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悠哉兽世:兽王的极品娇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19章 番外3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沐小漓来到约定地方,左等右等迟迟不见沐之行带着父母过来。

一看时间都十一点半,服务员都来问过好几次,问她什么时候上菜,她都回一句再等等。

其中多次给沐之行打电话,沐之行都拿一句路上堵车敷衍她。

直到手机上的时间变成十二点,她再次打给沐之行,关机了。

她这下可以很肯定,自己被骗了。

抓起包包就往外跑。

另一边,

确定沐小漓出门,沐之行带着沐父沐母去了小公寓。

看喜洋洋的泸轲听到开门声,仔细辨别一下气味,熟悉的,就没动。

沐之行对二老说:“坐着那个就是小沐沐带回的小男友。”

泸轲听到沐之行声音抱着个靠枕回头盯着他们,学着沐小漓招待朋友的方式,站起身。

“坐。”

沐父沐母将泸轲上下打量一番,长的挺正常一个男孩子。

三人坐到沙发上,二老继续打量泸轲。

沐父一脸严肃,确切说严肃过头了。

沐母带着浅浅笑,声音温柔地询问:“你也坐吧,你和我们沐沐怎么认识的。”

泸轲坐下后答道:“兽城篝火会。”

沐母继续问:“你是兽人?”

泸轲:“是。”

沐母:“你在原来的世界是什么身份?”她想问得是兽人怎么区分。

泸轲:“王子后来变成王。”

沐父冷哼一声:“胡说八道。”

沐母示意他不要说话:“我和沐沐爸爸想看你变身,你看……”

泸轲:“沐沐不让。”

沐父:“我就说是这小子帮妹妹骗我们,你还不信,非要过来看看,现在信我说的话了吧。”

接受到父母责怪的眼神,沐之行没有为自己反驳一句,相当平静的开口:“沐沐不让你变身那是你们的事,你现在要是不变身,以后再想见我妹妹可就难了。”

泸轲:“你要把她藏起来?!”

沐之行:“可以这么理解。”

泸轲:“我变身给你们看,是不是就不会把她藏起来。”

沐之行:“嗯。”

话音刚落,只听嘭一声,衣服碎片四处飞落,一只体型巨大的狼出现在他们面前,呲着牙发出低吼。

沐父脸上平静,心里也被惊的不轻。

沐母捂着心口,人都快傻了。

等沐小漓赶回公寓,果然和她心里猜想的一样,狠狠的剜了沐之行后脑勺一眼。

亲切地唤了一声:“爸爸,妈妈。”

沐母抱着许久不见得女儿,泪流不止:“我的沐沐。”

沐父:“臭丫头。”

沐母一会问这,一会问那,问得最多的就是那边苦不苦。沐父想插句嘴都难,嘴里不停重复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两个小时后。

一阵肚子饿的响声打破这份久别的温馨画面。

沐小漓靠在妈妈怀里,脸上挂着泪痕,笑眯眯的看着沐爸:“爸爸你饿了,我去给你做饭吃吧。”

听这句话,沐母除了欣慰就剩心酸,她可从不舍得让女儿下厨房做家务。

那边生活一定很辛苦,可从女儿的外貌来看,还是原来那个在她心里长不大的小女孩,并没有任何过苦日子迹象。

“我去吧,你们聊天。”泸轲说完直接起身去厨房穿好围裙,开始准备。

沐母当即就想起身去帮忙。

沐小漓在沐母脸上亲了一口:“亲爱的妈妈,爸爸今天让我给你们秀一下厨艺,你们点评一下。”

从隔断玻璃可以清楚看出,里边忙碌的两个身影,看着女儿熟练的动作,她又偷偷抹起眼泪。

厨房里沐小漓和泸轲默契配合着。

沐父将他们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频频点头。

简单做了六个菜。

沐母是个感性的人,特别容易哭。

沐父在身边不停安慰,其实他也想哭,不过作为顶梁柱,忍的住,红了的眼眶还是出卖了他。

吃完饭,沐母拉着女儿又开始拉家常。

沐父将泸轲带进了卧室谈话。

沐小漓这边不能敷衍妈妈,又要分出心思担心泸轲被爸爸教育。

卧室很安静。

不知道的人,会以为里边没人。

一晃时间来到下午五点。

送走爸妈后。

沐小漓问泸轲,爸爸找他谈了什么。

泸轲将沐父的话学了一遍:“爸爸让我尽快适应这里,到时候给我安排工作,让我挣钱养你,稳定下来,我们结婚。”

沐小漓一阵无语:“你怎么回答的。”

泸轲多半没听懂:“我说只要和你在一起,都好。”

沐小漓盯着泸轲看了好一会,愣是说不出一个字,爸爸说的他不动,没事的,没事的。

泸轲:“我一直想和你结侣,在那边没机会,在这边我想再努力一下。”

沐小漓承认自己心里有感触,将抱枕丢向他,低骂了一句:“执着鬼。”

不知不觉,回现代已经一个多月,沐父经常要求她带泸轲回去,解释过,没人信。

在此期间,泸轲也和沐父学到很多东西,越来越贴合一个现代人的行为举止。

沐母对泸轲也是很喜爱,学习能力快,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处处透露着对女儿的疼爱。

系统也一直没有开尊口。

这天从父母住处出来,沐小漓就给白雨霖打了电话,约她去上次高空蹦极处。

听明白沐小漓叫她来的来意,白雨霖连连拒绝:“不行不行,上次我是喝多了才干的蠢事,这次绝对不行。”

“你不按照我说的做,我就把你丢河里喂鳄鱼。”这次换沐小漓拎着白雨霖往上走。

一切准备好。

白雨霖都快被吓哭了:“不踹行不行?”上次把沐小漓踹没了,她清醒后,都要急疯了,这次还要她干这事,怂了。

沐小漓态度坚决:“不行。”

白雨霖闭上眼,咬牙一狠心,一脚踹了过去。

沐小漓体验了一次双人高空蹦极,什么都没有发生,依旧在现代。

白雨霖看到她没消失感动的都哭了,谢天谢地这一脚没把她再次踹没。

沐小漓心里别提有多失落难过,真的回不去了?

为了庆祝沐小漓没消失,白雨霖主动要求要请二人吃饭。

包间内

沐小漓看着一桌子以前爱吃的菜肴提不起半点胃口。

只对大绿棒子亲,一瓶接一瓶往嘴里灌。

白雨霖拦都拦不住:“亲爱的你这干嘛,好不容易一起吃个饭,你光喝它,怎么受的了,来,吃点菜。”边说边对泸轲使眼神。

泸轲轻声说:“你不开心,我陪你喝。”刚喝一口,他发现这里装的水好难喝。

白雨霖:“……”不愧是一对。喝吧,喝吧,我负责买单送你俩回家。

独自吃食物感觉也没意思,起了一瓶跟着一起喝。

沐小漓五瓶大绿棒子下肚,人显得很平静,看着泸轲突然笑了:“喝不惯就别喝了,你不这么做我也知道你心意,为难自己干嘛,多傻。”

“知道我们住哪吧。”

泸轲放下手中绿瓶,肯定地回答:“知道,xxx。”

“我和她喝,一会记得带我回去,别把我丢马路上,很危险的。”沐小漓转头对白雨霖道:“认识这么多年,陪我醉一回。”

白雨霖撇撇嘴:“你有人带回家,我可没人接,要是去你那喝,我还能陪,今天就算了吧。”

沐小漓白了一眼:“不喝拉倒。”

白雨霖在此期间劝了很多次,喝多了就想去厕所,沐小漓脚步有点飘。

白雨霖凑到泸轲身边:“她喝成这样你都不管?你是怎么当的男朋友?”

泸轲睨了她一眼,拿起包包背在身上,没说话,起身去追沐小漓。

沐小漓看着镜中自己,头晕乎乎的,甩甩头,努力保持清醒,好长时间不碰,胃里还有点不适应。

一开门,就看到泸轲站在外边。

“男厕所在你身后。”

泸轲:“我们现在回家。”

沐小漓:“着什么急,还没喝完呢,喝完再走。”

泸轲直接将她抱起,边往外走边说:“一直装温柔,我累了,也不想装了,我珍惜你,也想得到你,在我得到你之前,你好好爱惜自己。”

沐小漓也不知道是喝了酒胆子变大,还是脑子犯浑,说出一句让她意想不到的话:“所以呢?你想睡我?”

泸轲抱着她走进一个无人小巷,将她放下扶稳,才咬牙切齿的开口:“是,一直都在想,把你压在身下狠狠欺负一番,看你哭,听你叫着我的名字求饶。”

沐小漓就那样呆呆地望着他,脑子反应有些不灵敏,过了好一会,才噗嗤一声笑了。

“酒喝多了,耳朵都出现幻听,回家吧,胃里有点难受。”

泸轲把要逃的沐小漓又给抓回来:“看看我,我就在你身边,看看我不行吗?”

沐小漓身子往下一蹲是想逃,不成想腿上一软,坐到地上。

泸轲捞起她,气又没脾气,长叹一口气:“带你回家。”

出租车上,沐小漓吹风看着窗外,说醉了吧,发生什么说了什么还能记住,说没醉头晕,胃里翻涌想吐。

以后可怎么相处。

泸轲懊悔自己把话全说了,她以后会不会躲着他。

一路无话。

回到家往床上一趴,不想面对,就装睡。

泸轲帮她脱了鞋,盖好被子才出去。

听到卧室关门声,她瞬间翻了个身,手背贴到额头上,小声嘀咕一句:“要死了。”

泸轲就坐在门口怕她逃跑,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他对这里不熟不能让她坐上超大会飞的飞鸟不见。

感觉不好,沐小漓捂着嘴急忙往卫生间跑。

泸轲从地上站起贴心的给她顺着背,眸子满是担忧:“怀崽崽了?”

沐小漓边吐边对他摆手,直到不吐了,才回了一句:“不是,酒喝多了都这样。”

漱漱口,又回去躺着。

泸轲跟到床边:“以后别喝了,太难受。再等等我,我马上就全部学会,赚钱养你,好不好?”

沐小漓背对着他,闭着眼:“泸轲,我不是矫情,也不是故意吊着你,在兽世不接受,是想你去找个伴侣少的雌性。”

“现在你被我连累到这里,你不努力我也会养着你,这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在穿越到兽世以前我没谈过恋爱,想知道为什么吗?”

泸轲:“想。”

沐小漓道:“在这我生活的时代,只有钱和权是至上的,爱情就像一个笑话,这里的世界诱惑有很多,无论男女没多少人能始终如一,沉沦、堕落、无一不向钱和权低头。”

“你待时间长了就会深有感触,而且这里的女性很多,比我漂亮、可爱、有趣的一抓一大把,你总会遇到喜欢的。”

“现在你只是依赖我,等你完全适应这里,目光也就从我身上移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