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异闻电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八十九章 决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团团黑影,站在门口,似乎正狠狠地盯住他们,充满了恶意……

无数的纸房子,无数的鬼……

他们猜测得没错,“白天”的时候,这些鬼受到规则的影响,被限制在房屋之中,而“天黑”之后,这种限制被解除,所以这些鬼不再徘徊在房屋内,而是涌到了门槛。

假如他们手中没有打着这一盏具有驱灵效果的灯笼,那后果……陈默感到了一阵不寒而栗。

走了不知道多久,飘舞的纸灰下面,一座黑糊糊的建筑物,突然在旷野之中出现,映入了他们的视野。

这就是那座,充满鬼的祠堂!不过这个时候,之前的看守人已经不知去向!

“就是这里了……”李言轻声说道,这时他有一些紧张,就算他经历过多次故事任务,在这种时候,不紧张也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里,很有可能埋藏着那副真正的鬼棺,也就是,阎河村一切灵异现象的源头,同时,也关系到他们自己是否能够活着离开故事世界。

这个故事,一共十名参与者进入,最终走到这一步的,只剩下了两个人,其他参与者,要么死亡,要么失踪,要么分散,而他们两人,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寻找其他参与者。

如果是其他人,他都无所谓,在电台的故事世界中,死亡本就司空见惯,活下来的才是少数。

但是,只有一个人,他无论如何也很难相信,苏暮竟然会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

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心脏一阵抽紧,尽管时刻仍然可能面对危险,但是脑海之中,仍然不断地思考着关于苏暮失踪的情况。

在这之前,苏暮告诉屈娇娇后,就独自进入阎河村进行调查,从此杳无信息,即便是特么搜遍了整个阎河村,也没有关于她的痕迹。对于这一点,李言很难接受,他认为苏暮这样的资深者,无论是在经验上还是驱灵的实力上,都不至于无声无息地被抹去,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残酷。

他几乎舍命进入这个难度极高的故事,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苏暮,但是最终根本还没有来得及找对方,苏暮就已经消失了,故事世界的消失,极大的概率意味着一种结果。

那他的舍命岂不是没有了意义。

有几次他几乎想要掉头回到阎河村,再一次地搜索那些薄雾中的纸房子,但是陈默的眼神和他自己的理智阻止了他这样做。

因为他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对付不了每一间房屋里的鬼,就算他不要命地回到那座村庄,很大的概率,除了赔上一条性命之外,并不能改变什么。

“不仅仅是苏暮,还有孙昊昊,王戈……也许,他们还没有死,只是被困在了某个地方,要让他们脱离这个世界,只有找到源头,在时间结束之前破解这一次的灵异事件!”

李言默然,陈默说得对,这的确是唯一的一条出路。

“我们……继续走吧。”他最后缓缓地说道,轻抽的肩膀好像用了很大的力气,前面的不远处,就是那座阴森森的祠堂,照亮道路是陈默手中那盏昏黄的灯笼。

天已经完全黑了,但是借着灯笼的火光,还是能够勉强看清前面的道路,李言刚要说什么,却被陈默轻轻的一声“嘘”打断,然后,他伸出手,不动声色地指了指前方。

李言心中一凛,目光顺着对方手指的方向看去,脸色顿时变了。

在那里,灯笼火光笼罩的一小片范围的边缘,依稀可以看到,一双双半透明的脚,漂浮在半空中,再往上,就完全隐没在黑暗中,看不清楚了。

那是……鬼!

祠堂的周围,有鬼!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撞击鬼,但是李言的心脏,还是剧烈地跳动起来,夜晚的阎河村,真的太可怕了,他不禁有些后怕地想到,幸亏陈默想到了返回义庄取出长明灯,假如没有长明灯的驱鬼能力,在天黑之中的阎河村行走,怕是几条命都不够。

就算他的坟土和陈默的鬼域能够挡住鬼的攻击,但那也不过是一两次而已,难道能够阻挡住这数量庞大的鬼,一波又一波的灵异攻击吗,就算不死在那些鬼的手上,最后也会死于诅咒复苏。

实在……太可怕了……

额头上不觉渗出冷汗,这就是主持人级别的特殊任务,而且受到了苏暮第八次故事任务的影响,诡异和危险的层级将提升到一个空前可怕的境地。

现在,两个人总算看到了,接近故事完结时的阎河村,究竟有多恐怖,那些白天隐藏在房屋里面,黄昏出现在房门口的鬼,在天黑之后,竟然完全解开了限制,徘徊在**之中!

和此刻的阎河村相比,之前那片黑色山林,根本就不算什么,那里面虽然也有鬼,但是数量和此刻的阎河村相比,根本就是零零星星而已。陈默突然有一种想法,假如王戈没有死在黑色山林之中的话,可千万不要轻易走出山林。山林的夜晚虽然可怕,但是完全解除限制,鬼群游荡的阎河村这片鬼域,显然更加恐怖!

以王戈两三次故事经历所掌握的手段,没有任何可能活下来!

感觉到李言在他的肩头轻轻地拍了两下,陈默急忙收敛心神,打着灯笼继续朝前走去,两个人垂着头,目光只盯着眼前被灯笼照亮的一小片区域,极力不去看那些漂浮在空中的半透明的惨白双脚……

不去看,鬼就发现不了你……陈默记不得是在哪本小说中看到这样的描写,虽然他自己也很清楚,那些灵异小说不过是作者凭借想象胡编乱造出来的东西而已。而那些龇牙咧嘴,吼叫着“我要报仇”的鬼魂其实一点也不可怕,真正恐怖的,反而完全唯心,无法沟通的那些莫可名状的东西。

就好像,此刻那些漂浮在空中的惨白双脚一样……

这些鬼……都是鬼棺之中孕育出来的东西吗?那么能够孕育鬼的鬼棺,又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这个故事之中,他们真的能够找到压制它,解决这起事件的方法吗。

说实在的,他们的心中全无任何把握,有关于鬼的事情,很多无法用常理来判断和推测,很多东西,实际上是拿命去尝试。

在这极度的紧张和复杂的思绪中,陈默和李言,终于重新走到那座祠堂的前方,相隔只有不到十米的距离,从这里看去,它只是一座普普通通的祠堂,刷着红漆的墙壁已经斑驳脱落,漆黑的大门虚掩着,就和他们上次看到的一模一样。

这座祠堂,它的普普通通现在就是最大的不普通,在阎河村,所有的房屋都变成了纸糊的房屋,唯独这座祠堂保持了它原本的状况,而祠堂的里面,上一次他们也看到了,里面供奉着真正的村民死亡的灵位。

这里面,有可能隐藏着新的线索和提示,但也有可能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虽然李言没有说出来,但是在这片刻,他做了一个决定。

假如说,祠堂之中,提示和危险同时出现,他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让陈默解决灵异事件,返回现实。

既然连鬼这种东西都存在,那么也许,死亡之后的世界也是存在的,假如苏暮已经死了,也许他还来得及叫一声等等,然后追上她,和她并肩去往那未知,但也许并不可怕的世界。

这是不是说明,在他的心中,其实已经认可苏暮大概率已经死了,他其实也并不是悲痛欲绝什么,毕竟已经很多次思考过这样的问题,而且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并不是想死,只是,好像也不是特别地想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