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悠哉兽世:兽王的极品娇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9章 她长的很像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沐小漓低头看着胖的不太明显肚子,感受不到强烈胎动,这次怀的崽崽好像很弱。

一甜:“你这胎怀的会不会是可可爱爱的小雌性。”

沐小漓:“是这样?”

“我们可是定过崽崽亲,你不能反悔,”一甜说着隔着兽皮摸着沐小漓肚子:“小雌性你一定要快快长大,到时候我把最强壮的雄崽送给你当伴侣。”

闻言,沐小漓哭笑不得:“我有可能怀着的是雄性崽崽,你这样说我压力很大。”

一甜把沐小漓拉起来,挺着孕肚轻轻碰了过去。

这一接触沐小漓感受到强烈的胎动,一甜肚里崽崽更是撒欢,闹腾的她有些受不了。

弗莱急忙搀扶一甜坐下。

“小心一点。”

沐小漓笑的眉眼弯弯:“言桦你看到没,崽崽刚刚动的好有力。”

言桦颔首表示看到了,没想两个孕雌肚肚碰在一起,能刺激弱崽崽活动。

“看到了,崽崽很活跃,你也快坐好,站久了腰会累。”言桦揉着那纤细的后腰。

科普:后胎位都不显肚,累腰。前胎位行动受阻,腿肿严重。

沐小漓扁扁嘴说道:“坐着就不累腰?”

这个小雌性说话越来越噎兔。言桦收了手:“不然,扶你回屋躺着。”

沐小漓连连摇头:“躺着累全身,我在这坐的挺好。”

“拿点食物过来吧,我饿了。”

言桦前脚离开回家拿吃的。

赫毅后脚就来了。

一甜看到他,直接把头转到一边,无视他。

赫毅在石桌附近停下脚步:“这些天我想通了一些事,看不到你,我会想念;看到你,我又胆怯。”

“你已经占据我的心,甜甜我很喜欢你,也想做你伴侣,守护你。”

一甜嘴角忍不住上翘,臭豹子终于想通了,心里早就乐开花,却还要故作矜持。

沐小漓也替他们高兴。

赫毅:“可,我现在连抱你的力气都没有,一个废兽怎么配的上你。我是来向你告别,今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以后……”

本以为对方是来示爱,赫毅再多说几句好听的,她也就不计较,同意他加入。

没想到他竟然是来告别,一甜腾一下站起身,惊呼道:“你说什么!”

弗莱护着一甜:“消消气,身体最重要,我去和他谈谈。”

沐小漓也劝一甜消消火气,毕竟月份这么大很容易情绪过激出事。

一甜推开弗莱,走到赫毅面前,神情受伤地质问:“你要走?我忍着辛苦给你怀崽崽,你竟然要一走了之?”

弗莱跟在后边护着。

言桦听到动静急匆匆赶回来,放下食物,将沐小漓抱在怀里,捂住她的双耳。

赫毅被一甜的话雷在原地,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个愤愤的雌性,崽崽!他们什么时候有的崽崽?!

他根本没有印象。

“你个渣雄性,走走走,快点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一甜边哭诉边把赫毅往院外推。

弗莱在一旁不停劝说。

一甜根本控制不住情绪,谁劝都不好使。

沐小漓更不敢上前。

赫毅手上无力,胳膊上力气还是很大,将情绪激动的一甜固在怀里:“冷静点,告诉我,我们什么时候有得崽崽?”

一甜边挣扎边大吼:“渣雄性快放开我,我不想跟你说话,你快点走,快从我的院子离开。”

赫毅抱着打破砂锅问到底那种意志,不肯松开一甜,一直问着。

一甜一口咬住赫毅胳膊。

赫毅就算吃痛也没放开。

俩人一个问,一个不肯说,特别像霸总和他的小娇妻。

看上去特别幼稚。

言桦抱着沐小漓先回他们院子,奈何隔壁声音太大,在家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沐小漓躺在炕上眼睛眨巴眨巴,软软地说:“我困了。”

言桦拉好窗帘,往她腰下垫了棉花做的小枕头,才侧躺在她身边,手中蒲扇不停扇动:“睡吧。”

沐小漓掰手指算了算日子,月泽走了一个多月,祈安和洛尘也出去有二十天。

困倦地问了一句:“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言桦亲了亲她:“会回来的,睡吧。”

沐小漓看了言桦一眼,闭上眼放心地睡去。

她睡了多久,言桦便扇了多久蒲扇,孕后期她怕热易出汗,经常睡不踏实。

睡醒后,隔壁院子已经没有动静,不知道是怎么解决的,她今天就不过去打扰。

荡着秋千,看着雄性们忙碌切菜,切水果,和仅剩的五只幼崽。

坐在石桌上原本一直盯着蔬菜的浅浅,看到沐小漓就嘴巴甜甜叫着母亲,要抱抱。

哲准塞给她一块萝卜条。

“吃着。”

浅浅看看沐小漓,再瞧瞧手中萝卜条,果断丢了萝卜条,看着石桌高度她下不去。

爬到南星身边什么也不叫,就啊啊啊。

南星给她一手塞一片果片,假装看不懂她的意思:“父亲们在干活,你要乖。”

浅浅可怜巴巴地叫:“母亲。”

南星边切果片边回答:“嗯,母亲肚里有崽崽不能抱你,乖乖吃果片。”

浅浅像是听懂了,望着沐小漓安静吃果子。

她在心里感叹: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到秋季,又开始忙着储存过冬的食物。

坐久了就要起来运动运动,在言桦搀扶下,她来到石桌旁想拿个果子吃。

两个伴侣都看出她的想法,手里举着不同水果。

浅浅小人精似的把啃了好几口的果片放到她手里。

“自己吃,母亲吃这个。”沐小漓将果子还给她,说着,拿起一串葡萄。

言桦扶着她出了院子。

浅浅急得也想下去,把果片丢到南星身上,爬到哲准身边,手搭在他手臂上叫着父亲,眼巴巴望着沐小漓离去方向。

哲准把她抱到地上:“去追吧。”

浅浅一步三晃,走了两步不走了,可能意识到这样太慢,还是爬的快。

哲准漫不经心地说:“她长的很像你。”

此话一出,南星差点从石凳上掉下去,看向浅浅爬离的方向:“我只有沐沐一个伴侣。”

哲准专心切着蔬菜:“我知道。”

南星干着干着忽然想起浅浅的来历,再结合染冉说过的话,脱口而出:“小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