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远古小部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98、收获,放礼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夏日的夜晚, 跑步锻炼归来的男人女人还有小孩子,围坐在广场上三五一群的欢唱。当然, 这句话翻译一下,其实可以解释为以一个家庭或者几个家庭为小组的拉歌。

言觉得自己的这个提议很好, 大晚上的回去没啥子事情做,不如大家坐在一起聊聊天,还能进一步增强部落的凝聚力不是?只不过那些靡靡之音什么的总归没啥子动力,言在跟了宁希两天后,终于把宁希折磨苦了,不得不回忆起了当年军训时候练习的那些歌,比如说团结就是力量什么。

于是, 有林再没有了宁静的夜晚, 广场上的鬼哭狼嚎足以让附近的大型猎物都退避三舍。

——真是可怕的场面。

宁希坐在言附近的篝火旁,看着火上烤的小野物还有土豆,这种看起来很和谐的场面却怎么也不能让她喜欢上,虽然说培养部落的凝聚力很重要, 可这种方法是不是太恶搞了?

凝聚力……宁希撇过头, 为什么她忽然想到了曾经去玩过的拓展训练。

虽然宁希不喜欢这活动,但不代表着广大的有林群众不喜欢这样喜闻乐见的全民活动。相互间关系好的家庭,总会凑在一下,吃点儿烤肉、烤土豆,顺便一起飙歌,如果不是这里没有麦克风,宁希估摸着怎么的也要出几个麦霸级别的人物。

只是, 当这样的活动,不仅仅是东部落的群众参与进来了,就连东七这个毁容之后一直都闭门不出的家伙在经历了几个晚上的“鬼哭狼嚎”后,也走出了屋子。

那张俊秀的、颇有男子魅力的脸已经不在了,整个人也再也站不起了,但是这没啥,有林和东部落都多得是能工巧匠,弄两根长棍、上面架着一个座位,就能把东七抬出来了。

部落内的不少人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为了防止有林的人和东部落之间产生矛盾,宁希对外的说法也不过东七当时是误落山崖摔得很惨罢了。看见原本丰神俊朗的东老师此时这样的惨样,不少上过东七的孩子和大人都很同情他,倒也没有人因为他此刻的丑脸和不能站立的身体而嘲笑他。

宁希瞧着东七被抬着到了她和奔还有言的身边,便侧过头,盯着他那张脸,“哟,你居然会出门?”你不是应该一直呆在屋子里面宅男下去才对么?

东七淡淡一笑,只是此刻的笑容已经没有了曾经的风采,反倒显现出了几分狰狞,“只是来表达一下我的意愿罢了……我已经听远叔说过了你们的安排,你们确定只要这样的简单训练就可以依靠那个什么城墙和敌人周旋了?”

“不是周旋。”宁希肯定的说道,“我们是要把敌人打退!”

看着东七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宁希冷哼了一声,正要解释,却瞟见身边的奔一副不满的样子,便笑着道:“奔,你不介意给这个看不起咱们有林的家伙好好上一课吧?”

一般有宁希在的时候,奔都是站在一旁给她鼓劲的是,奔喜欢看宁希神采奕奕的给人讲课、或者是辩论的模样——虽然至今能让宁希去辩论的时候还没发生过几件。

只不过哪怕是喜欢,但身为一个大男人、还是部落狩猎队的队长并未来的掌权人,要说奔完全没有自己也要出个头、露个脸的意思,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因为喜欢身边的女孩,于是他愿意默默的守在一旁。

——可今天咋就不一样?

奔挠挠头,错愕的看着宁希,发现她鼓励的眼神的时候,心里通通直跳,宁希在瞧着他、他可不能犯罪。于是,奔在心里整理了一下自己要说的话,才干咳了一声,道:“这很简单,首先就是这些部落会不会来袭击我们的事情。如果今年风调雨顺、收成好,那么他们十之**是不会来有林的,毕竟我们和星方、药方都有联系,外人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合作的;

若是今年收成不好,呵呵,到处都是干旱的,等到了那个时候,一路上他们怕也是找不到什么吃的东西,到了咱有林,又有城墙在,就算他们沾点儿小便宜,却也根本不大可能打进来,到了那个时候,光是这些人怎么吃饱就是问题了。”

宁希冲着微微一笑,算作是表扬。

只是这一笑被奔瞧见了,高大威猛的汉子不由得脸更红了。

“说的很好,”东七点点头,“看起来也不需要我多事了。”

言的目光一闪,瞧着东七,忽然笑了,“哈哈,大家伙都是为了咱们这个部落,哪里叫做多事呢?东小子,有啥事你就说好了。”

东七侧过头,看着言不像是有什么特别想法的,才终于慢吞吞的开口道:“虽然城墙我没有上去过,但是从下面看看也能知道一二,对方是爬不不上来的,想来着城墙建的也是一定要有些遮蔽的,能够阻挡对方的进攻。

可是,即便如奔所说的那般,可以让他们因为找不到食物而自行退去,但这终究不是良策。今年因为天气的关系可以这样应对,可若是换个时间呢?没有能让对方遭受重创的手段,单单是守……说一句可能让大家不大痛快的话,那总有会被攻破的时候。”

“这个么……”宁希嘴角一挑,“自然是有办法让对方畏惧的,只不过还没有到让大家都知道的时候。”

奔想到了最近流一直在做的玩意,虽然具体效果如何尚且不知,但哪一次宁希想出来的东西不是好的?他家的宁希就是聪明能干,奔忽然自豪了起来。

“哦?”东七颇为好奇的看了看宁希,“若是这样,那我就拭目以待的,届时我这个残废人是否也能有幸前去一观?”

——这家伙怎么失败之后连说话也文绉绉起来?某表示摔坏了脑袋?

宁希拧眉,难道说这是卧薪尝胆、学勾践?不能不防!想到这里,宁希很想直接拒绝东七的要求,甚至考虑过直接把这家伙扔回屋子里,软禁起来省得他在这个多事之秋闹事才好。

不过一旁的言却是看明白了几分这个东七的想法,瞧着宁希还没有回过味来,就哈哈一笑,“那自然咱们部落的人一起都去的大事!不能少了一个,都去,都去!”

东七淡淡的笑了笑,心里还是不由得叹了口气,或许今生咱也不能做个霸主,不过在这个单纯的部落生活下去,却也是件不错的事情。失败者的结局他没有品尝到,有林人宽恕了他的反叛之举,留了一条活路给他,不若就这样活下去吧!

宁希嘟起了嘴,不满的瞪了东七一眼,一旁的奔似乎是理解了言的意思,拉了拉宁希的手臂,带着她到一旁去拿烤土豆了。

或许,这个举动可以被称之为——顺毛。

当城墙彻底建好的时候,丰收的季节已经结束,虽然天气不大好,但有林靠着那条比平日浅了不少的河、还有宁希捣鼓出来的在她不大可靠、却得到了全部落一直推崇的人力水车,收成也还能说得过去。

当然这中间的关键就是土豆这玩意,它对年景的要求真的不高,虽然条件恶劣,却也仍然顽强的撑了下来,并给了有林一个大大的收获。

只是这一次,丰收的庆祝活动变了个样子,在结束了收获,粮食都进了仓库后,言再问过了宁希之后,决定在新建好的城墙上,给广大的有林人展示炸药包的威力,让他们放心。

——嘛,其实这就是变相的放鞭炮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