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秦汉毒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节名:不明显的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黑风看着卖鱼的汉子,走出伤兵营地,扭头就拿上自己两大条胖头鱼,往自己住的帐篷跑。

走进帐篷的黑风,狠狠的喝了一口,自己用小青苦桔子加蜂蜜做的专属小饮料。

然后对自己的婆娘黑妮狠狠的说道:“这两条鱼…喂狗!!”

黑妮看着地上两条鲜活的大鱼,疑问的说:“为什么,这鱼多好呀,想买都不好买的那。”

一边用手给自己扇风的黑风,一边挥着手说:“你别管,让你喂狗就喂狗。”

黑泥倔强的问:“狗不吃咋办?”

“那就喂猫,喂老鼠,或者给别人吃,反正咱们不能吃,也不能给熟人吃。”懒得跟黑妮解释的黑风,无所谓的回答着。

拿起鱼仔细打量一番的黑妮,确认鱼没有问题(挺新鲜的呀,劲挺大呀,比某些人劲大,还活着)坚持的问:“为什么呀?(?◇?)”

被害怕吓的,气的不行了地黑风,瞪着腿胡搅蛮缠的回答:“你个臭娘们,让你干嘛就干嘛,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黑妮看着有些生气的黑风,委屈小声的回答:“哦~~”嘟着嘴,委委屈屈的走了出去。

黑风看着根本没放在心上的黑妮走出了帐篷,无奈的大声吼道:“不准自己偷偷吃,更不准藏着,以后吃!!”

手里拎着鱼走出帐篷的黑妮无奈的委屈着回答:“知道啦,知道啦!”

还是不放心的黑风,无奈的走出帐篷,看着不远黑妮的身影,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我怕有毒,你小心点,我不是在开玩笑。”

黑妮被黑风有毒两个字,吓得把鱼掉在了地上,然后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又拿着鱼走远,显然走的方向不是做饭的地方,而是方便的地方。

黑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缓慢的向自己老爹的兵营盘走去。

黑风看着自己撩开帐篷,老爹黑土和老韩四叔,面容痴痴呆,在吃饭表情,显然眼神中透露着些许怀疑,这小子竟然打算连着两天在这蹭饭,真不要脸了!!

走进帐篷的黑风,认真的说:“我不是来蹭饭的,有人要杀我!!!”

端着饭碗的韩四叔,不耽误吃饭,认真的问:“是谁?你记住他长什么样了吗?”

表情更认真的黑风回答:“没!!他带的那个小女孩太可爱了,我光顾着看那个小女孩,忘了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了!!”

老爹黑土看着韩四叔的手伸向了烧火棍,低声的说:“让他说完,再打不迟!!!”

黑风看着不太微妙的氛围,急忙的说:“那个人力气很大,很强,很怪异的重扁担,挑着两筐鱼还能拉着一块大木头,带着一个小女孩……”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事情就是这样!!”黑风认真的交代。

老爹黑土看着蹲在地上的黑风,谨慎的回答:“事情确实不对,今天晚上开始,咱们两个营盘合成一个,我安排四个百将,给你镇守四门。”

蹲在地上的黑风拍着手说:“好~再好不过…那您第五个百将那?”

黑风看着老爹黑土诧异的眼神:“哦,第五个就是我!!”

“诶,那我的兵呢?”

黑土眯着眼:“躺着疗伤的就是。”

一只手摸着头的黑土:“哦,原来如此!!”

摸完头的黑风,一只手划着自己的脖子,一只手小心的说:“他们今天晚上肯定在外面等着,咱们不安派人拿下??”

一边吃饭的黑土老爹,一边回答这傻小子:“不用,人去少了,危险,去多了打草惊蛇,他们也不是傻子,守好营盘,不动如山就好。”

“给他们天大的胆子,他们也不敢袭击兵营。”另一旁的韩四叔,严肃的说。

偷偷拿了一个陶罐的黑风,拿起一双筷子,在自己身上蹭了蹭,也开始叨起了火上,大陶罐里的肉菜。

黑风吹着散发着热气的肉:“也是!!还是您二位高明。”

韩四叔看着蹲下就吃饭的黑风,疑惑的问:“那你不打算教那些医者,医术吗?”

嘴里吃着肉的黑风,诧异地回答着:“肯定不打算了,我只是为了先把那个人忽悠走,免得他暴怒,干死我!!”

世界观受到冲击的韩四叔,痴痴的望着蹲在地上的傻小子。

老爹黑土,摇了摇头对韩老四说:“你以为,这还是他想教别人,别人就能学的吗?”

韩四叔疑惑的问:“自己会东西,难道不是吗?”

趁着两个人在交流,狠狠的往自己碗里夹肉的黑风插话:“怎么可能?我不限制他们私自偷学,已经算是天恩浩荡了。”

老爹黑土点了点头。

黑风又补充着:“这东西他们私自偷学会了,出现在别的地方,那是没有办法。”

一边舔着嘴唇咸油的黑风,一边说:“万一是我专门教会,他们在去别的国家的兵营,那秦王陛下不得,砍了我九族!!”

“虽然我是知道,我是一只独苗,可是这种事情一旦上报,秦国肯定不允许现在这里的这些人,随意的丢失,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黑土老爷配合着点了点头。

韩四叔看着黑风陶碗里的肉,不由得感慨说:“你们当官的,心都脏。”

老爹黑土和黑风对视了一眼,笑了起来。

日落西山,伤兵营外远处草丛。

小罗罗:“老大,安排好了,30多个弟兄,守了六条小路,只要遇见背包走出伤病营的,肯定给拿下。”

卖鱼的壮汉:“嗯,让兄弟们请好,咱们农家只要能得到这疗伤**,肯定能讹诈医家一大笔钱的。”

小罗罗:“那可不是,到时候老大,您可别心疼赏赐,让兄弟们都快活快活。”

卖鱼的壮汉(快活什么?快活什么!!!不应该多买地,种地吗?农家人怎么能忘本呢!!!)

卖鱼的壮汉:“说的对,有道理,你去前面看好,有人来就叫我。”

小罗罗:“老大,您就看我表现吧!!”

夜深人静,伤兵营外草丛。

小罗罗走到卖鱼的壮汉身边:“老大,咱不会被骗了吧。”

卖鱼的壮汉(有可能呀,有可能呀!!):“在等等,现在天色还早,那些人可能是在收拾行李,怕人发现。”

小罗罗露出佩服的表情:“老大就是老大,小弟对老大的敬仰,犹如呢滔滔江水~连绵………”话音没落。

卖鱼的壮汉:“滚前面看好!!”

小罗罗:“好嘞!!”

次日清晨,一轮红日微微弱弱的阳光照相伤兵营外的草丛。

卖鱼的壮汉:“小弟,你说咱们是不是被他这个臭小子耍了?”

小罗罗看着身边熬了一宿,风餐露宿,满脸疲惫的兄弟们:“这还不够明显吗?老大………”

尴尬的卖鱼的壮汉:“今天先放那的小子一马,兄弟们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咱们再找机会!!”

小罗罗挥舞着手臂:“老大仁义!!!”

捂着脸的卖鱼的壮汉,尴尬的飞速跑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