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席卷天灾,全民逃生我有亿万物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5章暴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姜思把雀鳝鳄钓起来,用棍棒打死,再扔进水里,“扑通”一群大小不一的雀鳝鳄跳起来,锋利的牙齿将死去的雀鳝鳄撕扯的粉碎,血水从而引来更多的雀鳝鳄。

大些的雀鳝鳄来晚了没吃到肉,张开獠牙,一口吞掉数只小的雀鳝鳄。

姜思本是想杀了雀鳝鳄,避免它们继续大量繁殖,谁能想到,它们连同类都食。

水中雀鳝鳄的数量,肯定不止他们那天打死的那两头巨型雀鳝鳄繁殖的。

一想到还有那么多危险的大型雀鳝鳄潜伏在水中虎视眈眈。

姜思立即对大家道:“不要接触水面,太危险了,水里一定还有特别大的雀鳝鳄,尤其是一楼,我们等会儿就把楼梯口全部用水泥焊死。”

话音刚落,村子里突然传来惊人的惨叫。

姜思拿起望远镜看去,一个男人正在泥泞的水中挣扎,周围全是食人鱼般的雀鳝鳄。

他凄厉的叫声,伴随一圈圈晕开的血迹,触目惊心。

很快,男人便彻底消失在水中,屋内的人才敢露面,顶着暴雨用各种各样的东西,打捞被引过来的雀鳝鳄。

姜思不想用最大的恶意揣测人心,但望着眼前这一幕,她直觉,这个男人是被人推下去做诱饵的。

眼睁睁看着一个人就这样被雀鳝鳄吞食,大家脸上的神色说不出的低沉。

姜成武用望远镜看到,避难所的救援兵都在撒网打捞雀鳝鳄,不由奇怪道:“雀鳝鳄不是有毒吗?”

姜思摇头:“雀鳝鳄确实有毒,但它并非是全身有毒,它的毒素只要集中在内脏和鱼卵上,尤其是鱼卵的含量最高,可轻松致命,但是鱼肉本身是没有毒的,只要不戳破鱼的胆囊,区分公鱼和母鱼,避免吃到刚发育的鱼卵,那就可以食用。”

“救援兵大量捕捞雀鳝鳄,大概已经能够没有多余的粮食了。”

“虽然能吃,也不妨会出现误食中毒的情况。”

张庆芝叹气:“那也好过饿死强,也算是一条生路。”

小型的雀鳝鳄容易捕捞,大型的雀鳝鳄在多次被人类偷袭后,学聪明了。

它们会耐心地潜伏在水底,等猎物靠近后,突然跃起,一击致命。

许多人被拖进水里,救援兵还没来及开枪,雀鳝鳄就将人咬死了。

这还不是最大的雀鳝鳄。

姜思和家人花了两天将一楼彻底封死,暴雨非但没有减小,反而变得更迅猛,就像瀑布之水从天而降般。

姜思和家人站在楼梯上,反复给天花板涂抹防水料,依旧阻挡不住下渗的水。

为了二楼不积水,姜思只能给家里的每个房间都凿了一个排水洞。

就这样,二楼的积水还是淹没过了他们的脚脖子。

避免有细菌,他们都穿着防护服套着大长筒靴,住在姜思拿出的搜救艇上。

搜救船很小,刚刚好每个人能有一个容身的上下床铺睡觉。

大黑和小黑则躺在船舱地面上,奶奶给它们垫了一个狗窝。

吃饭则由姜思进到空间,简单地弄一弄,再端出来给大家。

只要这房子不塌,大家在船上的生活还是很惬意的。

但很快,他们这份儿惬意,就随着暴涨的水势截止了。

沙尘暴囤积的泥沙,导致村子里的积水排不出去,浑浊的水量已经淹没到二楼的窗户边儿了。

家里的排水孔,因为降水量太大,也不得不再凿几个。

室内的温度急剧下降,和外面没有差太多。

他们睡觉都得多盖一床被子。

这还不是最大的危机,姜思发现他们家积水里出现了雀鳝鳄的幼苗。

它们是纯肉食的凶猛鱼类,只有一丁点儿大,就表现出了强烈的攻击性。

姜思带着全家用抄网捞鱼,在水里下药,试图将雀鳝鳄彻底抹杀。

“砰砰砰——”

一连数声枪响过后,“砰——”

一个手榴弹突然爆炸,这么大的雨势,依旧清晰耳闻。

这是援助兵第一次使用手榴弹。

姜思直觉不好。

拿起望远镜,就被眼中的场景惊呆了。

数十条一米近乎两米的巨型雀鳝鳄,围绕着即将快要垮塌的房屋捕食猎物。

这些猎物,有同类,也有仿徨无措的人类。

他们惊恐地呼唤救援兵炸死这些雀鳝鳄,要是一击炸中还好,要是没有炸中,雀鳝鳄就会用钢铁般的麟背,一下又一下,凶狠地撞击饱受璀璨的屋舍。

小型雀鳝鳄还能用枪设杀,一米多长的上百公斤的雀鳝鳄,鳞片甚至可以制成箭头,枪弹都射不穿,普通人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

他们想办法脱离危险的房舍,踩上自制的小船一下水,没两下,人就突然没了。

救援兵也都不敢坐救生艇出来,展开营救。

焦伟松更焦虑的不行,雨要这么下下去,所有人都会被这些变异的雀鳝鳄吞食。

他看向村子拥堵住的排水口,让士兵不惜一切代价,用手榴弹炸药将其炸开。

只要水排出去了,他们就安全了。

姜思不见得焦伟松能把排水口炸开,已经打主意离开这里时,她的胸口,肚子,全身都莫名地疼痛起来。

就像是被针刺一样,绵密的,让人烦躁低沉,却还在忍受的范围内。

姜思认为是能量石在作怪,忍一忍就会过去了。

却没想,到了后半夜,浑身都灼烧起来,锥心刺骨的疼痛,就像千刀万剐。

姜思痛得呻吟出声,大家立刻起身,拿起荧光灯围住她:“思思,你这是怎么了?”

姜思白着脸,青筋直暴,湿漉漉地头发贴在耳际,就像刚上岸失去双腿的美人鱼般凄美。

她强撑起身,给自己喂了五片止痛药,刚想开口安慰大家她没事儿。

胸口突然袭来剧痛,安慰的话也转为一声无能为力的惨叫。

从未见过姜思这般痛苦的样子,沈宝英眼泪儿一下就急出来了:“思思,你这是哪里疼啊?”

姜思经历末世十年,也算半个医生了,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怕她自己会出什么意外,她强逼自己理智,从空间里变出许多的食物生活必备用品,还没等完全拿出来,眼前一黑,便彻底昏死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