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亡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七章 等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吃一顿饭,被方天定弄的这么尴尬。wWW、qb5、Com//

但是,不吃饭的时候说这件事,肯定更尴尬。

吃饭,恰好是把所有人留下来听方天定说话的办法。

听到南京,或许大婶儿和丫丫还不明白其中的道道,但是大叔,已然懂起了什么。

大叔又吃了一会儿饭,才问道:“你有妻子了吧?”

这事情方天定虽然给丫丫说过,但是很明显,丫丫没有给大叔大婶儿说过。

方天定也只得点头,说道:“嗯,有一妻一妾。”

大叔听道有一妾,以为猜错了,才又问道:“那你可以娶三个妻子对吧?”

方天定愕然,所谓三妻四妾,其实是特权阶层才有资格的。一般的富人家里顶多一妻多妾,而一般的百姓也顶多一个老婆。

但是,大叔猜中了,方天定的确可以取三个妻子,正宫,东宫,西宫。(王侯公子才有这样的资格,而且也是古礼,到了后来几乎只有皇帝家才可以取三个妻子,皇帝是四个,正宫家三个贵妃。)

方天定才取了一个妻子,正宫乐琳。

而大叔问道这一句的时候,大婶儿和丫丫都是有些疑惑却又期待的眼神看着方天定。

儿女事,便是父母事,大叔大婶这么上心,放提阿尼的那个当然不可能说假话,只能点头道:“嗯。”

听道一个嗯字,大叔把筷子放在了碗上,就要有动作了。

方天定眼疾手快拉住了大叔的手腕,低声道:“大叔,先吃饭,吃完了再说。”

大叔听到方天定便是那个魏国大公子,大太子,天下兵马大元帅方天定,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下跪。

当然,方天定怎么可能让他下跪。

随即就拦了下来,只是,这个时代,百姓如何会不畏惧官员。

当然,这个时代,军官打死郑关西这种屠夫,也要亡命天涯,高衙内的儿子要抢一小小军官的老婆,也需要弄一出白虎堂的戏。

嗯,这个时代,实在太烂了,一个技工,就好像机械晷店子的两个小技工,工资比南京城曹尉还高。

虽然跪人不好,但是还好,没听说过这个时代有给狗下跪的。

继续吃着饭,方天定始终觉得气氛很尴尬,但是却始终不知道该怎么说。

虽然几人都很默契的拖延着时间,但是一碗饭始终只有那么多颗米,吃的再细,也吃的完。并且,很快就得吃完。

大婶看着其他三个都放下了碗筷直接就说道:“我去洗碗了。”

方天定则是看着大叔,许久才说道:“大叔,我有话给丫丫说,我和她出去下。”

大叔点了点头,方天定便和丫丫走出了门。

此时,门内看门外已然一片漆黑。

而门外却是星辰璀璨。

方天定拿着丫丫走到了一处门内看不到的地方,才问道:“丫丫,如果哥哥家里人向大叔提亲,你愿意嫁给哥哥么?”

这么突兀的一问,显然把丫丫问蒙了。

首先,丫丫定然喜欢方天定,而方天定也有些喜欢这个小丫头,为了不辜负丫丫的心意才有此一问。

时代不同,人心也不同,这个时代的女孩,若是喜欢上一个人,恐怕就很难改变了。

丫丫没有说喜欢不做说不喜欢,而是说道:“我等你。”

等你什么?等你提亲。

或许,这正是这个时代女人的含蓄,也是这个时代最勇敢的爱。

方天定得到了明确的回答也是松了一口气。

一个只懂得上阵杀敌的男人,你要问他情情爱爱,那还真是一种为难。

得到了准确的答案,固然是好的,也让方天定有些不放心,毕竟乐琳哪儿自己还没得解释的办法呢。

只是,既然都这样了,那就这样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一夜,便过去了,清晨,数百军士陈列,缓缓走入这偏远的小渔村。

钢盔锁甲,数百军士骑着高头大马,竟然全部是黑色的骏骑。

马蹄声让这个村子的大部分的人都醒了。

数百骑士,走的很轻,因为这村子的路似乎经受不起那么大的力量摧残。

莫说军队,就是真的江湖人士,小渔村的人都没见过。

出了菜刀和柴刀,小渔村的大叔大哥小弟娃们也没见过其他的刀、

当这么大一队骑兵过境时,很多人被吓得颤抖。

倒是有方天定的学生不畏骑兵,拿出了自己的白蜡杆子一副若是你伤我亲友我就要和你同归于尽的神情。

而骑兵的那些骑士首领也很诧异。因为这些孩子,真的不是只是孩子那么简单。

他们中很多人,都是习过武的,若是看年龄看,这些小孩子绝对是同龄人中的翘楚。

这群骑兵缓慢的前进,直到停到了赵大叔家门外。

众多骑兵当然不可能都挤过去,但是最重要的那些骑士、将军都到了赵大叔门外。

看到这些骑士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也就大着胆子靠近看热闹。

想想也是,宋国没有骑兵(百姓们以为),只有魏国有骑兵,而自己这个村子又是属于魏国的。

这些骑兵作为魏国兵卒,当然没道理伤害自己。

村民们看到这些人围在赵大叔家门外,众说纷纭。

有说这些骑兵不是故意停在这儿的,有说赵大叔家挖到了什么宝贝的。

“吱呀……”虽然这门,不算苍老,而且也是木栓,但是却依旧有嘎吱声,想来是因为木栓没有刮那么平滑。

也间接的说明,这家的主人,虽然不穷,但是绝对不会是很富有。

木门从两边拉开,晨光投入门中,那身影还是往日那样,让人不懂。

虽然比起骑着马的气势,他算是矮的。

但是站在那道门边,相比之下却是很高很高。

麻布衣服,扎起发带的长发。英俊的面庞,那高大的身躯,似乎都说明,这个人不属于这里。

但是,村里人,都觉得他是自己人了。

方外方外的喊着,其实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谁觉得方天定是外来人了。

只是此刻,方天定的确是外来人已然不言而喻了。

众多骑士猛然翻身下马,统一的动作震慑人心。

雪屑飞洒,这些将士却巍然不动。

单膝跪地,整齐划一。

方天定走了出来,看着手下这些人,实在有些缅怀。

三个月不见,背峞军,已然是天下最厉害的军队。

走到院门,方天定才说道:“都起来吧!”

卫亨单膝跪地:“统领!”

方天定看了看卫亨身边,有一匹马,正是自己当年的白马。

数百匹黑马间,出现一匹白马,自然有些不同一般的感觉。

虽然不是鹤立鸡群,却也差不了多少了。

方天定骑上马儿,带着数百骑兵,一路乡亲们再见,渐渐离去了。

走后,那些没有起来的人,听说了之后才暗中懊悔。

而那些小孩子则是一路喊着师傅师傅,直到村子后面的山。

这是方天定第二次出这山。

一路缓缓东去,一路上,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太子回来了。

带着本来处于弱势的水军大胜宋国水师,然后却在最后一战中失去了踪影。

魏国百姓,再这几年中,大部分都真的把自己当做魏国人了,也觉得太子是一位伟大的将军。一位伟大的元帅。

在得知太子失踪的消息时,不管是大街小巷,还是酒楼客栈,谈论的最多的就是这件事情。

甚至很多人开始为魏国的未来担心,似乎整个魏国只有方天定会打仗一般。

不管怎么想,总之,当时这个消息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而后,又有消息传出,方天定在边境某处疗伤。

但是很多人觉得这是朝廷为了稳定军心而故意编造的谎言。

直到天下闻名的背峞军,与方天定一道向南京进发,才然天下人知道,方天定,真的没事。

一路上,每到一座城池,必然是夹道欢迎,不管是州官还是城守,是贩夫还是走卒是平民亦或是当地豪强,都会组织欢迎。

一路上,方天定已然不想进入任何城池了,但是奈若何方腊叫方天定必须走那些城池,这样才能让天下人知道他还活着。

不然的话,在民意上,他就被死亡了。

只是,实在有太多的人,要欢迎这一行人了。

方天定已然穿回了一袭白衣,虽然不是乐琳亲手缝的,却也符合方天定的衣着习惯。

直到走到南京城,群臣百官,出到西门外十里相迎。

而众多百姓也是出城相迎。

作为迎接队伍的主事者,方肥便在最前面。

方肥躬身便拜:“恭迎大王子。”

而方天定自然是迎了上去扶起方肥道:“王叔免礼。”

方肥虽然是丞相,但是也是方腊的弟弟,是方天定的叔叔。

而其他群臣则是跪了下去,方天定也是扶起了最重要的几位大臣一边叫众人起身。

本来,就算是伤好了,方天定也应该去北疆才对,但是方天定却有重要的事情要给方腊说,所以选择了回南京。

而方腊也想用这个机会澄清那个谣言,于是也就答应了。

作为大元帅,也是如今的王位继承人。

方天定便是魏国最重要的角色。

要知道,大魏国的土地,大部分都是以方天定打下的疆域作为基础打来的。

众人便开始从十里外一起走了回去。

当然,方天定是骑马,重要的大臣是坐马车,那些不那么重要的,就只能陪着百姓走着回去了。

最新全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