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亡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提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回到城中,按道理来说方天定因该先去见父母的,只是此刻方腊正在御书房和王寅谈论北疆战事,方天定年内都没有去过北疆,也不好参嘴。//Www、qb5.C0m\

于是乎方天定就直奔自己的寝宫了。

这么久没回来,阿齐估计都会喊阿爹了。

当方天定出现在东宫院门外之时,听到门外侍卫跪拜声的宫女们以为是王上驾到,随即迎了出来,却看到了这座宫殿的主人。

众多宫女随即下跪。

方天定笑着说道:“起来吧,都起来吧。我不是说过不要跪我么。”

说着就要进去,而那些宫女也不讲究,直接起身,有的帮着把门拉大,有的直接就进到了寝卧,欢喜的叫嚷着。

说的些都是些什么太子回来了什么的。声音有些杂乱。

但是所有的声音多说明了一件事情,方天定回来了。

乐琳正在逗小方齐,虽然知道最近方天定要回来,但是却没有想到是今天。

当时,所有人都认为方天定死了的时候,只有乐琳坚持认为方天定没事。

果不其然,随后便从父王哪儿得知,方天定没有死。

如今听到夫君回来的消息,却也是喜出望外。

随即,乐林便唤着李师师,抱着小方齐,一起出了房门。

而此时的方天定,也正从门外进来。

乐琳的眼角有些湿润,就算没有生死离别,也一年未见了,而此时此刻,已然到了年末,腊八过了十五过了,已然到了二十七了。

而这一年,没有年三十,一共也就二十九天。

也就是说后天就已经到了年关,而方天定上一次过了年之后,便出去了。

方天定看到乐琳,便一把把她拥入怀中。

乐琳娇嗔:“别把孩子压着了。”

这时,李师师也出来了,方天定也是一把揽了过来。

然后才松开手,看着已经一岁多的小方齐,不由十分高兴,一边用手捏小方齐的脸蛋,一边笑着说道:“快叫爹爹!”

方齐虽然见过方天定,但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对于小孩子来说,记忆力不可能好到那种程度。

但是说也奇怪,小方齐一般不要生人抱的,却不反抗方天定的亲近。

而小方齐也回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乐琳。乐琳笑着逗他:“快喊爹爹啊,这是你爹爹!”

方天定也急迫道:“快喊爹爹啊!”

方齐才略带疑惑,却显得很乖巧的喊道:“爹爹,我要吃糖。”

方天定哈哈大笑:“那谁,对,小红,拿点儿糖过来!”

乐琳拉了一把方天定,说道:“不能吃!”

一听这话,小方齐不乐意了,小嘴巴一下就瘪了。

方天定哈哈大笑,抱起小方齐就往空中举,小孩子就喜欢这样,一下就笑起来了。

方天定笑道:“吃吃吃,咱们吃糖,爹陪你一起吃。”

李师师掩面笑道:“你也是小孩子啊。”

方天定看了看日头,才对李师师和乐琳说道:“我要去御书房了,等回来有事情和你们商量,我先去御书房。”

乐琳说道:“你看儿子要不要你抱,要是他让你抱,你就把他抱到御书房去,父王最近也说想要看看齐儿,前一段时间齐儿感冒了,没敢出门。”

方天定点了点头,随即把方齐抱着就走出了宫门,一边走,一边哄着小方齐道:“爹爹带你去吃糖。”

一路上,有的侍卫倒是想上前阻拦这个没见过的人。但是那些年长的侍卫尽皆跪地。

这些侍卫虽然也跟着跪了,却不明就以。

身为大内侍卫作为禁军,除去见到王上什么时候跪过其他人?就算是王上的王叔进宫,他们也没跪过,但是今日这人是谁,为何贼额老人们看见他直接就下跪了?

那个抱着孩子的青年笑着对众人说道:“起来吧,都起来吧。”

说着也就走了,似乎有要紧事。

等一等,那个孩子,似乎是王长孙!

那么,那个年轻人,就是大元帅?

虽然是禁军,但是那个人依旧是他们的统帅,也正是这个原因那些老人见到他就跪了。

难道刚刚那个看似和善,年轻的吓人的人呢,就是天下第一高手?魏国大元帅,当朝大王子?

御书房外,一个太监看到方天定来了,急急忙忙走进御书房。

当方天定还没走进之时,方腊已经走出了御书房的大门。

按照方天定最初的设想,不要把门户森严的意味体现在皇宫之中,所以御书房的门槛不是很高,不用曲腿,便能直接踏过去。

方腊走出御书房门,方天定才觉得,似乎又回到了往日。

昨日重现。

这种关切,不言而喻,不管是当日从井里被捞出来,还是后来爷爷去世,方腊都那种关切,就如同今日一般。

男人间的一切,不需要说出来,但是却能体现出来。

方天定抱着方齐,一边哄着方齐,一边说道:“齐儿,喊爷爷。”

方齐奶声奶气的喊道:“爷爷。”

方腊虽然一身龙袍,却没有过多的饰品,接过了方齐,一边笑着逗哄,一边笑道:“想当初,你就这么大点儿,没想到现在已近能征战沙场了。整个魏国的边境都需要你一个人跑,真的太困难了,看来我们要迅速培养一批优秀的将军啊。”

方天定在方腊接过方齐之后便单膝跪地道:“儿臣不孝,让父王担心了。”

方腊欣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对了,你母亲快过来了,那几天啊,她都哭的死去活来了。我都劝不住。”

方天定知道,虽然呢方腊如此说邵氏,其实当时最急切的人就是方腊。

想一想,方腊脾气虽然有些硬,加之武艺高强,所以一般遇事都不会掩盖自己的心情。

但是当了皇帝之后,明显沉稳了许多。

而听说方天定出事之后,方腊大发肝火,甚至差点一旨降罪当年的兄弟。

而后,又想要出巡。

魏国未稳,加之方天定出事,本就有些动荡的意味。

最后,被大臣们各种国事紧急事件拖住,直到卫亨的消息传了过来。

方腊还大发肝火,在御书房大骂:“卫亨这斯好大的胆子,竟然知情不报!”

不过后来也想通了,毕竟朝堂不是自己家,有许多的势力,其中一些就连方腊自己都没有掌握,若是这些人对方天定生出了歹意,那么那段时间就是最好的时间。所以卫亨才故意隐瞒的吧。

不过后来,方腊还是一道旨意,削了卫亨三个月的粮饷。卫亨也不是什么有钱人,这三个月的粮饷也是一大笔钱了。

好在军营中,加之没有喝酒的习惯,也用不到什么钱。而卫亨家里也比较节俭,也不需要寄回去太多钱。

方天定起身后和方腊一起进了御书房,谈论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之后,邵氏急急忙忙的到来了。

一个照面,就把方天定抱住了,就像方天定抱方齐一样。还把方天定当成小孩子。

邵氏哭着责怪道:“打仗那么危险,以后就不要去了。”

方腊轻哼一声:“你知道什么,这仗再危险,也得去。男人的事情,你妇道人家说什么。”

方天定也是说道:“若不保家卫国,宋国的贪官污吏再打回来怎么办?”

而邵氏却是不理会,问道:“那你呆在那个小山村这么久干什么?就算养伤,也因该在江陵城养啊,回到南京养多好。”

方天定这个时候才有些为难的说道:“父亲,母亲,我有件事情要给你们说。”

方腊听的很清楚,说的是父亲母亲,不是父王母后,虽然是三人私下交谈,却也说明接下来方天定要说的因该是家事。

方天定看着方腊邵氏两人,才说道:“我当时腿断了,被水流冲上了岸,在岸边,当我醒来时,却发现有一对父女正要救我。于是我就到了他们家中。那女孩儿十六岁,叫做赵敏。(纯属巧合,勿喷)”

丫丫是她的小名儿,赵敏才是大名。由于方赵岗一共有三支不同赵姓宗族,所以取名字时大多不已辈分入名,免得混淆。

接下来漫长的一刻钟时间,方天定详细的说了赵敏和赵大叔救他,以及自己在赵大叔家生活的事情。也提及了赵敏的心意。

而在这一刻钟时间中,方天定体现的意思只有两个,第一个,我要娶她,第二,她是个很好的姑娘。

方腊和邵氏都是过来人,当然知道方天定想的是什么,而且,方腊和邵氏也不抵触方天定多娶老婆,传宗接代。

方腊一针见血,问到了最重要的问题:“那你怎么给乐琳那丫头说?”

在方腊眼中,乐琳还是个小丫头。

方天定沉默了些许时候,才对方腊说道:“我晚上回去会和她们说的。”

这个她们,自然是乐琳和李师师两人。

方天定一视同仁,并没有觉得妾有哪儿比不上妻。

当然,虽然方天定拥有取三个妻子的权利,但是方家内都知道李师师以前的事情,方垕断然不会同意方天定让李师师也成为其妻子。

不过赵敏就不同了。

方腊说道:“那我下一道旨意……”

方腊还没说完,方天定便打断道:“不,不用了,等到过了年,我会找着媒人,亲自去提亲。”

纵横四周年的宣传活动:

纵横四岁了!“有奖大轮盘”活动以及每天订阅捧场消费(300纵横币)还可以玩游戏(切水果)赢取大奖哦,还不快来参加!

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去玩玩儿。

最新全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