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远古小部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2、赔款,不能少(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和毛人勾结, 这是大路上那个部落都不能允许的事情,毛人是全大陆人民的公敌, 敢和毛人合伙,那就等于是触犯了其他所有部落的利益。

当有林的使者赶到了药方、星方, 以这段日子以来和两大部落的交情,使者很顺利的就见到两大部落的头人,当他们把毛人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后,立刻就得到了两大部落的支持。相比起药方的人,星方的女首领对毛人部落更是深恶痛绝——没有那个女性能对毛人那种把抢来的女孩子当做生孩子的工具、甚至于是食物的部落能够有哪怕一丁点儿的好感。

确定了要惩处土方,两大部落分别派出了约莫二十人的队伍,先是到了有林, 确定了的确有毛人攻击有林这回事, 又在盘问了毛人之后,认定了土方所犯下的罪孽。

“居然有部落会和毛人搅合在一起!”星柔作为和有林关系最密切的星方贵女,这一次自然仍然是她来带队,看见那个惨兮兮的毛人后, 她先是在心里对有林的战斗力表示了惊叹, 随即就开始了对土方的唾弃和咒骂。

在两大部落商量决定要给土方一个惩罚后,四十多人的队伍会同有林的战斗队伍一起,带着那两个已经奄奄一息的毛人,赶赴了土方。

考虑到这两个俘虏见识过了有林的炸药包,言偷偷吩咐了奔,如果可能在路上就把那个毛人俘虏解决掉,趁着药方和星方因为土方和毛人勾结被彻底震撼、尚且还没有回过味来盘问有林是怎么战胜毛人之前, 解决掉隐患。到时候就算他们想问,那也只有有林自己的人能回答了……怎么说那就都是有林人自己编故事了。

对于言来说,土方那么个穷哈哈的地方真没什么能够弄过来,也就是他们的人口还算有吸引力,可在这种情况下让土方的人过来,言也不放心。这一次之所以要把事情搞大,不外就是让人家知道,有林受了难、造了毛人攻击、还是土方陷害的,让其他各部落开始同情有林的遭遇,减少大灾后这些部落对有林的攻击。

暗杀这种事情,奔并不在行。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开眼,在他尚未动作之前,两名毛人俘虏就再也支撑不住了,在伤重被俘一个多月后,终于死掉了。

瞧着这样的结果,奔窃喜。

土方在送走了毛人部落后,他们的心底一直都是忐忑不安的,一方面是担心有林,一方面也是担心自己。若是毛人部落胜了,那土方就安全,可良心上觉得也挺对不住有林——虽然能有这个想法的人凤毛麟角。

若是有林胜了……土方人觉得这根本不可能,却也仍然惶惶终日,甚至都不敢派人过去看,生怕万一因次让有林怀疑起土方来。虽然土方和有林都是差不多大的部落,可显然人家有林和两大部落的关系要好上很多。

“族长,不好了!有七八十个人一起朝着咱们部落过来了!”

“什么?”土方的族长呆愣了一下,“难道是毛人又回来了?”

“不是毛人,我瞧清楚了,那队伍里有星方和药方的人。”

土方族长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在这种时候两大部落联合到一起来到土方,意图就太明显了——他们把有林介绍给毛人部落的事情,曝光了!

药方和星方的人对于作为证据的两个毛人在中途死掉了,非常的遗憾,土方这个部落虽然从来没有得罪过的他们,可是也没有怎么“孝敬”过他们,根本不可能和给他们带来了大量好处的有林相比较。

在利益上一有偏重,两大部落自然心都想着有林,眼见着找不到敲诈土方的好机会了,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些懊恼。

这事,星柔在没有到土方之前,就和奔提及了。

奔在这事上,完美的演绎了一个忠厚的有林汉子的角色,带着几分委屈却又异常固执的说道:“我们也不求啥财,我们有林就是想跟他们讨个说法!我们有林就想知道,我们和他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他们土方为什么要害我们!”

奔说完了这些话,果然得到了两大部落的同情,星柔一再表示,一定要让土方把事情交代清楚、给有林赔礼道歉!奔哭丧着一张脸,便也应承了下来。

没有人注意到,在这一出上演完毕,东七嘴角的笑容,和他偷偷给奔比划的拇指。

药方和星方这样的大部落在土方这样的小部落来看,那是绝对至高无上的存在,人家随便一动作就能把你灭了,你还有什么能够和人家争辩分解的?可不就是人家说什么他们应承什么么?不过在勾结毛人这事上,土方还是义正言辞的推脱了责任,只说是因为最近日子太难过,他们的一是牢骚被那些毛人听去了,这才有了毛人去攻击有林的事情。

有林的富庶尽人皆知,土方人有些羡慕是正常的,尤其是在今年的大旱年里。只是这样的理由却并不能够让两大部落满足,他们还指望着把这件事情办好了,让有林感谢他们从而拿到更多的酒呢!

——在两个势均力敌的部落争夺酒的经销权的时候,直接攻击或者占领有林是极为不明智的,难道人家一起之下就投靠了另一方,到时候那才真是人财两空。

只是有林一向又都是个规矩的部落,从没什么事情求到他们头上,颇让两大部落很伤脑筋。就好像这次,有林人也是滴水不漏的求了两个部落,没有任何偏颇之处。

星柔很清楚,土方人的解释虽然有些牵强,但恐怕是早就想好的推托之词,如果强行用“勾结毛人”来处理他们,难免引起些事端。想了想,星柔才和药方的那位大管事商量了一番,又背地里劝慰了有林人一番之后,才最后给出了结论:“虽然说你们无心,但不能因此就不负责任。毛人去攻击有林、害得人家损失惨重,你们的责任巨大——”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只是这句话在双方实力相差悬殊的时候,完全就是天边浮云。土方人不知道有林到底受到了多大的损失,但他们很清楚,两大部落此时要给有林人撑腰,他们土方就是那个被牺牲的,只因为他们无力抵抗两大部落。

奔和东七率领的队伍,是带着为数不少的粮食以及那么十来个奴隶一起回来的。

因为是大旱年,土方的收成不成,又被毛人劫掠去了一批,这么一赔款,今年冬天土方人的日子会非常难过。至于那十来个奴隶……土方人连自己的人都养不活了,留下这些奴隶的结果也是在这个残酷的冬天里活活饿死,与其白白浪费了这笔财产,那还不如现在就把他们赔给有林充当一部分的“赔偿款”呢!

奔对于这样的收获是很满意的,箭什么的都回收了,有些个别的箭杆不能用了,可只要箭头在,随便整个杆还是小事?和毛人的一战有林人什么都没损失,只演了一场大戏就弄回来了为数客观的粮食,怎能让奔不乐呢?更不要说,还有那十多个奴隶,有林可不怕养不活奴隶,他们只害怕人少。

“等到了冬天,”东七坐在建议的滑竿上,看着奔喜滋滋的模样,低声建议道,“这个冬天土方人能不能活下去都成问题,若真的死了人,怕他们是要记恨我们的。不如到了最艰难的时候,送些东西过去……一是让他们记得咱们的好,二来么,到时候还很可能招募到不少乐意到咱们有林生活的人呢!”

“啊?你说能有人背弃部落到咱有林去?”奔一愣,随即摇摇头,“我觉得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东七翻了个白眼,“我告诉你,到时候只要咱们说的动听,这事十之**能成。

我想过了,咱们就用借给他们粮食的名义来说,咱们在他们最艰难的施以援手,帮助他们把部落维持下去,自然这援助不能是白给的——要求他们土方到了春季种田的时候,派出些好手来帮咱们,我和言打听过来,土方可是个精于耕种的部落。

等到这些好手来了咱们有林,看见咱们这边生活这么好,你说他们会有什么想法?哪怕人数不多,但总有些人向往过好日子的。”

奔听完了东七的话,虽然觉得有道理,可在心里还是不完全认同的,不论是他还是宁希或者是言,都不是会抛弃部落的人,那时候宁希不就有机会到药方或者星方去过好日子?可她不也留了下来?

想到曾经的担忧,奔默默的握紧了拳头,自己和宁希的事这个冬天是不是能办了?不知道这一次他若是求婚、她会不会答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