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亡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峡山之战 2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今日,你也要死了。//Www、qb5.C0m\

卫亨左手抓着赵孤的长枪,右手挥动自己那一杆长枪,横着扫了过来。

赵孤猛然发力,却失踪取不回长枪,随即两眼一黑。

在濒临死亡的前一刻,赵孤猛然放弃了他无聊的高傲,丢弃了长枪退后三步。

卫亨左手一抖,长枪翻出两道圆环,霎时之后,两枪在手,卫亨再次直立身躯,两杆长枪矗立在地上。

宋军之中,有人翻出强弓,搭上箭羽,却不料,箭羽刚刚搭上还未拉开,便是一支尾羽透过了他的胸膛,临死之前,未想过其他,只是想到,好快的箭。

赵孤面色阴沉,身高将近一米九的壮汉随手从身旁的将士中抢过一杆长枪,口中爆喝:“杀!”

狭窄的营门边,两边不是营墙就是山壁,这一声吼,如同平地起惊雷。

大雨滂沱,已然到了晌午之时,天色却暗如黄昏。

赵孤一声杀之后一马当先,直直冲向卫亨,不过两步,长枪直直捅出,这一次赵孤用尽了全身力气,饶是卫亨去抓,也只能落得虎口崩裂,手腕折断的下场。

赵孤都冲了,其他军士自然也冲了,一丈的营门,瞬间堵上来三层十八个人。

卫亨冷眼,心中不屑,你以为我要躲?

天下枪棍,能超过方天定的有几个?恐怕没有,而卫亨每日跟随方天定已然如此长的时间,敢问耳濡目染之下,枪之一术,何等强悍。

点枪术,当赵孤的长枪到时,卫亨挥动右手的长枪,点在其枪身上,用力一震,便让那如猛虎下山的一枪枪势尽泄。

这一招是方天定震字诀的演化。凡是和方天定走得近的魏国武将,都会这一招。

赵孤枪势泄了,还有另外十七个人。

一名兵卒枪尖略转,划出一道弧线猛然插向卫亨的左腿。

卫亨毫不客气左手鼓动,一股力道暴起,左臂猛然胀大了一分,手背之上,青筋暴起,如同盘札的青龙,更何况是手臂?

那一枪,后发先至,挑断了那出枪宋国兵卒的手腕,随即一挑,划破了他的喉咙。

这杆枪本来是赵孤的,何其锋利宝贵,划过兵卒的喉咙,看似没有触到,其实那锋芒已经深深的从血肉中经过了。

兵卒手中长枪落了,但是身躯依旧是前冲之势。

霎时间,巨大的冲力,以及脑袋后仰的力道汇聚在了一起。

于是乎,那兵卒的脑袋诡异往后落了,唯有一层皮,还连在肩膀上。

血水溅起一丈,果然是传闻中的血溅五步。

而此时,卫亨的左手枪头在右边,右手枪头在左边,正好是一个剪刀的造型。

卫亨眼中金芒一闪,左右臂同时转动半圈,猛然一划拉。

两杆长枪在空中交织出选你的黑影,携带着枪下跪地喷血的无头尸身。

好不霸气。

若是方天定在此,一定大喝:“卧槽,你发大招呢!”而这一招要是被后世的游戏建模工作者看到了,定然会出现一招双枪之剪·霸无双之类的狗血技能。

但是那一刻,确实是深深的震撼了当场的所有人。

赵孤怒火中烧,猛然一枪冲天砸下。这一下再不是震字诀就能解决的事情了。

卫亨举枪格挡,生生的被震退。

不是其想要退,而是雨天地滑,往后深深的滑了一尺有余。

宋军气势大振,再一次冲了上来。

卫亨冷哼,双枪划动,这一次便不是华而不实的格挡了,而是击杀。

荡开赵孤的第二击,卫亨左右开工,划拉之下,竟然连斩宋兵人头。

或是一枪在胸口留下碗大一个骷髅,或是捅的半边颈项喷血,实在暴戾。

转瞬之间,已过十八回合,若是算上其两只手两杆枪不同的招数,便是三十六招。

三十六招之间,第一波冲上来的人以然只有赵孤一人。

此刻赵孤真的孤了。

卫亨双手也有了些许颤抖,但是那炙热的目光,还是其高昂的头颅,都散发着强大的战意。

赵孤犹豫的瞬间,卫亨大笑:“十七个人帮你,挡了我十八回合,足够你死后向阎罗炫耀了!”

说着便是猛然发力,一枪横扫,赵孤手忙脚乱,立刻竖起长枪矗立在地上,那枪尾深深的戳进了泥土,荡起的泥水仿佛是赵孤的呻吟。

横扫的一枪,震得赵孤一颤,那深深戳进泥土的枪尾甚至被震开的往右移了半尺。

而卫亨却是不停,挽枪便是一砸。赵孤情急之下左脚立地,右脚犹如虎尾,剪的却不是敌人,而是插在地上的枪杆。

那一刻,赵孤手上发力,右脚背把枪杆踢往了右边。接着就是一个斜跨马步,长枪横举。

由于赵孤太高,长枪举得也很高,所以卫亨的枪,因该是枪势未满就被弹开了。

饶是如此,未满的枪势竟然震得赵孤全身颤抖。

第三枪,卫亨直直捅出,赵孤全身颤抖,旧力已去,新力未生,颤抖道最后才就将手中的枪猛然的扫出。

只是此刻,卫亨的枪,已然到了赵孤的胸前。

只是微微弹开了些许,却还是捅入了赵孤的胸膛,左骸。

那捅入赵孤胸膛的长枪,却被赵孤自己压的弯了些许。

可想而知,这自己造成的撕裂感,是如何的恐怖。

赵孤愤怒的仰天,天若不公,我奈何,我奈何!

“吼!”这一刻,赵孤已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股意志,一股不敢的意志,若是世上真的存在厉鬼,那么赵孤恐怕就是下一个黑山老妖吧。

死不瞑目,哪怕是卫亨撤回了长枪,赵孤也没有倒下。

话本中总说那子虚乌有的杨七郎死时以枪撑背,始终不倒。而赵孤,却生生的站立,若不是卫亨亲眼看到自己的长枪戳进了赵孤的胸膛,恐怕还以为他还活着。

世界总是那么残酷,世上也没有什么公平,若是公平,也不会有争斗,有战争。既然没有公平,那么就要去欺压别人,也不能让别人欺压。

卫亨看着不倒的赵孤,轻声道:“单手,三招,一招不多,你今天死了!”

死了吗?今天死了。赵孤不知是在风吹下,还是这句话的吹拂下,轰然倒地。

砸起一地泥水。

不知其死前,想到了做屠夫的父亲还是做皇帝的太祖,亦或是那个金灿灿的皇位。

营门不大,所以只能冲上来十多个人,而后面的,看到血肉横飞的场景,更是被震慑当场,不敢前进。

卫亨看着赵孤倒下之时,眼角却闪过一丝黑影。

箭塔上,背峞军的兵卒张开嘴正要大喝什么。

卫亨却是左手一动,挑飞了那黑影。

转而一看,竟然是一杆矛。

只是,莫非你以为你是典韦不成,还想飞戈杀人?

卫亨瞬间便看到了那个手中无矛的人,既然你没了武器,送你一把!

想着,便是抬起左手,左右手换枪。随即用右手猛然一掷。

一杆长枪直直飞出,穿到了那手中无矛的兵卒胸膛之上。

其后面的人看到卫亨的动作之时,已然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了。

却没料到,根本没移开多少,那杆长枪已然带着那兵卒飞了过来。

直接将枪钉在地上,而那名将士也没有倒地,而是诡异的斜斜的挂在长枪上。

与长枪形成了一个三角,定在地上。双手弹开,双目睁得很大很大。

卫亨这一刻,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未来,我不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但是,有我守着的门,不要想着随意攻破。

背峞军的兵卒似乎已经习惯了荣耀,没有丝毫变化,继续扫视着身边的一切。

郑牧只能继续苦涩的眨巴眨巴眼睛,这样的军队,恐怕随意拉出一个士兵就能把自己的副将打趴下,七百个人,至少有一百多个不是自己能对付的。恐怖啊。

摇摇三百步之外,黄姓将军愕然,随即拉着报信的斥候衣襟道:“赵孤和对方斗将了?”

赵孤竟然死了?赵孤的实力,黄姓将军可是了解得很,整个队伍中,比他黄煜强的,就只有一个赵孤,要不是这小孩儿太年轻,恐怕远远不止一个副将而已。加之其皇族血统,恐怕日后就是封侯拜相,怎么就死了?

那报信的斥候摇了摇头道:“赵副将军以斗将为名骗开了对面的大门,然后带人冲营。对面只有那个背峞军的代统领一人站在门口,一个人便压下来赵将军和他的十七个护卫,不过十数个回合,就把他们都杀了。”

十数个回合,把吧赵孤和赵孤手下各个都是三流强者的护卫全杀了?

黄煜大怒:“命令前军突进,齐射!”

斥候默然转身,疾驰而去。

转瞬之间,突进的一千多人宗,混杂的弓箭手猛然齐射,饶是背峞军士也不由有些胆寒。

近距离之下弓箭的威力如何,他们自己最清楚。

卫亨一见苗头不对,随即冲出三步,左手拉着半边营门就要关上,营墙之上,两名兵卒也用尽全力转动那门柱上方的横杠,意图关门。

这个时候,那些站着被震慑的宋军却反而冲了上来,你要关门,你逃了,你都怂了,就该爷爷们儿一把了。

这就是战场上的定律,敌退,自然我进。

卫亨不得不停下动作,开始挥舞长枪,一枪一枪的当下一次次攻击,洞穿一个个胸膛。营门慢慢的关上了,因为方天定教交给他们的营门上,都有两个机关,可以考如同扳手一样的横杆,关门。

而宋军只要有人要拉门,便会被卫亨一枪挑开。

慢慢的门依旧关上了。

卫亨转头,松了一口气,身形也似乎更萎靡了几分,喘息了片刻,才道:“轻点伤亡。”

这一阵突如其来的箭羽,没伤亡是不可能。

最新全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