?你要我弃甲不战而败?…为了染梦,你真的什么都可以拋弃?!”

凡益书难过看着她,心软退了一万步,“那再给彼此一个时间,让我好好再考虑考虑。”

“好,我不逼你…给你时间好好考虑。”木棉棉也退了一步,留下了余地。

夜猫子凡益书趴在床上,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打开了微信发信息【懒猪吃货,现实中,我喜欢上了一个像你的人…半载赌约,失效了。】

染梦看着他的信息,不服输的问【你敢当着我的面说这话吗?】

凡益书见她的执着不放,不禁苦笑回【都在同城,见一面吧,让你真正放弃这场虚拟的赌约。】

【好!一言为定!】染梦拿出最后的倔强。

凡益书和染梦同想,当面说清,比什么都来得痛快!

网络和现实的取舍,凡益书理性选择了现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