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成锦鲤老太被全家团宠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6章 这一看就是来搞事情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桑落拎出一个食盒,里边是一坛酒,两只烧鸡,一大盘卤猪头肉,一盘花生米。

“早有准备。拿着,给他们送去,就说是舒旺东家犒劳他们的。”

“这……我这一身黑,不合适吧!”

桑落愣了一下,也对!

黑漆漆的夜里穿着一身黑漆漆的衣服,这一看就是来搞事情的!

回头打量了一下所有人,全都一身黑!

这……

“行吧!我去!”桑落只能拎着食盒起身。

这种事居然还得她亲自动手,这一群不堪重用的衙役!

桑落拎着食盒大大方方地走过去,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了。

“兄弟们,辛苦了!”

前哨两人立即警觉地看着来人,借着光才看清来的居然是个老妇。

便都放松下来。

“你什么人呐!到这儿来干什么?”前哨厉声问道。

“奉舒东家和命令,给你们送夜宵来了,说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桑落笑眯眯地大大方方的把食盒拎起来。

“东家突然对我们这么好,还送夜宵给我们!”前哨两人有点儿惊讶。

“这不是前几天运了那么多粮食出去,把你们搞辛苦了吗?今儿过来犒劳一下你们。”桑落说着便把食盒打开了,“其他兄弟呢?”

两个前哨看着有酒有菜,有点儿心动,再看眼前一老婆子,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你是什么人?”

“我就是一个厨艺不错的老妈子,这白日里不好过来怕被人瞧见了。快把另外几个兄弟叫过来吃吧!”桑落催促了一声。

两个前哨便喊了几声,不一会儿四个人都来了。

桑落一边把食盒里的东西往外拿,一边说着。

“都吃点儿,这还有酒。你们这些孩子也是辛苦,大半夜的守在这里。”

他们看着桑落慈爱地笑容,防备之心瞬间消失了。

“谢谢大娘!”几人忙道谢。

然后就自己倒酒,吃肉,聊天。

“前几日运那么多粮食出去,听说是笔大生意,东家肯定赚了很多钱。”

“那肯定了,要不然能想起我们来?还让人送夜宵过来给我们吃?”

桑落就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吃,不过几分钟,就见他们眼神渐渐变得涣散。怕他们意识到是被下了药,连忙跟他们聊天。

“我儿子跟你们差不多大,也出去务工了。也不知道吃不吃得好?主家对他好不好?”

“大娘,这烧鸡是您做的?真好吃!”

“好吃多吃点儿,明儿大娘再送夜宵,还给你们做烧鸡!”桑落一脸慈祥地笑容。

“嗯!好!”

“这酒好喝吧!也是大娘特制的。”桑落感觉时间差不多了。

“好喝!”

桑落就看着他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眼里的笑容也越来越放松。

“是不是有点儿上头?眼前是不是渐渐变模糊了?是不是想睡了?想睡就睡别撑着啊!”

六个人只觉得耳边的声音渐渐变模糊,眼皮很重很重……

“这酒……”

桑落看了一眼倒掉的六个人,伸手摇了摇,纹丝不动!

“这就倒了?这身体素质也太差了点儿吧!”

躲在一旁的人,看见他们都倒了,便连忙现身。

“桑夫人,他们都晕了?”

“对!都晕了,赶紧搬粮食!”桑落连忙下令。

“是!”

一群衙役连夜把粮仓的粮食搬空了,然后放了一把火把粮仓烧了。

他们又马不停蹄的赶到另一个储粮点,如法炮制。

运完里边的粮食,一把火烧掉粮仓。

而粮食也全部交给了沈图南赈济挖渠的百姓。

当桑落准备烧第三个粮仓时,发现有人先了他们一步,他们赶过去时粮仓正烧得旺。

“我去,这是被谁捷足先登了,还是不小心失火了?”

桑落连忙带着人跑过去,六个守粮仓的人整整齐齐地躺在地上,可以治好强迫症的那种整齐!

这绝对人为,完全排除粮仓失火他们被呛死的可能。

桑落查看了一下他们的死活,全是被打晕的。

“桑夫人,看来这粮仓是被人偷袭了,抢完粮食就把粮仓烧了。”

“谁这么不讲武德,居然抢我的活儿?”桑落很不爽。

这方塘城外的粮仓虽粮食所剩不多,可蚊子腿也是肉呀!居然被别人给端走了!

“看这火势,大概烧了差不多一刻钟,那些抢粮的人应该还没有走很远。我们抓紧时间去追应该还能追上。”

桑落沉思了一会儿,摇了摇头:“算了,这粮食也不是我们的,我们暴露了也不好。说不定是被没粮吃的灾民拖走了呢?回去吧!”

桓轻舟按照计划把秦大人给关了起来,而充公的那部分粮食平均分给了三位知县。

三位知县领了粮,在方塘县的县衙里求见桓轻舟。

桓轻舟许了,三人落了座,就让人给三位倒了茶。

“着急求见,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与我商议?”桓轻舟语气谈谈的。

三人互相看了看,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

“有什么话就直说,这里又没有外人!”

“是,我们直说。”

“桓大人把这粮食分给我们赈灾没什么问题。可舒旺要不还是放了,确实也没有确凿的证据治他的罪!”

桓轻舟坐在上位,端着一杯茶悠闲的饮着,听这话便放下茶杯。

“舒旺暂时不能放,但这些粮食你们自行入库,我只要三成。”他语气淡淡地却又很果断。

三位知县面面相觑,眼里都充满了疑惑,问:“为何不能放?”

桓轻舟故作深沉,扫了一眼三位,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眼里带着一丝算计。

“他确实囤粮,扰乱市价了。把他放了,那粮食就是他的了。”

三位知县暗暗捏了一把冷汗,这个桓大人真是一个巨贪,什么后果都不怕!

罢了,秦风能入狱,粮食能回来也算是一桩幸事。

至于舒旺就自求多福,他们也自顾不暇了。

“行了!都各自把粮食运回去吧!小心些别让百姓看到了。”桓轻舟挥了挥手,把三位知县打发了。

三位知县夜里把粮食运出方塘县后,犹豫不决,不知这些粮食放哪里合适?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贼人把三个粮仓的粮食搬光了不算,还把粮仓都给烧了。如今这些粮食放哪里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