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乔队的法医大人太豪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深夜诡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大洪……”

“小孟……”

“三哥!”一声声痛呼却换不回那一道道倒下的身影。

耳边回荡的是炮火声,触目所及的是血色残/肢,还有那已经嘶哑的发不出声音的呼唤……

亮着壁灯的房间里,装修一看就是冷色系,大床上的人此刻满头大汗,却无法从噩梦中挣脱。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床上的人猛的睁开眼,楞楞的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终于想起还在响着的手机。

“你好,我是凌衍。”坐起身,抹了把脸上的冷汗,男人语气淡的几乎毫无波澜。

“凌衍,我是沈南贺,来一趟警局。”对面的人并没有在意他的语气,而是沉稳的说到。

“沈科,有案子?”虽然没有迟疑的起身,但凌衍还是问了一句。

自他两周前到警局报到,只跟了法医科科长沈南贺两个案子,没有什么难度。

这次竟然半夜打来,难道是有大案?

“有个比较棘手的尸检,需要你我一起。”沈南贺回到。

“我知道了,马上到。”凌衍应了声,就找了衣服进了卫生间。

冰凉的洗澡水打在身上,凌衍深吸一口气,总算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警局里此刻亦是灯火通明,警员们都在忙碌着,凌衍停好车,面无表情的穿过警局大院,直奔法医室。

“头儿,法医科那边开始了。”一个年轻警员敲开队长办公室,说到。

“林睿,有新消息么?”坐在桌后的人抬头,一张俏脸上满是冷然。

“头儿,秦彧他们还在忙,暂时没有。”林睿摇头。

“嗯,知道了。”应了声,随之起身,跟着林睿一起出了办公室。

“凌衍。”法医室里,正在穿戴的沈南贺看见一身黑色大衣的人推门而入,唤了一声。

“嗯。”凌衍应声,就开始换衣服,看的沈南贺也是心里有些叹息。

对于凌衍的能力他有信心,只是他这性情不知道能不能和乔队他们合得来?

他若是离开,一旦有情况,这中间调和的人可是没有了!

“沈科,什么情况?”跟着沈南贺走进解剖室,凌衍问到。

解剖床上的尸体被白布蒙着,虽然能看出尸体应该不会很“好看”,但具体的却是无法知道。

“今晚十点多一点,有人报案,乔队带队去了之后除了这尸体,暂未发现其他线索。”沈南贺说着便掀开白布,凌衍一看便皱了眉峰。

眼前的尸体只能用诡异至极形容,虽然腐坏的也算严重,但是看着竟然像是一对连体人,说的明白点就是两个只有三分之二的人连在一起,一双胳膊一双腿共用,不过脑袋看起来虽然还算对称,而且两边隐约能看出并不太相像。

整个尸体表面看着还有一些比较明显的伤痕,暂时无法确定是怎样造成的。

“沈科,本市有连体人出生的记录?”凌衍开始检查,又抬头看了眼对面的人,问到。

“到现在,两个小时了,乔队他们还没有查到本市有连体人。”沈南贺摇头。

“沈科,现场呢?”凌衍闻言停下了动作,站直身子,疑惑的看着他,“您到过现场么?”

正常来说,有人报警,案发,法医是要和警员一起到现场的,法医需要在现场做初检,今晚这是……

“尸体是在城西,花莲公园的小桥底下发现的,就这样。”沈南贺再次摇头,解释到,“乔队他们仔细勘察过现场,有价值的线索几乎没有。”

“被发现时,尸体就是如此,她给我发了视频,是我决定直接在警局做尸检。”

“嗯。”凌衍听了这话,倒是再没有说什么,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发现的地方不过是陈尸地,却非真正的现场,那位乔队听说很厉害,应该不至于有所疏漏。

“沈科,这是缝合线。”忽然凌衍神色一冷,指着尸体中间的部分说到。

“我看到了。”沈南贺一直看着,当然没有错过他的发现。

“这不是天生的连体人,所以乔队他们查不到。”凌衍语气微沉。

“如此,先从两边分别提取检材,查下DNA。”沈南贺的脸色也越发的凝重起来。

“好。”凌衍点头,接下来两人便沉默的忙碌着,倒还算配合的不错。

因着尸体的诡异状况,这次的尸检一直到天亮,两人才算勉强告一段落。

“又是一天!”站在窗前,看着缓缓升起的朝阳,乔锦然低喃到,捏了捏眉心处,叹了口气。

这几个小时没有人来汇报情况,可见查的并不顺利。

走出自己的办公室,看到外间有几个警员累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乔锦然便悄声的走到白板前,看着昨晚自己在上面写下的内容。

花莲公园虽然位于城西,不在最中心,但是那片区域的居民比较稳定,大多数也是本地或者周围区、镇的人,流动性相比城南新区要差一些,不过繁华程度是不差的。

在这种情况下抛尸,还是这样一具尸体,可见凶手的胆量以及心志。

“头儿,本市并没有连体人出现的记录。”门外匆匆进来一个人,脸上还带着一丝倦意,走到乔锦然身边低声说到。

“我和布琛搜罗回来的监控已经送过去了,布琛和伍祺应该已经开始甄别了。”

“你们辛苦了!”乔锦然点点头,她在这座城市十年了,确实从未听说过有连体人出现。

“小白,这个案子恐怕不简单,凶手极可能是异常凶残。”

“头儿,你有发现?”被称为小白的青年全名白镇祁,听了自家头儿的话,疑惑的问到。

“虽然暂时没什么线索,但是这个案子从杀人到抛尸,小白你想想它的难度。”乔锦然说着,便抬手在自己写下的几个重点下面画了横线,提示小白。

“嗯。”过了会儿,大概是想明白了,小白缓缓的点了下头。

“这样说来凶手大概很是熟悉环境,知道最近几天下大雨,小桥下面的痕迹会被河水淹没,才去那里抛尸的。”

“不止如此啊!”乔锦然叹息一声,“我想法医科很快会有消息,而且会很出乎意料!”

“头儿。”小白咧咧嘴,“咱能不能祈祷点好的?”

“我也想。”乔锦然冲他勉强笑笑,“不然你亲自去法医科走一趟?”

“知道了。”小白有些丧气的应声,他家头儿的判断他还没见过有错,看来啊,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