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亡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五章 找上门的徒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渔村的冬天,来临了。\\wWw.qb5.com//一场风雪过后,遍地都是茫茫枯叶与皑皑白雪。

立冬之时,方天定又拉出了些钱,让赵大叔给丫丫置办几件衣服,花棉袄。

锦帽貂裘似乎也不是这附近能买得到的。所以花棉袄已经比较上档次了。

赵大叔正值壮年,捕鱼的本事很强大,所以有些家底,从赵大叔家里养的鸡鸭从来不卖就能看得出来。

方天定也跟随赵大叔去送过一次与,做了一次小小卖鱼郎。

而赵大叔本来就准备给丫丫做一件棉袄,而且还给方天定计划了的。

不过方天定一副身体强壮的样子,大冬天的穿两件就到处晃去了。

说起来,那两件还有一件事丫丫逼着方天定穿的。

要知道不管冬夏,方天定一般都是一袭白衣,根本不惧严寒。但是丫丫却不这么想。

用丫丫的说法是,一件到处都是洞洞的麻布衣服能挡得住什么风雨?

于是,在丫丫的强迫下,方天定就穿上了衣服。

上一次,买药之后钱袋子里面还留着大部分的钱,赵大叔也不要,就直接还给了方天定。

于是乎方天定就成了白吃白喝户。

趁着过年的机会,方天定又拿出了钱袋子,真的是有钱没地方花。

其实,这就是小渔村,本来就没有要用钱的地方。

房子屋顶破了,找人修,都没人管你要钱,管饭吃吃一顿就好。

方天定在村子里,教小孩子习武,已经走上了正轨。

当然,不是方天定的教学走上了正轨,而是小孩子的学习走上了正轨。

有的小孩,枪挑大龙,已经能坚持一刻钟了。这是如何强悍的基础。

当然,方天定只教枪。所以,所有的小孩也是学的枪。

雪地中,这些小孩子都穿的很少,甚至没有人穿棉袄,穿得最多的也就三件单衣。

很多小孩一阵乱舞,仔细看了之后却觉得连绵不绝。

枪势无常,无常枪。

学不到神,但是其形,已然被这些小孩子玩转了。

一些小孩在舞枪,一些小孩却在连大龙术。

左手臂,肩膀,右手臂,白拉杆子挑成一条直线。

这一招,恐怕要成名枪术名家才能教的出来。

因为,这个造型站久了容易造成肌肉劳损甚至是筋腱断裂。若不是名家,断然找不到其中的诀窍。

雪地在下,山崖在后。

低矮的山崖上,有一片枯木。阳光下,雪地有些影子,是踩过积雪的痕迹。

一颗枯木之后一道人影转身离开。

离去之时若有所思。

这偏远山区,如此荒芜之地,竟然隐藏了一名高手!

知道日头渐暗,已经到了快要天黑的时候,方天定再次来到教少年们武艺的地方。

又演练了一遍无常枪的固定招数,才开始纠正少年们练错的地方。

指点了之后,才对众多少年说道:“你们先练着,师傅回去了。”

众少年点了点头,其中不乏刻苦之辈,练到月上枝头也不一定就会回去。

方天定出了林子,撑着拐杖转而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山上。

矮山上,方天定一步一步走了上去,看着林子侧着头,说道:“出来吧。”

林中人想了很多,想的最多的却是,自己藏得如此隐蔽,如何被发现的。

方天定看着那棵树,缓缓道:“你是江湖人吧,找我做什么?这个平静的小山村,可惊不起风雨,没有血雨腥风。”

树后的人才缓缓的走了出来,低声道:“你很强!”

方天定扯了扯自己的麻衣,说道:“哦?何以见得?”

那人低声说道:“整个边境,不管是魏国还是宋国,都没有比你更强的了。”

看来此人,乃是游侠,或是刀客。

方天定淡然一笑:“我不过是个瘸子而已。”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腿,笑的很牵强。

那人抱刀而立,朗声道:“聂政毁面,尤是天下第一刺客,断腿又如何?若是有一匹马帮你,天下恐怕没有多少人是你的对手。”

没腿不能走,但是有马儿足以。

方天定没有说话,那人才续而说道:“能和我打一场么?”

方天定很诧异:“你不是说天下少有敌手,整个边境线上当属最强么,为何要和我打?”

那人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一,你腿断了,此时最弱。二,若是我连挑战一个受伤的人的底气都没有,如何成为一代高手。”

方天定摊开手,说道:“出手吧。”

那人缓缓拔出胸口怀抱的长刀,刀鞘丢在一边,冲了出来。

直到此时,方天定才借着最后的阳光,看清此人的长相,是一个青年,年龄不大,估摸最多二十多岁。

只是,方天定有着两世为人的经历,又位高权重,故而见到比自己还大的人,也觉得是年轻人。

那人刀鞘直直插入地下,人却已经冲到了方天定身前,刀意很明显。

没有丝毫花哨,直直对着方天定胸口而去,没有一丝犹豫,心性坚定。

方天定一直未有动作,那人也没有做出应对,一直往前冲着。

直到刀尖离方天定胸口不住寸于,方天定才猛然一动,却不是挡,而是一巴掌打在刀面上。

长刀呼哧一声,飞的老远。

那刀客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远处的刀,最后才把目光停留在了方天定身上:“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也不是江湖上的无名之辈,没人可以一招打败我!”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从一流到超一流的路途上,最基础的就是料敌先机。

自从他出手开始,方天定就在看他这一刀的弱点。

其实这一刀几乎没有弱点,目标明确,杀意泯然。

但是,这一招,却缺乏一点最基本的要素。

那就是出刀者的腕力。

刀都握不紧,何谈对敌。

方天定转身便要走,那人随即跪在地上,猛然磕头道:“请前辈明示,晚辈错在哪儿?”

听到磕头声,方天定才转过身来。能把铺满了枯叶的地上磕出响声,不可谓不真诚。

想到这儿,方天定才说道:“刀都握不紧,如何出招?”

那人才一脸失神,喃喃道:“刀都握不紧?”

传闻中,隐藏在方赵岗的高人,一掌能拍断条石,如今看来,恐怕是真的。

看到他如此迷惑,方天定才说道:“学武,练的就是精气神。练外就是练力量,练内,就是练神。你本来是走的事内家的功夫,最后却硬要投入到外家的功夫中。虽然方向是好的,想法也是好的,但是你连身体都没练好,就把以前练出来的招式摒弃,如何能再出招?”

原来如此,刀客才明白,自己本来是走路的,没有长翅膀,却想飞,当然飞不起,随即继续磕头道:“求师傅收下徒儿!”

方天定这才愕然,难道自己还要再民间,在武林中留下传承不成?

想一想,太祖长拳,便是宋太祖留在世人间的武艺,自己真要留下一门枪法?

但是,看着眼前的人,方天定却不知道怎么办,对这样的倔强的人,最是没有办法。

最后,方天定才缓缓道:“如果有一天,我一巴掌拍不掉你的刀,那我就收下你这个徒弟。”

看了看山下的林子,都有这么多小徒弟了,也不差这么一个大徒弟。

那刀客才起身,道:“我叫傅椽涛(chuantao),我一定会成为你的徒弟的!”

起初,方天定还没觉得怎么样,直到有一天,有个村名发现有个地方莫名其妙多了一座茅屋。

本来还以为是村里谁盖的,但是众人都说不知道。

于是他们围到了茅屋边,看到了那个怀抱长刀的人。

这些村名当然猜了出来,这人是武林中人,随即找到了方天定,以为此人是方外的仇人。

方天定却让他们不用理会那个新来的。

这个新来的,也没有多神秘,每天的行踪几乎全村人都知道。

因为此人每天都跑到那些少年练枪的地方去看,于是全村人都知道,这人想学艺。

很明显,方外没有收这个徒弟。不是其他原因,一定是这个人太蠢了,你想啊,村里就没有那个小孩被方天定说是不教的。唯有这个长得高大,看上去就有侠义气的人,方天定不教。

一定是这人太蠢了。

冬天,不能到城中补给,唯有一袋粮食的傅椽涛也不知道该怎么过。

最后决定了去林中狩猎。

狩猎,不带长弓,而是拿着一把刀,可想而知了,山上可没有那么蠢的兔子。

第一次去,弄的狼狈不堪,第二次去,依旧狼狈不堪。

直到很多次之后,有人看到傅椽涛扛着一头牛犊那么大的狼走进了村子,众人才知道,原来这人本身就是高手。

却死乞白赖的要跟着方天定学艺,可想而知,方天定是何种高手。

而傅椽涛也发现了,进入山林狩猎对于自己的体魄十分有帮助,自己看上去羸弱的身体,竟然有了雄壮的感觉。

又来到林间,看着那些少年,愕然发现,少年中最厉害的,恐怕已经能算流数了,在也不算无名小卒了。

要知道,这可是些少年,这里也不允江南四大高手府邸,也不是数个大门派的传承。

傅椽涛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书籍找到方天定。

又是一巴掌,长刀又飞了。

最新全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