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太古剑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血脉被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残阳如火,霞光万丈。

凤鸣城外的翠华山上,一男一女正手牵手欣赏着夕阳西下。

少女一席雪白长裙,肤若凝脂,面庞俊秀,眉宇间透出一股清媚,如若出淤泥之莲花。

少年虽俊朗,却满面愁容,发出叹气之声。

“牧哥,你不用太难过,虽然你境界停滞已久,但毕竟有金叶传承,相信不久就可以觉醒血脉了。”少女轻柔的安慰道。

少年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凌儿,我停滞在这搬血五重境许久,明日便是我落家青年弟子觉醒血脉的日子,恐怕我此生与觉醒血脉无缘了……”

二人乃是凤鸣城落家之人,少年名为落牧是当代落家家主之子,少女叫落凌是落家大长老的女儿。

落凌沉默片刻,从随身的袖囊中拿出一个木盒,打开木盒里面是一颗金褐色的丹药。

“这是?”落牧有些惊讶的长大了嘴巴,“龙虎丹?”

落凌点点头。

“这是我从父亲那里偷来的,只要牧哥你服下,定能觉醒血脉,到时候再也没人敢背后议论你。”

落家虽是凤鸣城四大家族之一,可龙虎丹一年也只能分配到一颗,不可谓不珍贵,说不心动是假的,但若是浪费如此宝贝才更是暴殄天物。

落凌见落牧仍然犹豫,眼中闪过一抹狠意,将龙虎丹直接塞到落牧手中。

“男子汉大丈夫,遇事怎能犹豫不决?难道牧哥你就一直想被落家的那些人瞧不起吗?难道你不想去寻找家主的下落吗?”

“只有你变强了,才能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你不是说要保护我一辈子吗?”

听到落凌的一番话,落牧握紧了拳,一咬牙将手中龙虎丹吞服下肚,随后席地而坐开始吸收药力。

“凌儿,我若有机会继承家主之位,此生定不负你……”

还没等话说完,落牧突然发觉腹中一阵绞痛,睁开双眼发现眼前一片模糊。

“凌儿,这……”

不知怎地,落牧仿佛看到落凌嘴角流露出的一抹冷笑。

“哈哈哈哈,不枉我苦等多年,终于等到今日!”

一名中年男子大笑着从暗处走出,乃是落凌的父亲,落家大长老落云川。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落牧口中鲜血狂喷,拼尽最后一丝力气问出一句话,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父女二人。

落云川冷笑一声:“为了夺走我那好大哥留给你的金叶传承,我不惜耗费一颗龙虎丹用于淬毒。如今司马家的司马靖已经突破洞天境,他才是配得上凌儿的天选之子,不日便是落家与司马家联姻的日子。”

“至于你这个废物,也妄想染指凌儿与落家?”

落云川走到落牧身前,聚气于掌,一掌重击在落牧丹田之上。

“嘶——”

落牧已经被折磨的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不断地吸着凉气,还不等落牧反应过来,落云川又是一掌。

这一次,伴随着落牧口中鲜血喷出,一枚散发着金色微光地叶片在鲜血的包裹下脱离出落牧的身体。

见金叶到手,落凌将其抓住直接吞入自己体内。

“为什么……”

落牧的身体已经麻木,丹田被废让他最后的一丝力气也流逝,意识逐渐陷于无边黑暗之中。

这么多年的陪伴,这么多年的许诺,这么多年的花前月下,竟然都是谎言?

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为了那带有血脉传承的金叶,力量,真的那么重要吗?

落牧猛地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是梦吗?

当然不是,一切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房门推开,一名中年美妇和一名奴仆打扮的少女走了进来。

妇人是落牧的母亲,宋岚,身旁的少女是其贴身丫鬟红烛。

自从落牧的父亲落云天杳无音信,至今已有十年。

落家同族起先还对母子二人照顾有加,但后来身边的人变得越来越少,以致于名为落家世子的落牧不仅平日成为落家弟子的笑柄,最后落得个被剥夺血脉的惨状。

三天前,若不是红烛恰好出城挖菜,恰好从翠华山返回,发现了昏迷在山脚的落牧,恐怕落牧早就死了。

“牧儿,这三天你昏迷中时而大叫金叶,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宋岚一脸担忧的问道。

看着母亲疲惫的样子,落牧握了握母亲的手并不想让母亲太过操心:“放心吧娘,无事的。”

“牧儿,若是有什么烦心事,尽管跟娘说,你是落家世子,若是有人敢害你,落家肯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宋岚苦口婆心,生怕落牧有什么想不开。

落牧沉默不语,他名为落家世子,可哪里还有半点世子的待遇?

就连落家最低等的下人平日里见到宋岚也从不把其当做家主夫人看待,不然母子二人也不会整日以野菜稀粥为餐。

如今父亲留给自己的金叶被夺走,落牧想要觉醒血脉再无可能,从此,恐怕与废人无异。

“娘,落凌与落云川呢?他们在何处?”落牧牙关紧咬问道。

宋岚微微皱眉,道:“牧儿,落凌两天前已经觉醒了血脉,不日便要与司马家联姻,到时候就会继承家主之位掌管落家。直呼家主姓名,会被人说不敬的。”

“什么!”落牧双眸赤红,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双拳紧握,甚至连指甲刺破手掌流出鲜血都不曾察觉。

夺走自己血脉的人,如今还要继承落家的家主,她也配?

就在这时,手上的血液与其左手上的扳指融汇。

一瞬间,落牧只觉得一股清凉之感瞬间涌上心头,原本被愤怒冲昏的头脑也冷静了下来。

再看周围,自己周围一片雾气迷蒙,但落牧却能清晰的感觉到自身躯体的每一处细节。

“这是……”落牧一惊,莫非那翠绿扳指能与自己的血液融汇,为自己营造出的一处幻境?

难道除了金叶,父亲留下的这枚扳指也另有乾坤吗?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娇呵,随后是一阵碗碟掉到地上的碎裂声。

落牧的神识瞬间从幻境中脱离,坐在落牧身旁的宋岚也连忙起身走向外面,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落牧,还不快滚出来,真还当自己是落家的世子吗?”

随着一声叫骂,几个落家族中子弟闯进门,为首一人正一脸傲慢的盯着床上的落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