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亡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柴府,柴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谈话,似乎就这么多了。\Www.qb⑤。cOМ//邵氏抱着孙子一边逗哄,一边说道:“孙儿,嘿,最近怎么瘦了好像?你看是不是瘦了?”说着,邵氏还把方齐递给方腊看。

方天定笑着说道:“哪儿瘦了啊,这样刚刚好嘛。”说着又给方齐说道:“快叫婆婆给你糖糖吃。”

似乎,老人们的溺爱比方天定和乐琳要深的多,毕竟是孙子,隔代的,总是最溺爱的。

方天定想了一会,才觉得有些奇怪,不由问道:“金枝呢?怎么没过来呢?”

方腊才笑道:“那小丫头是把我们几个忘得干干净净咯,如今有心上人了,就不管我们了。”

心上人?方天定笑道:“小丫头开窍了?”金枝都已近十岁了,却还没有出嫁,不是方腊邵氏不让她嫁,而是金枝没有找到喜欢的人,不肯嫁。

邵氏也笑了:“这丫头,估计又和那小子一道去玩儿了吧,今天二十七,可能是去了那座佛寺吧?”

求姻缘,问姻缘,竟然问六根清净的和尚。问的对了,说明和尚六根不清净,还是和尚么。问的不对,还去问做什么?

方天定哈哈大笑:“那小公子是那家的少爷啊,有这个福分,让咱们家金枝喜欢上。”

方腊笑道:“是开封的柴氏,在破开封之后搬到了南京。那小子今年二十了,却也没有娶妻。而且还能文能武,吟诗作对,是个青年才俊。”

开封柴氏?怎么这么耳熟?

想了许久之后,方天定突然起身:“那人叫做什么名字?”

方腊也被方天定突然的动作吓到了,随即说道:“叫柴列,怎么了?这人有问题?”

柴列?还好不是柴进,这白眼狼,就算是一百零八的好汉又怎么样?一百零八好汉看上去都是好人,实则也有很多坏到骨子里的人,那柴进就最不是东西。

听到这个名字,方天定的心情缓和了几分,说道:“没事,我只是比较关心妹妹而已。对了那柴列住在何处,我去他府上看看。”

方腊说道:“当然是东鼓楼。”

东鼓楼是整个南京所有有权有势之辈聚集的地方,除去方貌方七佛方肥王寅等人应为府邸太大,东鼓楼没有那么多土地而在其他地方外,其他的稍微次一点的权贵都在东鼓楼落户。

方天定便起身道:“我现在就去,对了母亲,一会儿你帮我把齐儿带回去,估计出来这么久,该吃奶了。”

一抱着方齐,方天定便问道了奶味,想来方齐还没断奶。其实也是,古时候没有什么营养品,就算过了一岁,也只能一边喂奶一边喂饭,不然的话容易早夭。

方天定说着便往门外走了。

方腊才有些诧异道:“难道柴氏真的有什么问题?天定这是怎么了?没见天定这么急躁过。”

出了御书房门,方天定直接便要出宫。

而一队侍卫也跟着方天定走了。

方天定回头一看,有一队禁军也好,若不然,有事用人时,还找不到,随即,方天定便说道:“你们,跟着我走。”

魏国之前,各朝皇宫都设有马师专门养马,而魏国则是采用了御马监,整个禁军,以及皇宫中皇亲皇子的马匹,都由他们看管喂养。

而这个御马监也是学的洪武大帝的机构。当然,作为有优势的穿越者,方天定毫不客气的就用了这个机构。

来到御马监,一群太监正在喂马,而一位身穿官服的人看到方天定,便是跪地道:“恭迎大王子大驾。”

方天定看了看他,随即说道:“起来吧,把我的大黑迁过来,给他们几个一人一匹马。”

那人一看,这是几个么?明明是一队十二个禁军,怎么能是几个?

当然,他也不敢很方天定争论,直接便退后安排了。

看着好几个人拉着马缰绳,慢慢的把大黑拉过来,方天定便知道,这货肯定不好对付,把这些喂马的太监弄惨了。

想一想御马监仆役身为正四品的高官,每日被这货折磨,不由觉得好笑。

不过御马监是要职,不受信任重用的人,还没机会进入这个机构呢。

大黑走的也悠闲,没有理会那些太监的害怕,估计一般不惹怒它,它也懒得废力气去摆弄什么。

当大黑优哉游哉的转头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很久没有见到过的人,这个人,太眼熟了,因为没有他的日子里,自己从来没有机会狂奔。

这个人是个好淫。

方天定走了过去,直接翻身上马,摸着大黑的鬃毛,这货油光发亮的,定然是好吃好喝好睡的。

方天定低声说道:“马儿啊马儿,你要是会打仗,我就带你去战场。”

这句话之后,大黑的身形骤然拔高,在空中扬起两只前蹄。

一声长嘶让周围所有的太监都齐齐退后了不下五步。

太危险了,这个。简直要人命啊。

不过刹那之后,马儿又罗在了地上。

方天定不由暗想,难道这货还懂得人话了不成?当然不会,但是不可否认,马儿是最通灵的动物之一,特别是马儿于骑士之间。

看着那些禁军也骑上了马儿,方天定才转身道:“驾!”

马鞍前挂着的马鞭也被方天定拽在了手中,当然,大黑的速度并没有起来,除非方天定一直驾驾驾,或者用鞭子抽他。

后面的禁军也不惊不慢的跟着。

整个皇宫,出南京城的正中,皇宫周围一条街范围时封闭的,看上去有些冷清,当然,更多的是肃穆。

而朱雀大街一直往外,方天定依旧生出了一股活在秦汉的错觉。因为这条街实在太古典了。

朱雀街往东一转,不多时就进入了主路。

和电视上的演戏不同,皇城主道最中间的道一般是没有人走的,一般只有有封号的贵族才会走,而住在路两边的人也顶多在过马路的时候可以短暂路过,却也不能长时间停留。

所以,虽然不能飞马疾驰,却也可以小跑着。

一路上主道转角往东去,却突然出现了一辆马车,驾马之人看到禁军路过却也不让。

方天定眉头一皱,虽然方天定不喜欢摆谱,但也容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摆谱。若是对方先让了或者减速了,方天定会减速,避让。但是对方竟然更没看到人一样,继续前进,是要逼自己让路?

本来想到柴家的事情就气不打一出来,没想到还遇上了这么一着,方天定肝火大动,一个减速,直接抢过了身后禁军手中的长枪,在双腿夹,紧。

大黑便猛的加速了,这一加速,方天定已然到了马车右侧。直接就是一枪,把马车的顶给掀了。

“啊!”只听马车中一阵娇嗔,好像是那家的小姐闺秀。

方天定不由皱眉,怎么是个女人?

那马车快速减速停了下来,方天定也停了下来。慢慢走马走到了马车附近。

马车中的女人问道:“阿福怎么回事啊?”听声音,似乎还是个刚成年的女孩儿。

那马车夫勃然大怒:“哪儿来的刁民,竟然敢拦我的车,你以为身后跟了禁军了不起?”

而马车夫大怒的时候,车中的女声也道:“阿福,你不要闹事!”

方天定一听马车夫的骂声,气不打一处来。

若是平日遇到,也就算了,毕竟方天定还是很和善的一个人,但是今日,方天定心情不好,十分不好,随即就是一鞭子。

只听啪的一声,马车夫脸被打烂,皮开肉绽。两颗牙飞了出去。

可想而知这是多大的力道。

那马车夫不知面庞疼痛火辣,而且脑袋也晕乎晕乎的,但是方天定知道,自己的辫子虽然用力,但是大的地方很讲究,就是抽他一嘴巴而已,绝对不会脑震荡的。

抽完一鞭子,方天定带着想要动手的禁军就走了,回头吧长枪丢给了身后的禁军。

扬长而去。

那禁军也看着手中的长枪,想到,这是得多强的武艺,才能一枪挑飞马车顶子,还不伤害到车里的人?他看的很清楚,马车顶子整个飞了,却没有任何碎块,甚至木屑落下去。

马车中的少女掀开帘子,走出一步往后望去。

看到了一群黑衣骑士,似乎是那些冷血的禁军。这些禁军最前方,那道白色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大黑马,之上坐着一位身形英伟的白衣男子。如何不引人注意?

几番周折,方天定终于到了柴府。

方天定下马往阶梯上走的时候,那些护卫也看到了,虽然想阻拦,但是有看到了那些禁军,于是上前问道:“敢为大人是来拜府的?”

拜?一名禁军上前,一脚踹到那护卫的腿弯上,口中大喝:“大胆!见到大王子,竟然不跪!”

那护卫虽然惊恐,却也想起了,整个大魏国,唯有谁被称作大王子。

那些护卫看见禁军动手,也不敢反抗,都是跪了下去,才缓过神来,想起大王子是谁。

方天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知者不罪,你们都起来吧,你们去通知你们府上管事的,把你们家公子爷喊回来。”

公子爷?说的自然是柴列了,而柴府也没有其他的公子,和王室有关系。

方天定才想起,按道理说,虽然柴氏已经不是世袭王了,却依然是国公。

而目前的情况是,魏国宋国的贵族封号是通用的。宋国的贵族,也是魏国的贵族。

目前方腊也没有新封侯爵以上的爵位,整个魏国侯爵以上的封号依旧是宋国太庙定下来的。

这就好像,不管英国和法国怎么打仗,他们终究是神圣罗马帝国的贵族一般。

当然,中国的情况特殊一些。若是一个国家完全统一之后,有资格重新建立贵族制度,因为中原最高的全力,不是神权,不是教权,而是王权。

确切的说,中原只有王权皇权。

而此时的柴府,应该是魏国六大侯爵之一。

难怪如此目中无人,毕竟整个魏国,身份比他们高的,就十多人而已。

最新全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