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限作弊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三十四章,一触即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众所周知,三井犬养膝下并无子嗣。\\wwW.qb5.c0M//因为他的那位出生日本高层官员的夫人不能生育。不过为了借助妻子家族政治上的力量,所以他至今都没有选择离婚。

但作为一大财团的掌舵人,他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这艘商业航母最终落到别人手中?哪怕这个外人是他一母同胞的兄弟也不行。所以,当初在知道妻子不能生育的时候他就干了一件非常隐蔽的事情。

三井丰田,也就是三井浅野名义上的父亲。本是三井集团这个家族企业中的旁系子弟,从名义上来说也是三井犬养的堂兄。

而就是这位当时在集团内并没有什么地位的旁系子弟,偏偏又有一位风情万种的妻子。于是,当时因为后继无人而陷入苦恼的三井犬养在一次酒会上认识了那女人,然后一番思量之后便将主意打到了那女人身上。

就这样,一场见不得光的秘密交易便悄然进行了。三井丰田借助三井犬养的帮助迅速上位,并且最终成功打入集团内部,成了亚洲区的执行总裁。而他的“儿子”三井浅野也因此成了三井集团下任的顺位继承人之一。

而三井丰田所付出的就是他那位风情万种的迷人妻子,顺便“喜当爹”帮自己的堂兄养大那位将来注定会执掌三井集团的儿子而已。

本来这次三井犬养这次召回三井浅野回日本总部就是为了让他逐渐走入高层的眼中,从而让他扩大影响力,最后在他的帮助下名正言顺的执掌三井集团。

只是没想到的是,三井浅野居然在回国的路上死了,而凶手便是那只章鱼怪。据回来的人报导:在那之前,三井浅野还和章鱼怪的主人,也就是那少年发生过冲突。

如此一来二去,多年筹划被突然毁掉的三井犬养顿时感觉自己天塌了一半。然后他满腔的怒火瞬间对向了那只章鱼怪和那个可恶的年轻人。

他知道,想要凭借他自己的能力让那个恐怖的年轻人付出代价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此时,他把希望寄托在了那位传说中的剑圣大人身上。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挑起两人之间的矛盾。

想到这儿,三井犬养冲身边的保镖挥了挥手,把三井浅野遇难一事经过稍加修饰传递到了其他几艘游轮上的武者耳中。

三井集团继承人之一受害,而起因则是因为与人争风吃醋。最后被对方圈养的水怪给无情杀害了。作为三井集团如今的掌舵者,三井犬养,想要请大家为他,也为三井集团讨个公道。

这消息瞬间便在每艘游轮上传递了开来。虽然对于三井犬养所说的事情难以考究,但此时正是全力对外的时候,而且此次擂台赛三井集团也出了大力。于公于私大家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

要为三井浅野一事讨个说法的言论一传开,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樱花号。似乎只要剑圣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会立刻动手,群起而攻之。势必要让那人付出血的代价。

和歌忘愁对此却是充耳不闻,他知道华夏武者的恐怖实力,若事非得已,他不愿开罪华夏的武者势力。这也是他之所以选择了擂台赛这种相对和平的较技方式的原因。

沉吟半晌,和歌忘愁神情一变,再次沉声说道:“事实上这次擂台比武的目的大家都知道,家兄当初为追求武道更高境界而东渡z国,最终惜败于昆仑的玄圣前辈。可就是这样,z国竟然将家兄囚禁至今。所以,今日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极限战队的各位武道同仁能放了家兄,让他回归故土。无论他当年犯了什么错,但近百年的囚禁我想也应该够偿还了吧?”

听着和歌忘愁言辞恳切的说出这番话,全场一片哗然。

事实上和歌忘忧被囚一事至今已快百年,如此漫长的岁月中要是一般家庭都传承了四五代了。就算在寿命相对悠久的武者世家当中也最少传承了两三代。甚至于在场的不少日本武者都不知道有这么一桩秘闻,不知道剑圣前辈还有这么一位兄长。

“放人,若不放人,将你们全部留在此地。让你们见识见识我大日本帝国武者的真正实力。”

“废话这么多干嘛?居然敢囚禁剑圣前辈的兄长,那就干脆将他们全部都抓起来,做为人质来交换。”

无论是为了在剑圣面前表态讨好,亦或是真的心中激愤难平。游轮上的武者再次将矛头指向了陈道勤等一行人,而且更是开始口出狂言。

就连被挡在码头外一些外国乘客也开始小声的数落着z国的人权问题。要不是在见识过台上肖琼宇和陈道勤踏浪而行的神奇本事,说不定这些成天把人权挂在嘴边的西方政要们都敢跑到他们跟前来指着鼻子数落。

三井犬养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慢慢的闭起了双眼,一双三角眼中中的凶狠眼神也尽数被收敛。

过程不重要,结果才重要!

在三井犬养看来,虽然这事情的起因有极大一部分是因为剑圣的兄长被囚一事,但结果却是大家都将矛头指向了那些z国人。而此时他唯一要做的,那就是静静的等着看戏。等着看那些z国武者如何应付这群情激奋的场面。

和歌忘愁也在静静的等着,他在等看对方的反应。若不是有了陈道勤这一茬,或许他会先选择堂而皇之的击败此行的所有人,然后再提这事。不过在见识了陈道勤的手段之后,他的心里开始有点动摇了……只要兄长能够安然回归,就算舍弃点脸面又算得了什么呢?

看着这突然急转的形势,赵强等人只是微微变色。他们早就料到了会出现这种情况,倒也没有太过惊讶。而且在见识过了陈道勤刚刚露出的那一手之后,他们对于和歌忘愁的忌惮又低了两分。

至于那些普通人,他们全然没有放在心上。对于地级武者来说,这些人就算拿着枪也只是土鸡瓦狗之辈而已。除非日本国敢在这儿使出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否则的话,就算不敌,想要逃跑也是轻而易举之事。

“哼,擂台不打了,想要群起而攻之吗?我奉陪到底……”

就在此时,一声冷哼如炸雷般突然响起,只见一脸怒容的陈道勤突然越众而出,双目如电,两道耀眼的金光快若流行,瞬息便从他眸中飞射而出。

“咔嚓……”

只见金光一闪,樱花号上那迎风招展的樱花旗杆顿时拦腰而断,在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嚓响声后轰然倒地。

静,死一般的寂静!

事出突然,谁也没想到陈道勤居然如此不按常理出牌,说出手就出手。要知道,这樱花旗帜可不仅仅是代表着这艘油轮的名号,它更多的还是代表着另外一层意思……樱花,那可是和歌家族荣誉的徽章。

族徽被毁,这对一个传承悠久的家族来说可是最严重的打脸啊。陈道勤这一下可以说得上是直接向和歌忘愁宣战了。

对于这一点,陈道勤显然是不知道的。他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一时的冲动和气愤而已。他自问若是直接对船上那老者出手,恐怕难以起到什么大的震慑作用。与其这样,倒不如将那旗杆射下来,这样也算扳回了一点局面。

而对于那老者的身份,从对方刚才所说的话内容中他已经明了,正是他至今为止将要面对的最强对手-----和歌忘愁。

最新全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