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悠哉兽世:兽王的极品娇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6章 终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洛尘一字一句问:“谁让你生它的。”

沐小漓觉得洛尘好像有那个什么大病,对自己亲儿子敌意那么大。

而且洛尘这几句话让她心情很是不好,推了推身边祈安示意他出去。

祈安满心满眼担心,在沐小漓坚持下还是出了石屋。

洛尘把刚刚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又比刚刚冷了一个度:“谁让你生它的?”

沐小漓低头看了看大头,撩起衣服喂奶,也尽量控制不发脾气,:“时间到了它就出生,和墨漓小五他们一样,你不喜欢它,我就把它交给他们带,反正从出生一直都是这样。”

洛尘:“我说过不要崽崽,你为什么要生它?为什么生它?”

沐小漓抓衣服的手紧了紧,要不是要喂儿子,都想大比兜抽他,说的那是人话,好像他确实不是人,是兽人。

心里自我安慰,这豹子就这德行不要和他一般计较,消消火。

“我想掐死它。”洛尘话音刚落。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在石屋响起。

“你敢!”

洛尘将微偏的头正好,眼底一片寒冰:“我真的敢。”

打人的手被震得发麻,就凭这句话她还想打洛尘,打醒这个疯豹子:“一巴掌是不是打不醒你!它是你的崽!我辛辛苦苦生出来!”咬咬牙:“再胡说八道,别怪我把你赶出去。”

声音虽小听在洛尘耳中确是震耳欲聋,双臂紧紧禁锢住她:“你不应生它,也不用生它,真的不用,我说过不要崽崽,我只要你,你只要在我身边就好,我不需要幼崽。”

沐小漓低骂了一句:“神经,放开我。”

洛尘趁沐小漓分神,准确无误地将吃饱的大头丢回竹篮,还被颠出处口奶。

沐小漓都要吓死了,看到儿子没有乱叫,还自己找个位置趴好犯懒,她才放心,双手扯着洛尘头发开始教育:“你个神经豹子,我和你没完!敢当着我的面欺负崽崽,我要把你揪成秃子。”

洛尘配合着:“你揪了好几下也不见揪下一根,我把指甲借你,你把我头发剃了,剩的浪费力气。”

石屋外几个雄性,连连叹气。

该。

真该。

夜晚。

全家算是一个不差的聚在一起,呃……洛尘顶着一个灯泡,他自己动的手。

看着桌上的丰富佳肴,几人碰了一下杯,开始边喝边吃,庆祝团聚。

洛尘瞧着身边的小五,由衷的喜欢,长的真像小小,再看他的崽,不想看。

其乐融融的气氛,泸轲有些融入不进去,低头喝着闷酒。

沐小漓觉得这样的生活还算不错,希望以后没有一堆破事,就这样,就这样……

她在闹哄哄的气氛下,悄悄对哲准说:“很幸运能遇到你,被你捡回山洞,也谢谢你的大度,放纵贪心的我,和容下他们。”

哲准放下手中竹筒,偏头看她:“我从来都不大度。”说完,又扫了眼闹在一起的几个雄性:“只是刚好他们是你需要的存在。”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下,他们越闹越欢,真的只是雄性嬉闹的方式,没有再针锋相对。

不经意间,她与泸轲四目交汇,二人相视一笑,一个笑的眉眼弯弯,一个笑里夹杂苦涩。

正文完接下来,不算番外的番外

在甜蜜的打闹中不知不觉中又过了八年,在此期间她又生了三胎,两胎雌性一胎是鲛人男女不详。

此后,所有伴侣交配前都会吃避崽药。

她感觉自己足够幸运,至少没变成生育机器,得到的爱只多不少。

人口增多,石屋也改成二层。

这天沐小漓正悠哉的荡着秋千,吃着月泽喂的自制小零食。

一个粉发,红宝石眸子的,长的像瓷娃娃般好看的小雌性,倒蹬着小短腿不停跑,看上去也就四五岁,身后还跟着几只豹兽、虎兽。

小娃娃呜咽着:“母亲,呜呜~”

月泽立即过去将小娃娃抱起,柔声哄道:“怎么又哭鼻子,告诉父亲是谁把我们沁沁弄哭,父亲帮你去报仇。”

沁沁吸吸鼻子,轻轻眨了下眼睛,小手一指:“它们咬我衣服,舔我。”说着,小手在肉嘟嘟脸蛋上不停搓,把手摊开给月泽看:“脏。”

沐小漓心里长叹一口气,起身去抱沁沁回石屋洗澡,这是她三女儿,父亲是祈安、南星。

每次都是夹心饼干方式,她也不知道沁沁究竟是两兄弟谁的,好在生下的双胞胎姐妹,性格天差地别。

因为是雌性,几个父亲都很宠溺,她有点小洁癖。

月泽把追上门的这帮小雄性撵走,才回石屋帮忙准备干净衣服。

这边刚给沁沁洗完香香。

院中便有人唤她的名字,小丫头利索的跳到地上,欢欢喜喜地往外跑。

“幺儿哥哥。”

一个青涩长相阳光的大男孩,身体笔直的站在那,看着向他奔来的小人儿,几步迎了上去。

缺耳虎幺儿把一篮子果子放到地面,用他那有些脏的手在她脸上捏捏,留下一块脏印。

“怎么没穿鞋子。”幺儿抱起沁沁,拍掉她小脚底板的泥土。

这一举动惹得小丫头咯咯咯直乐,随后亲昵的在他颈窝处蹭蹭。

幺儿抱着沁沁来到沐小漓面前。

沐小漓把手中小鞋,交了出去:“你给她穿。”

看着女儿这不值钱的样子,好吧,她无话可以说。

越看越不值钱。

幺儿给沁沁穿完鞋,试探地问道:“我能带她去玩吗?”

沁沁抱紧幺儿脖子:“要去。”

对上女儿那水汪汪又带着点委屈的眼睛,她一句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摆手让他们赶紧走。

都说女大不中留,这才四岁半就留不住。

二人走后,沐小漓对月泽道:“我去隔壁把滢媃、心蕊带回来。”

月泽想跟着一起去,沐小漓没让。

一甜身边坐着两个雌崽,一大一小,一个面容清冷的小女娃,乌黑的发丝,容貌与哲准有五六分相似,明明虚岁才七岁。往那一坐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另一个和瓷娃娃沁沁生的一模一样,小短手努力在给自己喂食。

周身围绕着许多大毛绒,愣是一点不感兴趣。

一甜正殷勤的讨好自己相中的未来儿媳滢媃,水果都是剥现成,肉干果干都是切成小块堆放在滢媃面前。

滢媃是哲准的崽。

沐小漓:“……”附近就她家雌崽最多,自此吸引很多雄性幼崽。

大女儿浅浅武力值拉满;二女儿滢媃给第一眼很冷不好相处,相处久了就会发现软糯糯最乖还有点小内向,反差真的很大;三女儿沁沁很双标那种洁癖心眼最多,撒的一手好娇,四女儿心蕊和她这个母亲一样贪吃,性格上……

一甜起身热情招呼:“小漓你来了,快过来坐。”

滢媃软糯糯地叫着:“母亲。”

沐小漓拉着她小手,靠近坐下:“怎么没把你家小雌性带出来一起晒太阳。”

滢媃顺势往母亲怀里一靠,单手搂着母亲。

心蕊捧起自己的小碗,坐到沐小漓另一侧,叉了一块果子喂给母亲。

一甜往嘴里放了一块果子:“天天除了吃就是睡,一天比一天胖,根本说不听,对了,你家……”顿了一下“大头怎么没跟着一起过来。”

沐小漓嘴角动了动,豹崽完全复制洛尘的性子,每天都在以不同方式闯祸,很让人头痛:“不知又跑到哪儿去惹祸。”

有句话叫说曹操曹操到。

她们这聊的不超过十句,只见一只豹子抬着前爪,三条腿往她们这边挪动。

然后贴着沐小漓近处坐好,嗷嗷叫,那叫声非常可怜。

沐小漓淡定自若,看都懒得看它。

心蕊边吃边说:“哥哥你又被打了,这样看好可怜。”小脚碰了下大头受伤的豹爪。

大头光顾闭眼叫,这轻微的触碰它自觉忽略。

心蕊放下碗,从凳上跳下,小手在大豹头上拍拍:“哥哥乖,我去叫父亲帮你治爪爪,你再忍一会,心蕊心疼你。”

大头有一秒的感动。

看着跑开的妹妹,想去追,又懒得动。

不多时,心蕊牵着洛尘出现,画面十分融洽,樱草黄的眸中满满的都是溺爱。

洛尘看到大头,表情变得特别凶。

大头见到自己父亲,声音戛然而止,有些心虚,爪子想放下又不得不抬着。

心蕊:“父亲你快看,哥哥又不听话,偷偷出去打架,还被打断腿,真的好给你丢脸。”

沐小漓:……

滢媃用手戳了戳被吓愣住的大头:“还不跑,等着父亲揍你?”

大头也不装可怜了,三两下跳到墙外,急急避打。

亲生父亲不待见自己崽崽,全家只有洛尘这个奇葩做的出来,每次教育崽崽都下狠手。

洛尘具体为什么不喜欢大头,无人知晓。

作为母亲,她终究是心疼自己那记吃不记打的儿子,对欲要兽化的洛尘撒娇:“洛哥哥,抱我回家呗,累了。”

心蕊本还想往火里添添柴,接受到母亲警告眼神,只能嘟着小嘴巴不说话。

洛尘瞧了一眼豹崽逃跑的方向,将沐小漓打横抱起:“墨漓又在挑战他父亲,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沐小漓:“走。”

她能说啥,看看去吧。

作为一个被儿子天天惦记的主,好在墨漓并没有对她有非分之想,只是想着赢过父亲,然后缠着她陪着。

要是儿子说一句jp,她估计都能疯掉。

就是说蛇崽为什么要要有传承,和其它崽崽一样多好。

两大两小往打斗的地方走,后边两个小的不停的对着话。

被滢媃牵着的心蕊小嘴巴不停地抱怨:“明明我和姐姐才是小雌崽,为什么父亲们都喜欢抱母亲,路这么远好累。”

滢媃耐心解释:“父亲告诉我,雌崽长大以后才会有像父亲们一样的雄性抱。”

心蕊:“大父亲净骗人,沁沁都天天有幺儿哥哥抱,就我两个没人抱。”想想好像漏了什么,又补充一句:“浅浅姐,也没人抱。”

沐小漓:……

一条黑色蟒蛇不停对白蟒蛇发起攻击,都没有什么实质性伤害。

沐小漓无奈的叹了口气,从洛尘身上下来:“天天打不累吗。”

“言桦,小五呢?”

言桦四周看了看:“应该又躲进某个草丛,我把他找回来。”

沐小漓拉住言桦对缠斗的两条蟒大喊:“墨漓!小五弟弟又被偷走了!”

这招百试百灵。

下一秒,墨漓直接不打钻进草丛里寻找小五。

她家幼崽天天被偷,无论雌崽还是雄崽,不是这个丢就是那个丢。

也就辛苦墨漓了,他对弟弟妹妹都挺好,典型护犊子。

言桦望着墨漓离去方向:“你这样天天骗他,他会生气的。”

“不骗他能怎么办,劝也不听,天天和自己亲爹打。”沐小漓道:“我不是生儿子,是给哲准生了个对手。”

哲准直接将人抱起:“不是不喜欢看打架,怎么过来了。”

沐小漓环住他的脖子:“你打儿子,我心疼。儿子打你我是既生气又心疼,你俩打架的原因还让我很无语。”

哲准解释道:“以前他是为了抢你,现在他只是想赢过我。”

“回家吧。”沐小漓将头埋在哲准颈窝,蹭了蹭。

话音刚落,墨漓卷着小五回来。

心蕊伸着小手跑过去:“哥哥抱抱。”

墨漓和小五同时化成人形。

墨漓绕过心蕊,去了滢媃那里:“哥哥抱你回家。”

滢媃懂事的说:“我可以自己走,哥哥去抱妹妹吧。”

心蕊又看向小五。

小五也很为难,他力气小,妹妹重,抱不动。

最后,

言桦抱着滢媃。

洛尘抱着闹脾气的心蕊。

墨漓和小五并排。

他们刚到家。

小霸王就出现:“墨漓哥哥!”

墨漓如临大敌,掉头就跑。

浅浅拔腿就追。

两个崽崽一前一后消失在湖面。

祈安和南星出现在门口:“吃饭喽。”

好好告个别吧。

首先感谢读者宝宝的跟读,比心。

这本书本来是准备写个百万,不过多种原因只能写到这里。

有人会喷我烂尾,那也没办法。

这本书写的太考验心态,我也是个心态差的人,我努力了。

只是这本书完结,并不是他们的故事完结,他们的故事还幸福在我们看不到地方还在继续。

孩子们的故事,大家随便磕cp。

聊一聊作为本文最大争议的男主洛尘。

有人说我想设定一个外冷内热的男主给写崩了,No,洛尘就该是这种性格。

其实前后反差大的男主也挺不错。

剧情原本设定,南星和祈安必须死一个,老六原定是泸轲的哥哥,不知道大家对他还有没有印象。

再谈一下宝宝们说有时候人设崩的原因,人都有七情六欲,在遇到某些事肯定会有一点变化。

一个温柔的人不可能总温柔。

一个凶狠的人也不能总凶狠,也会有温柔。

爱你们??????????????????????

下本还准备写兽世文,希望能比这次好,争议不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