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情满雾云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3章 第342章 一团迷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站在走廊上的冯瑆瓓听到陶婉姳的惊叫,慌忙跨进她的卧室,诧异地问:“怎么啦,叫得人胆战心惊的,出了啥事啊?难不成找到了二块老银元袁大头。”

光玉兰将二块老银元袁大头拿到冯瑆瓓的眼皮底下说:“不是她偷还能有谁呀?物证人证都在,你还想抵赖吗?回到赵府去,让赵瑆瑥来处理此事,你毕竟是聚通集团的副总,我们奈何不了你。”

季娴媛接茬道:“赵董事长在集团公司了,不在家里,我们还是直接去公司董事长办公室找他理论吧!”

光玉兰大声说:“好,几分钟就到了,大家一起去找董事长来主持公道。”

冯瑆瓓看着一唱一和的二个人,琢磨着她们的表情,靠近陶婉姳说:“陶副总,你要是真的没偷二块老银元袁大头,你就甭去董事长办公室了,由她们二个人去折腾好嘞,你忙你自己的事情吧!真相总会***的。害人害己告终的事儿司空见惯了,我们走吧!”随即挽着陶婉姳的肩头,关上门兀自下楼了。

季娴媛大声道:“冯瑆瓓,别忘了我刚才的信息及提议,不然,赵家会死得很惨哟。”

冯瑆瓓摆摆手道:“你别忘了,赵家的一切与鄙人无关了,我不相信赵铭姳会干傻事。至于你想嫁给赵瑆瑥的事儿,那是要靠你自己去争取的,我不想掺乎此事,过几天就回娘家了,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将是过眼云烟啦。好自为之,再见!”

季娴媛怒气冲冲道:“你别以为铭姳是个善良懂事的女人,要是你不帮我劝服赵瑆瑥,我便去报案,让警察来查个水落石出,给你三天时间的考虑。同时我这就去告诉赵瑆瑥,让你们母女俩吃不了兜着走。”

冯瑆瓓停驻脚步,犹豫了一下问:“你在公司这几年,赵瑆瑥待你不薄吧,我也待你不错吧!你非要惹是生非,扰乱正常的秩序吗?就凭你便可扳倒聚通集团,毁坏赵家上下吗?你不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女人,难怪赵瑆瑥明知你暗恋他,也不想搭理你这个未婚姑娘,却去追求有过二次婚史,且带着一个男孩子的毛妮妮,看来董事长比我们这帮女人聪明多了。话已挑明,你想干嘛,请便!赵家上下会奉陪到底的。”随即头也不回地走了。

光玉兰听得似云里雾里的,拉着季娴媛的手问:“你俩刚才的对话什么意思?我听不懂,能解释一下嘛?你要是干出有损赵家的事儿,我绝对不会帮你搞定赵瑆瑥的。我毕竟爱着瑆瑥,何况是老亲戚关系,不会向着你这位外人的。”

季娴媛哈哈大笑道:“如今的你还有选择余地吗?别忘了,当你将二块老银元袁大头交给我,让我想方设法放到陶婉姳的宿舍里时,你我就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儿了,一条绳子上的二只蚂蚱,看你往哪里逃?再说,刚才的冯瑆瓓好像看出了猫腻,故拉着陶婉姳若无其事地走了,说不定怀疑你自己监守自盗啦。”

光玉兰紧张兮兮地说:“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啊!你骗我说住在陶婉姳隔壁,可以弄一把钥匙,帮我搞定栽赃之事啊!我在家拿给你的时候,包着四方块的红绸布,咋从信封里倒出来就是二块老银元袁大头啊,信封里也是空空的,红绸布哪里去了?”

季娴媛诧异地问:“什么红绸布啊?你递给我的就是二块老银元袁大头,什么也没包着哎,你是否将红绸布落在房间里了,后来被冯瑆瓓捡到了,而将二块银元放进钱包里就来找我啦。”

光玉兰愁眉紧锁道:“你发微信说在后花园等着,叫我赶快拿给你,我记得包着红绸布的呀,会不会还在我的钱包里哎,我回家看一下钱包,要是钱包里没有,那就落在卧室里了,我先回赵家看个究竟,你去找瑆瑥好嘞。”

季娴媛急忙拉着她说:“既然在公司了,先去找瑆瑥,看他信不信是陶婉姳偷的,然后回家查找一下红绸布,怎么样?”

光玉兰唉声叹气道:“我真后悔告诉你银元之事,一门心思想击败陶婉姳,却没想到将自己也搭进去了,多不划算啊?若是真的被冯瑆瓓捡到了这块红绸布,肯定会怀疑到我的头上来,她刚才对待我们的态度,仿佛说明了一切,看来我有口难辩了。”

季娴媛诡秘一笑道:“我又不会出卖你,只要你红绸布没落在家里被冯瑆瓓捡去,事情就好办了。即便捡去了,也说明不了什么呀?你可以编一个故事搪塞她一下的嘛。不过,她已经不是赵家的人了,不会顾问那么多事儿的,只要你自己不自乱阵脚就行喽。”

光玉兰忧心仲仲道:“说得也是,这就去找瑆瑥谈吧!”

季娴媛拉着光玉兰的左手,急急忙忙地去了董事长办公室,季娴媛伸手推门,

门关着,轻声喊道:“赵董事长,你在房间里吗?”

赵瑆瑥低声问:“你有事吗?我正忙着呢。”

季娴媛大声说:“有急事找你,你阿婆也在,快开一下门吧!要不我来开门。”

赵瑆瑥正在写遗书,忽听光玉兰也在,赶忙收起遗书放进抽屉里去,然后去开门。

光玉兰瞅着满脸哀愁的赵瑆瑥,心疼地问:“你身体不舒服吗?瞧你脸色不太好哎,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啊?”

赵瑆瑥摇摇头说:“我心情不好,并非身体不好,没事的。你俩找我有何贵干呀?我还有事情要忙,你们有事就快点说。”

光玉兰掏出兜里的二块老银元袁大头递给赵瑆瑥说:“我和季娴媛,还有冯瑆瓓一起,在陶婉姳的卧室里找到了二块老银元袁大头,她将其放在信封里,再将信封藏在天花板上,找了好长时间才找到的。”

赵瑆瑥狐疑地问:“天花板上都能找到,真是奇了怪了。真的是陶婉姳偷的吗?我才不信呢。你俩怎会在一起呢?你将陶婉姳叫来,大家面对面核实真假。”

季娴媛嘴巴一撅道:“你打个电话给她不就行喽,干嘛叫我请她来呀?干脆将冯瑆瓓也叫来,毕竟她也在场的。”

赵瑆瑥不耐烦地说:“是你找我有事,不是我找她,你不叫就拉倒,要是没别的事,你可以回去了。”

季娴媛气冲冲地说:“叫就叫,有啥了不起的,反正平时也都是我负责通知的。”随即拿起手机拨打给陶婉姳。

“喂,季秘书大人,请问有何指教呀?我和冯瑆瓓在茶座里品茶哩。”陶婉姳慢条斯理地说。

“赵董事长请你来躺办公室,不是我叫你有事,我只是尽秘书的职责罢了。”

“那你叫董事长接个电话,我要核实真假。”

季娴媛随即将手机递给赵瑆瑥,瑆瑥没有接手机,对着手机大声说:“你就来一趟吧!”

陶婉姳嗯了一声,对面的冯瑆瓓问:“瑆瑥叫你去董事长办公室面对面核实真假么?”

陶婉姳沮丧地说:“是的,我明明是清白的,到底是谁在搞恶作剧陷害我呀?”

冯瑆瓓哈哈大笑道:“瞧你平时蛮聪明的,有事轮到你自己头上了,却犯糊涂了呢?秃子顶上的虱子明摆着,还犯得着问吗?”

陶婉姳二眼珠一转道:“你的意思是说光玉兰偷取了二块老银元袁大头,与季娴媛联手设计陷害我,因为季娴媛秘书进得了我的宿舍卧室,为此将银元藏进我卧室的天花板上面。她们自导自演了这幕银元盗窃案,对吗?”

冯瑆瓓微笑道:“聪明就是聪明,稍稍一点拨便豁然开朗了。你带着我们从玉兰房间里捡到的红绸布,径直去找董事长评理即可。当你拿出红绸布的时候,要紧盯着玉兰的面部表情,仔细观察她的每一个变化,若是脸色陡然变白,或者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并且露出惊恐和懊悔的神情,那真相便昭然若揭了。我就回赵府好嘞,不管结果如何,都给我打个电话,明白吗?”随即从兜里掏出红绸布递给她。

陶婉姳接过红绸布连声道谢道:“谢谢你的指教,待我办好此事回来,直接去找你,今晚请你吃饭。”

冯瑆瓓摇摇头说:“吃饭就免了,请你别让我失望,一定要成为赵家的第二任女主人,击败心机重重的季娴媛和光玉兰,完成我未了的心愿。同时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有人向毛妮妮的娘家人告发了,她全家人反对毛妮妮嫁给赵瑆瑥,都嫌弃他年纪太大了,你可要把握好机会,击退毛妮妮及他身边的所有追求者,成为我的接班人,怎么做你自己去琢磨吧!”

陶婉姳困惑地问:“我刚才收到一条微信,说什么工商银行信贷部的经理孔舲辀也暗恋着赵瑆瑥,得到了你俩离婚的消息,有空要去找瑆瑥面聊,不知瑆瑥对她有无好感,我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哎。”

冯瑆瓓苦笑道:“优秀的男人总是令人爱慕的么。追他的人越多对你越有利,你就拿出杀手锏好嘞。适当的时候我会帮你推一把的,瑆瑥对我的提议也会考虑的。只是毛妮妮是否真的不嫁给他,还是来个苦肉计试探他,这个我也搞不懂,你不妨去调查一下啊!”

陶婉姳眉头一皱,忧伤地说:“若是毛妮妮真心实意爱着瑆瑥,而瑆瑥也非她不娶,即便毛妮妮娘家人反对,也是阻止不了他俩相爱,直至结婚的。内里情况你可否叫你儿子铭镇帮我打探一下啊?我可不想热面贴冷屁股,丢了自尊,丧了信心,没了工作哎。”

冯瑆瓓怒瞪着她,颇为严肃地说:“你连放下架子追求爱情的勇气都没有,还跟她们竞争什么呀?干脆退出来算啦。我当初为了能嫁给瑆瑥,什么自尊委屈统统不在话下,低声下气地去追求他的,跪在地上不起来,躺在他的床上不下来,最后终于心想事成,可惜中途夭折了,这也许是命中注定的吧!你的手机又响了,瑆瑥在等着你过去核实银元之事,你还是先去摆平此事吧!”

陶婉姳满脸不悦道:“我可做不到你那时的追求劲头哎,也许离过婚的缘故吧!青春期的激情已经荡然无存了哎。”

冯瑆瓓平静地说:“那也是,未婚姑娘跟离异女子追求男子的勇气总是有区别的嘛,这也不奇怪,但是,你想得到我的前夫,肯定要做出一番牺牲自尊的准备,不然,甭想追求他,休想得到他,现在就该知难而退,让季娴媛这个剩女去碰一鼻子灰好嘞。”

陶婉姳大声道:“那我是不甘心的,先去碰碰运气再说吧!手机又响了,先告辞。”(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