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先婚厚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73章 相聚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奇《书》铺小说 qishupu,最快更新先婚厚爱 !

热门推荐:、、、、、、、

到。

“二娘,启艳姐,你们过来的可真够巧的。”半年多没见,林晓花苍老了好多,暗自叹口气,初夏主动和俩人打招呼,又抱起南南举到林晓花面前,“二娘想要抱抱他吗?”

“哎,哎哎哎……”连声应着,林晓花接过让她眼热的不得了的大胖小子,眼睛笑眯成了一条缝儿,倒不见得她对南南多么的亲近,而是初夏的态度,让她如释重负。

“二嫂,二哥呢?”赵玉兰上前问道。

“他嫌自己丢人,不过来……”林晓花苦笑着实话实说,赵启艳巴巴的冲赵玉兰伸出手,“小姑,让我抱抱好不好?”

赵玉兰就看着怀里咧着嘴乐的小家伙打商量:“北北,让二姨抱一会儿,行不行?”

小家伙把视线从哥哥脸上收回来转向赵启艳,打量打量,嘴巴一瘪,“哇哇”的嚎起来。

赵启艳已经伸过去的手尴尬的缩回去,一脸的讪笑。

“启艳姐,二娘抱的是南南,他不认生,一会儿你抱他,北北这小混蛋除了特别熟悉的人,谁都不跟……”初夏边说边伸手戳戳“哇哇”了半天却半滴眼泪都没嚎出来的小家伙儿,原本正嚎的起劲的北北以为妈妈在逗他,立时改哭为笑,乐的“嘎嘎”的。

“不要脸啊,又哭又笑的……”取笑儿子一句,初夏催着几人进去,实在是围拢过来的人太多了,看那眼神,简直是把他们当成耍猴的了。

原本的赵家在村里就是顶尖户儿,这会儿比以前更是强了千百倍,这会儿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关系够得到的便都凑了过来。

现任村支书李爱民一得了消息就巴巴的带着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过来了,热情的握着赵老爷子的手晃了又晃,表示满月礼要借的桌子椅子包在他身上了。

“不用了,这些事都提前安排好了……”赵老爷子呵呵笑着拒绝了对方,笑话,这种事儿他们怎么会临时抱佛脚?

“是从哪儿借的?”生怕老爷子是在客气,李爱民便刨根问底的向老爷子打听。

“玉山都提前打好招呼了,具体借的谁家的我也不知道……”顿一顿,赵老爷子又补充道,:“后天一早应该就送过来了,到时候李书记别忘了过来喝杯满月酒就行。”

“那怎么可能忘了?叔,好歹我也是您看着长大的,咋还和我外道起来了?再说了,我也不能光顶着张嘴来说,后天一早我过来帮忙,我家有张大桌子,我一并带过来,就算是借的够用的,也不差我这一张。

叔,我这么做可不是为了拍马屁,以前玉山哥带的好,现在轮到我手里,什么都顺手,我可是感激玉山哥呢。

他那人讲原则,我想要请他吃个饭谢谢他,他说什么都不应,正好借着这样的机会,我好好和玉山哥喝杯酒。”

“成,那你就把桌子抬过来吧……”赵老爷子说着笑起来,“这不,玉山回来了,正好你问问他,还有没有什么要你搭手的,要是有,你就一并接下来。”

李爱民立时转过身堆起一脸的笑:“书记,您回来了?”刚才嘴里还喊着玉山哥,这会儿直接改嘴成书记了。

“爱民,可不兴这么喊,我只是副书记。”赵玉山笑着和他打个招呼,便急巴巴的看向抱着大孙子的自家老娘,“娘,给我看看,让我抱抱……”说着话,手已经伸了过去。

“呶,看你急的那个样儿,好像晚一会儿就不让你抱了似的……”赵老太太嗔怪的埋怨着,把孩子递给赵玉山。

小心翼翼的把孩子接过来,如捧着般抱在怀里,赵玉山笑的满脸皱纹都要会展开来。

村里和儿子一般大的小子们已经有不小生了娃,他嘴上不说,心里那叫一个眼馋,这会儿,终于他也当上爷爷了!

想到这儿,赵玉山赶紧看向坐在炕里面的罗晓琼:“晓琼,可真是辛苦你了,快躺下歇会儿吧。”

“爸,我不累……”罗晓琼笑着摆摆手,又打趣道,“您可算是看到我了,打您进来我就和您打招呼,你可是一直不搭理我的。”

“嘿,嘿嘿……”赵玉山就不好意思的笑,他这一进来,脑子里都有些晕乎乎的,眼睛可不是也不好使了。

“玉山哥……”李爱民往外退一步,道,“叔、婶和嫂子他们刚回来,也累的慌,你们一家子还得好好团聚,我就不在这儿碍事了,有什么是我能做到的,玉山哥和我说说,我现在就去张罗。”

“没啥要张罗的了,该借的我都借好了,后天一早就能送过来,掌勺的也找好了,是咱们村的刘二栓和李巧梅两口子。”

“那总得给我找点儿事干吧?”李爱民一张脸皱巴起来,“您也知道我的心思,一直想要找机会报答您呢,您要是什么都不让我做,我心里可真不是个滋味儿。”

“你呀……”赵玉山无奈的笑,“早上你早点儿过来,帮着择菜端盘子,行不行?”

“行,当然行……”李爱民笑着搓搓手,“只要玉山哥不拿我当外人,我就高兴着呢。

那我就不在这儿添乱了……”他转过身边往外走,边往围在外面往里瞄的人挥手,“都快回吧,叔婶和嫂子们都还累着呢,让他们好好歇歇。”

“叔,婶,大嫂,我是玉清家的,我改天来看你们。”

“爷,奶,大娘,我是四宝家的,我也改天来看你们。”

“老哥哥老嫂子,我是俊红啊,我后天过来哈。”

“……”

院子里原本想要挤进来打招呼的人七嘴八舌的叨叨着退了出去,片刻,闹哄哄的家里总算是安静下来。

被挤的没地方待只能躲到西屋去的初夏和赵玉兰林宝河长舒一口气,抱着南南北北也来到了东间。

……

张**等到五点,总算是迎来了鲁县长,如以前一样,鲁县长是骑自行车来的,跟随他一起的是他的助手庞长江。

“县长,您辛苦了。”张**赶紧迎出去打招呼,看着风尘仆仆,两鬓斑白的鲁县长,他心里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

这位鲁县长打调过来就喜欢下基层,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骑自行车下来,说是这样能走走看看,贴近农民,又能节约资源,一举两得。

对于他的这种行为,好多领导是极看不惯的,开着车就不能走走看看了吗?这分明就是耽误时间。

而且,他不止耽误自己的时间,还耽误别人的时间,因为他去到哪儿,别人都要等着接待他。

就像现在,张**心里是对他一百个埋怨的,只不过,面上不能显出来罢了。

“不辛苦,这有什么辛苦的?”鲁县长握住张**的手淡淡一笑,往他身后打量打量,问道,“玉山同志呢?”

犹豫一下,张**据实回答:“县长,玉山同志的儿子去了前线,儿媳妇怀孕后,玉山同志就一直一个人留守在老家。

现在孩子出了满月,一大家子就赶了回来,我就逼着玉山同志先回家了,反正他知道的事儿基本上我都知道,县长您有什么吩咐,我来办!”

“呵呵……”笑几声,鲁县长摆摆手,“看你解释那么一大通,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就是没看到他,随口问问。

走,进去吧,我有几个问题要和你谈一谈,这一路走来,我可是发现不少问题啊。”

……

“怎么样,鲁县长有没有难为你?”张**到小林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赵玉山急急的迎上来,一脸担心的问道。

“没有难为我,但是不高兴是肯定的,和我谈完,又去大林村了……”叹口气,张**苦笑,“这位县长大人……真能干啊!”

之前赵玉山已经把这位县长的习惯讲给大家听过,是以,这会儿初夏就忍不住嘀咕道:“这种人,分明就是喜欢面子工程,却非得把自己装的再两袖清风不过。

明明有车一天可以跑二十个村,他非要骑着自行车一天跑十个村,让别人等他到半夜三更的,他倒是自我感觉很良好了,殊不知因为他一个要累死多少人。”

“他这么晚了去大林村,会不会难为我爹?”一听县长大人去了自家老爹的地盘,罗晓琼立时急了。

“难为倒是不至于,但是和你爹多谈会儿,是避不了的。”说着,张**叹口气,“其实最苦的是跟着他的庞长江。

他自己每天从早跑到晚,连个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庞长江就必须跟着他一起熬,也是够不容易的。”

初夏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二姨夫:“他晚上还会赶回县里?”

“那是肯定的,他还要参加每天早上的例会嘛……”张国庆无奈的摇摇头,“反正啊,这位县长真的没法儿评介,你说他不好吧,他是真能吃苦,也真为百姓考虑,你说他好吧,他是到了哪儿都吹毛求疵,他能做到的,就要求别人也要能做到,哎……”r1152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