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烟雨梦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恰似寒光遇骄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席阳醒来的时候,觉得眼冒金星,头痛欲裂,他扶着沉重的额头,阳光透过窗帘直直撞入惺忪睡眼,他半眯着双眼,适应了半会儿,艰难睁开,才发现自己处在陌生的房间,房间看起来小小的,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应有尽有,席阳把手撑在软乎的床上,用力一撑,软乎的床凹出了陷。

他一站起来头晕目眩瞬间涌了上来,整个人仿佛吃了软骨散,双腿发抖着走出房间,刚走出房间,就看到了初毓窝在沙发上,整个身体蜷缩着,像是只煮熟的虾米,小小的一只,很可爱。

窗户没有拉起窗帘,深秋里温和的阳光轻撒在初毓的侧脸上,她的皮肤不是很白,但在阳光的沐浴下,竟有些白到透光,席阳看着有些着迷了,他被吸引着走到初毓前面,蹲下身来,才近些看清初毓睡觉还张着小嘴,一呼一合的,席阳想起了以前养着的小肥鱼。

初毓突然皱着眉头,手不自禁的挡在紧闭的眼前,席阳觉得是这光线对熟睡的初毓来说太刺眼了,他伸起手来,自然而然地挡住朝着初毓的光线,他勾起嘴角。

直至小鸟叽叽咕咕的声音响起,初毓才醒过来,她先是躺平伸了个懒腰,才缓慢试探性地睁开眼睛,她没有看到刺眼的阳光,只看见一只大手挡在她眼前,她晕乎的以为还在做梦。

“你醒了?”磁性的嗓音带着些嘶哑低沉,席阳收起发酸的手,他感觉到蹲久的身体发麻了,初毓发蒙的看着他,阳光与他交融的场景,让她晃了神,席阳看见她嘴唇上的伤疤,他的眼睛逐渐暗沉,若有所思,初毓觉得他的视线太过灼热,敛下了自己的视线。

“我昨晚是是不是醉的很厉害,辛苦你了。”席阳死死的盯住那处伤疤,他依稀记得他好像昨晚咬了什么,但是分不清梦里梦外,他不敢确定,但是此时初毓的伤疤格外亮眼……

“你昨晚是发烧了,对了,看看有没有退烧。”初毓说着说着,感觉到手上似乎还残留昨晚他炙热的温度,她的手匆忙抚上席阳的额头,似乎退烧了,然而席阳没有蹲稳,支撑点不足,整个人向后倒了,初毓条件反射伸手去拉,她也不稳的摔了下去。

初毓整个身趴在了席阳的身上,席阳只感觉到身上一重,还有初毓抚在他身上的手滚烫了他的心,初毓的头刚好贴在席阳心的位置上,她听到了席阳铿锵有力的心跳声,跳得极快。

初毓感觉自己的位置非常尴尬,她的手贴在席阳胸膛上,腿居然在席阳的双腿间,她感觉到席阳的那个顶在了她的小腹上,她急忙用手撑在地上,起身的时候,与席阳对视上了,她的耳朵像极水蜜桃尖儿红。

初毓站起身来的时候,席阳把手递给她,示意她拉一下,初毓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拉起,最后奋力一拖,席阳随着她的力气上来,俩人没站稳摔倒沙发上,席阳第一反应用手抱住她的头。

席阳压在初毓的身上,初毓都感觉呼吸不过来,太重了,席阳低下头看见皱着脸的初毓,忍不住笑出声,初毓抬眸,席阳的眼睛因为笑意眯成一条线,她连呼吸都难受他还好意思笑,于是她掐了一下他的腰间肉,他的面容逐渐痛苦,立马站了起来。

“你在这里坐一会,我去煮个面。”初毓得逞的勾起嘴角,重获呼吸的鼻子,深深地吸上一口新鲜空气,她感觉心情好极了,此刻,席阳用手捂住腰间肉,规规矩矩站到一旁,初毓瞧见都眉开眼笑。

初毓看着沸腾的水里翻滚的面条,思绪万千,突然间她和席阳亲吻的场景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感觉到她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她一拍自己的脑袋,立刻把面条捞了起来。

端着面条出来的初毓已经恢复状态,她面色如常的把面条放在席阳面前,便转身去拿自己的,席阳看着热气腾腾的面条上飘起的烟,好像第一次觉得生活是滚烫的,他的内心深处暖流涌涌。

“今天不用上班,你有什么计划?”嗦着面条的初毓摇摇头。

“那你陪我去买个礼物,给你加工资。”席阳怕她不答应,连忙加上后半句,本来初毓还真打算拒绝,听见工资两个字,硬是咽下了拒绝,钱现在是她倔强的破防。

跟在席阳身后的初毓,看着他挑选的礼物直摇头,直男的审美,亮粉色的包包,荧光绿的发饰,紫色的口红,完全是个踩雷达人。

“这个可以有。”初毓看着席阳手里的项链疯狂点头,终于有品味了,银色的项链镶嵌着璀璨的钻石,钻石外面围剿着多个三角形状,整颗看起来像是太阳。

“包起来。”席阳听见初毓满意的声音,便唤人包了起来,顺便包了一双不怎么起眼的耳环。

买完礼物的席阳勾着嘴角,坐在车上的初毓都能感受到他的心情愉悦,初毓其实好奇礼物是要送给哪个人的,但她想反正不是个男人,她心情有些低落,她轻咬了下唇,她痛的眼睛蒙了一层雾,她都忘记了这被席阳咬的伤口了。

“怎么了?”席阳听到初毓的轻哼声,把车停在路边,回头看到的是血模糊了初毓的下唇,他拿出纸巾压在初毓的下唇,初毓觉得他现在的眼神像是夜空里的深邃,暗含着波涛汹涌。

“你这……怎么伤的?”席阳脑海里白光一闪而过,他想不起昨晚的事情,但是梦里他好像咬了什么,难道是初毓的唇?

“我这……是自己不小心咬到的。”初毓说话断断续续,席阳抬眸,看见的是初毓闪躲的眼神,席阳缄口无言,良久他拿开压在初毓唇上的纸,血止住了。

席阳走的时候,还在盯着初毓下唇的伤疤,初毓微微一笑,痛觉让她收敛了笑意,她只能弯起眼睛跟席阳道别,初毓回到家里,摸了一下床,好像还有席阳的余温,她的脸微微发烫。

她盯着头顶的灯光,总感觉不真切,但下唇的丝丝痛觉都在提醒她昨晚的事情都是真实发生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