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亡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渔村生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身麻布衣服,头上长发在背后微微束起。wWw、QΒ5的特别。坐在江边的一块石头上,他目光深远,望着江烟渔火,出着神。如此普通的装束,也不能掩盖这个人

不因其他,只因为他那比左腿大一倍的右腿。

远处,一群渔家正在说些什么,其中一个笑吟吟的向他望了过来,他随即回报以微笑。才听到那渔家笑道:“方外啊,你小子一直在哪儿看着江里,能看出个龙王公主啊?”

方天定微微一笑,落下巨石,拿起拐杖杵着就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说道:“那当然看不出来,就算有,我也见不到啊。”

因为姓方,本来是本地姓,但是又是外来的人,所以村民们也不知是谁,给方天定取了个方外的名字。方天定也无所谓。

其他渔家也把注意力放在了方天定的身上,有一个渔家问道:“方外,你看着江水发呆这么久,还没饿啊。赶紧的,让你老丈人给你做饭去啊。”

此话一出,周围或是望天或是抖烟杆的渔家全部哈哈大笑,更有人附和道:“我就一直在想,老瓜头家的丫丫长得那么好看,我们村儿没男娃配得上呢,结果你这牙子从哪儿知道他家有个好姑娘,就来了?”

赵大叔笑吟吟的对他说道:“去去去,你这老货想什么呢,老不正经的。”

说着,赵大叔很自豪的说道:“我女儿,才不嫁给你们家里那些穷小子呢,没个三台箱柜子休想把我女儿带走。”

箱子就是香子,代表女娃,柜子就是贵子,代表男娃,很多地方娶亲,送彩礼箱柜子都是必备的东西。

方天定虽然腿上包了很大一圈,夹了很多竹片,但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方天定力气很大。

就前几天,方天定在村子里闲逛的时候一头牛冲了过来,估么是吃草的时候被蛇惊了。

渔村和农村不同,每个人家里不需要有田地,所以房屋聚集的很近,所以有很多人看着牛冲向方天定。

还有很多人出口叫喊,叫方天定让开,也有人呵斥牛。只是牛没反应。

当时方天定自己也愣了,不过不是被吓到了,而是在想,自己穿了个素色的衣服,又不是大红袍,这牛怎么对着自己撞?随即,眼疾手快抓住牛脑袋上的右角,往自己左手边一拌。

往自己左手边拌的缘故是怕牛落下去砸到自己的右腿,但是往左一拌就出事情了。

因为左边有一堵矮土墙,方天定竟然把牛直接翻了过去!

时候,那后面追上来的渔夫还对方天定道歉,方天定还没回过神儿来,反而掏钱电子说自己伤到牛了。

搞得那渔夫哭笑不得。

于是乎,村子里整日游荡的外来小青年,断了腿还没好的高大年轻人可以单手挑翻一头牛的事情就传了出去了。

话说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的,就喜欢八卦,由于是封闭的小渔村,倒是都处的很融洽,没有什么故意诋毁的八卦新闻什么的,所以传的都是那家今天网的鱼多,或是男人们一起到江上网鱼网到了奇怪的东西什么的。

对于这个小年青,所有人都有着自己的看法,于是乎,不过数天时间,方天定在七大姑八大婆口中就变成了武林高手。

你一想,这武林高手现在可是咱村子的人,肯定是好人啊,所以她为何断了腿,肯定是坏人弄的。

而且他是高手,怎么可能受伤?肯定是坏人用手段陷害的!

于是,一个高手整日游历江湖,救济穷人,却被人偷袭断了腿却逃脱的故事传了出来,传的还有板有眼的。

还真有汉子信了,再去送鱼的时候问了人酒楼酒家的人江湖上有没有姓方的高手。

那酒家想了很久,才想起,本地倒是没有这样的高手,但是姓方的绝顶高手还是有的,现在有个大环刀,便是姓方的。二十年前还有一个名为刀哥的人的传闻,也是顶级高手。

大环刀是谁到是不重要,那二十年前的刀哥不就是方天定他爹方腊么。

那汉子还回来一本正经的问方天定到底是哪一个。

方天定也一本正经的对他说:“你看我二十年前能拿得起刀么?”

那汉子一想,也对,你这货一共也就二十几岁。看上去倒是有些太阳晒出来的小麦肤色,面庞也有些岁月的痕迹,但是也顶多二十多。

这还是方天定在北方呆过的缘故,要不然,恐怕看上去就一刚满二十的青年。

于是乎,汉子就问方天定是不是那个大环刀,方天定倒是很老实的说道:“我会些武艺,不过我会的是枪,到不怎么会刀。”

其实,方天定学的很杂,虽然没学过,但是整日看到叔伯们用各种武器,对于每一种武器都很了解。就算方天定拿一把刀,也一定比所谓大环刀牛,逼的多。

哪怕方天定空手,对付江湖上的顶尖高手也用不了超过五招。因为,他是方天定,天下少有的宗师。

当年叱咤江湖的郭德威以水匪之名叱咤绿林,却也不是方天定四枪之敌。可想而知方天定宗师身份不是盖的。

于是乎,方天定成为了方赵岗少年武术班总教头。

那些少年都觉得可笑,一个断腿,如何做自己的师傅,不是恶搞么。

只是,看到方天定一掌拍碎一块大青石条之后,都惊愕了,表示一定听话。

大青石条,不是石板,是石条!一个石条,起码两尺宽高,一米多长,直接拍成了很多块。

找个石匠师傅问问,一个錾子,一个二锤,起码敲二三十下才敲得断。更不要说碎成这样。

渐渐地,众人经常看到方天定有些惊人的举动,不说其他,一条腿端鸟窝,就没人见过。

而村里的人也都知道,老瓜头家可是有个快到婚嫁年龄的丫丫。所以才打趣赵大叔和方天定两个。

一个渔夫随即笑道:“方外这牙子,可不是一般的高手,就算在那个大户人家做个武教头,或是去镖局当镖师,恐怕也用不了多久就能赚到彩礼钱吧,哈哈!”

另外一个渔夫却是不屑道:“你脑袋瓜子有毛病吧,谁能请得起我们方外做武教头啊?我可是在城里问过了,你们是没看到那几个武夫听说方外能一掌劈断条石的脸色,想想也是,这人肉,手掌,能有石头硬?”

方天定在一边尴尬的讪笑,这武艺水准还能用力气评判,若是阿杰出手,一掌拍倒一面墙,不知道他们会怎么说(说到这儿,上观想起了两个人,一个是狼毒花的常发,一个是亮剑的和尚,和尚可是一个人踢倒了一面土墙。是我最喜欢的电视剧人物了。)

方天定一看宗渔夫都坐在矮石头上,今儿好不容易出太阳,他们都把渔网拿出来晒,真的应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句话。

不过,要是网不晒,还真要烂。

这些矮石头,估计是这个渔村祖祖辈辈的男人们坐下来一直坐到今日的。

只是自己的腿正在愈合的关键时期,也不敢缩腿坐,随即就把腿伸直,手撑在地上缓缓的坐了下去。

一个渔夫笑着说道:“天下第一武林高手,坐石头伸不下腿了,想来是长江太小,河滩太窄不好施展吧?哈哈!”

方天定真想来一句,我勒个去,你是说书的吧,不过却还是笑道:“刚叔你不去写话本小说都可惜了,你就写一本,对了写一本展昭和包青天的故事,就叫三侠五义,到时候随便编八个高手,把我放在第一第二我都无所谓。”

这村,不是姓赵就是姓方,方大叔,赵大叔这样的称为都走不通,要把称谓精确到名字。

方天定伸了个懒腰道:“渔村的生活真好,我都不想走了。”

一个渔夫眨巴了两口烟,说道:“那就不走了呗。”

说着,把手中的烟斗递给了方天定。

方天定本以为,烟草是十九世纪西方殖民者带来的东西,没想到这个时代便有人吸食烟草,随即来了一口,很呛。真的很呛,把五根红梅一起抽,顶多有这个一半的味道。

方天定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把木烟杆低了回去,说道:“这东西挺好的,哪儿来的啊?”

那渔夫哈哈大笑道:“挺不错的啊,这么大一口竟然没晕,这东西叫做艾草,这个叫烟杆。用来抽烟的。我爷爷曾经去过苗族,哪儿有人用竹筒做成烟杆子吸烟,吸得是他们那儿的一种草燃起来的烟。后来我爷爷他回来之后发现艾草和红薯叶儿晒干也是这个味儿。我们村子有好几个老头子都喜欢抽,我们这些大叔就我几个喜欢抽。”(红薯有两种,一北一南,北面的叫山薯,中国从东汉三国时期开始种植。南面的叫做番薯,从印度传入。)

原来这就是土制烟草。

方天定不由怀恋,当年不过二十岁,却已经有了一年的烟龄。倒了这一世,虽然身体没有抽烟的经验,但是灵魂已然习惯了烟味,虽然,是一股很浓烈的烟味。

方天定闻了闻空中的气味,不由摇头道:“有些晕,这个东西吸得少,对身体有好处,吸得多,有害。”

赵大叔才对那拿着烟杆子的刚叔说道:“老瓜瓢听到没有,咱们天定可是会医术的,他说吸多了不好,就是不好。”

听了半天,原来老瓜瓢,老瓜头不是名字不是姓,而是骂人的话。当然,认识的人说,更显得亲切。

那老头才看了看道:“一天不抽,吃不下饭,老了,老了,也就算了。”

一个老头看着他道:“你爷爷留下来的传家宝,抱紧点!”

方天定看着远天,不由大笑,这才是生活,不知为何,想起了当年的寝室生活,这些可爱的中年大叔,丢到后世一定是萝莉的最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方天定大笑,吼道:“喔哦!马儿啊,四条腿,长江啊,全是水!”

最新全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