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求道之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人鱼之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为师诓你作甚?”

老道闻言不由一笑。

忽然,他手中钓竿微微一颤,湖中的浮漂也在上下浮动。

“师父,有鱼上钩了!”

百里飞眼尖,连提醒道。

“不急,让它吃会儿。”

老道稳坐钓鱼台,一脸淡定从容,忽而沉声问道:“修道如垂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飞儿修行数年,可有心得?邢毅强身数日,可有体会?”

“师父,呃……”

百里飞听到这话一脸茫然。

他摸了摸脑袋,按部就班的说道:“徒儿自知愚笨,每日勤修苦练,至今学未所成,愧对师父教诲!”

百里飞的问答无可挑剔,堪称标准的学渣答案。

老道闻言面色不变,目光投向邢毅。

“师父,我感觉自身变化极大。”

邢毅如实相告,接着道:“我曾学过一个故事,叫做‘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徒儿以为,修行之路,应该是自勉其身,顺其自然。”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这是什么典故?”老道面带好奇。

“从前有一个老人,名为姜太公,他日日坐而垂钓,自己怡然自乐。”

“此老翁十分怪异,钓鱼用直钩,饵料被鱼吃完,复又投饵。虽然日转星移,数十年也未曾钓到一条鱼,但他不沮丧,不放弃,也不灰心失意。”

“有人嘲讽他:像你这么钓鱼,别说一百年,就是千年万年也不可能钓到一条鱼。姜太公不慌不忙,且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曲中取鱼可不是大丈夫所为,我宁愿直中取,直钩钓。我的鱼钩不是为了钓鱼,而是垂钓大道。”

“后来有一天,此老翁诚心问道,终成神仙而去,世人方才恍然,原来心诚至极,方可为道。”

“可惜这个神话传说中的故事,后人再也难以企及。”

邢毅把典故魔改一番,一口气讲完,最后总结道:“若把钓鱼比作求道,便是直钩垂钓且为乐,道在心中坐。”

“好!”

老道闻言长叹,目露精光道:“好一个姜太公!好一个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话音刚落,老道手一抬,鱼竿被收回,上面的弯月鱼钩被老道瞪了一眼,蓦地变成笔直的鱼钩。

他复又垂钓,面带微笑道:“邢毅,你的故事很好,为师很喜欢。”

“师父,其实我还想到另一个故事,叫做‘知鱼之乐’。”邢毅见老道开怀,脑中灵光一闪。

“讲!”

老道话不言多。

“从前有两个古人在断桥边游玩,一个是庄子,一个是惠子。”

“庄子说:鯈鱼在河水中游得多么悠闲自得,这是鱼的快乐。”

“惠子说: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是快乐的?”

“庄子说: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

“惠子说:我不是你,所以不了解你;你也不是鱼,本来也不了解鱼。”

“庄子又说:请从你最初的话题开始说起。你问我怎么知道鱼儿的快乐,这么问,说明你已经承认我知道鱼的快乐,所以才会问我如何得知。而我在桥上看,目之所及,自然知道鱼是快乐的。”

“此为典故,总结为‘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子非我,焉知我之乐?’。徒儿认为,求道之路上,其中百般滋味,无论酸甜苦辣,亦或冷暖炎凉,唯有自知。”

邢毅稍微魔改,总结道:“鱼知人直钩垂钓之乐,人知鱼自由闲适之乐。人与鱼皆乐,比作人与道。有道是万法通大道,修行路上且为乐,岂不快哉?”

“邢毅!”

老道为之动容,一时失言。

“徒儿在!”

邢毅连拱手作揖,一脸恭敬。

“很好,你很好……”

过了好一会儿,老道方才恢复平静,目光深邃的说道:“你且记住今日所言,勿忘初心,牢记本心!”

“徒儿遵命!”

邢毅连声应是。

“为师似有所悟,你二人先退去吧!切记每日勤奋修炼,不可贪玩以度!”老道声音低沉,气势霎时一变。

原本他表现得像一个平平无奇的钓鱼翁,此时就像是一把寒光凛冽的宝剑将要出鞘。

“是,师父!”

邢毅二人连拱身退下。

……

走在山间小路上。

百里飞面带异色,扭头望向邢毅,不解问道:“师兄,你刚刚跟师父讲的故事,我为什么听不懂?”

“师弟你还小,不懂就记住,以后回想起来,再慢慢琢磨。”

邢毅含笑与他对视,并未多做解释。

实际上他也没有悟透其中的道理,目前仅限于知道,并时常品味其中滋味。

这世上有很多道理,看似浅显直白,若想悟透自用,不仅需要亲身经历,还需时常反省自身。

DuangDuangDuang!

又过几日,老道闭关不出。

邢毅和百里飞正在院中修炼。

长生山脚下,有一老农登山,来到道观门前,敲响了门前大钟。

“怎么了?”

正在修炼的邢毅闻之一愣,回头望向百里飞。

“有事要忙了,师兄跟我来。”

百里飞一脸见怪不怪,拉着邢毅穿过大殿,前去外院开门。

刚一开门,就看到一个衣衫破旧,面带寒酸的老农跪在门前,一听到开门声,连叩头道:“观中小神仙,求求你救救老农一家!”

“何事?”百里飞直问。

“前段时间,家中老太爷过世,这几日夜里总有鬼哭哀嚎声传入家中。老农只是一普通人家,不知其所以然,求神拜佛都试过,通通无用。特来上山拜求小神仙,下山为老农家除鬼降魔!”老农连叩头,声音嘶哑如拉破风箱。

“我知道了,你带路吧!”

百里飞面色沉稳,十分老练地关上道观大门,口中如是道。

老农原本怀里还藏着一锭银子,刚准备呈上来孝敬一二,却发现小道士已经带着邢毅直往山下走,连‘哎’了一声迅速跟上。

“师弟,咱们就这么下山而去?”

邢毅一脸无语,原本他正在好生修炼,结果刚开门聊了几句,就被百里飞一言不合拉下山了。

“不然又如何?”

百里飞面色如常,口中平淡道:“师兄,师父曾有言,方圆千里之内,若有诡异之事,不问来历,不求报酬,只当下山历练一番,即刻去做。”

“一般情况下,若有危险情况,千里之内,师父眨眼就到。所以我们在历练的过程中,一般不会遇到生死危机,既如此,又有何惧?”

百里飞说完,身后老农大赞:“长生观里都是一群活神仙,老农佩服,佩服!”

邢毅闻言不由失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