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阿满的江湖新法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七哥哥?情哥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阿满砸吧砸吧嘴儿,朝着算命的招了招手。

算命的又走近了两步,阿满微微欠身,小手儿拢在唇边,凑近算命先生的耳边悄声儿说道:

“我没钱……”

说完又栽歪回了台阶上,翘着二郎腿,继续抛着她的花生米。

算命的舌头一下子打了结,老脸一红。这混丫头是看出来他的企图了,好胜心一下子被激发到了顶点!

“姑娘自幼没得到过父母的关爱,对也不对?”算命的一脸迷之自信,问出的话掷地有声,引得路上行人纷纷侧目。

阿满却不屑一顾的扯了扯嘴角儿,看也没看算命的一眼继续抛着她的花生米。心道,这很难猜么?哪个有爹娘管教的好人家女孩会是她这副痞样子!

被阿满轻视,算命的本就不多的胡子气得直抖,随即又开口继续断道:“你曾经身受重伤,险些丧命!是也不是?”

阿满这下更是直接翻白眼了,江湖儿女,刀口舔血,没有过以性命相搏的时刻,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江湖儿女?

阿满不为所动,周围看热闹的人却越聚越多,原本大家伙儿忌惮阿满这个煞星,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可瞧着这算命的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也都大着胆子过来围观。

眼瞧着人群越聚越多,算命的索性心一横,这一卦他要是算不准,这四会城他就算是混不下去了!可话又说回来,要是算准了,他可就在四会城扬名了,以后还愁没饭辙?

“三日以后,姑娘会有血光之灾,如果姑娘能够大难不死,那么姑娘日后的前途不可估量。”

这算命的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姑娘不用急着反驳,贫道最近都在此处,三日之后若姑娘没有遭遇血光之灾,那么就请姑娘砸了贫道的卦摊。倘若姑娘三日之后不来,那么……”

算命的一边说一边冲着围观人群一抱拳:“那么就请各位乡亲父老做个见证,证明贫道所断不虚。姑娘大难不死,再来付贫道的卦金!”

阿满一听要和自己打赌,顿时来了精神。

“赌大点儿,三日之后,哪怕我切菜切了手,都算你断的准。可你要是断不准,以后就入我宗门,认我差遣!”阿满最近没别的打算,一心想要招兵买马——空手套白狼嘛!

“贫道若是算的准,日后姑娘发达了,贫道要求官居一品!”算命的眼睛里此刻竟然散发出与他年龄不符的光彩。

“一言为定!”

阿满觉得这真是个稳赢的赌局。血光之灾,这方圆百里她所向披靡啊,就算是真被他个乌鸦嘴说中了,她也不亏啊,官居一品,开什么玩笑?除非她能当皇帝。这个算命的脑子指定有点毛病,哪怕他跟她要个掌门之位啥的也算靠谱啊……

“立字为据!”算命的大笔一挥,刷刷刷的将二人所赌之事写在纸上,只待二人签字画押。

阿满爽快的从算命的手中接过笔,也不犹豫,笔走龙蛇,三个还算工整的大字跃然纸上——满星河

随即将笔抛还给了算命的,算命的也心一横,提笔签上自己的名字——洛鸣川

一式两份,二人各自收好自己的那份,皆以为自己稳赢。

“哈哈哈哈……”一阵清脆悦耳的笑声自人群中传了出来。

众人循声望去,一名十六七岁,面容姣好,一身华服锦绣的小娘子,俏生生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七哥哥你听听,好不好笑?那算命的要这疯丫头封他做宰相呢!”

经由这小姑娘这么一说,人群中立时爆发出阵阵哄笑。

阿满杏眼微眯,敛住了蓬勃的怒火,敢叫她疯丫头,还敢当众取笑她,真是活拧巴了!

此刻人群中又走出了一位芝兰玉树长身玉立的公子。这公子一出现,围观人群突然就全都安静了下来。

就连阿满也忍不住呼吸一滞,阿满不可置信的抬手揉了揉眼睛,世间竟有如此俊朗的男子,要是能……要是能……要是能带回去当弟子,天天看着就好了。

阿满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那男子瞧,啧啧!这头发浓密润泽,一看就是肾气充足!还有这剑眉,这英气逼人的眸子,一看就是正气凛然不容亵渎。高挺的鼻子略薄的嘴唇配上冷白又棱角分明的脸颊,这满满的贵气,这该死的禁欲气质!

阿满几乎是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这一刻,她突然就明白了那些纨绔子弟,当街强抢民女的行为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心理。她此刻就想将他绑回去,关起来好好研究研究,从里到外里仔仔细细的研究。

“不许你看七哥哥!”

阿满正在心里盘算着把这美男子抓回去关到哪里好,却被那小丫头厉声打断。

“你七哥哥?还是情哥哥?”阿满她是真的关心这个问题。

“要你管!”小丫头狠狠的瞪了一眼阿满,又从怀中掏出一只鼓鼓溜溜的钱袋子,一抬手抛给了在一旁看热闹地算命的。

“算命的,看你这么有自信,那你就给本……本姑娘算一卦。”

算命的接过钱袋,嘴丫子都快要咧到了耳朵根,一脸的谄媚市侩。

“姑娘想算哪方面?”

阿满朝着天空翻了个白眼,将那个无理的小丫头划到智力缺陷人群那一档。随即想要坐回台阶继续抛她的花生米,但刚一欠身,就看到了那俊朗禁欲的美男子投来的目光。下意识的就站直了身躯……

“都说一说,你刚刚给她不是说的挺来劲儿。”小丫头朝着阿满不可一世的冷哼一声。

算命的闻言,眼睛微不可查的转了转,随即又捋了捋稀了巴登的胡须,开口道:“姑娘从小锦衣玉食,差奴唤婢,贵不可言。”

“自然!”小丫头俏脸微扬,自信又娇蛮。

阿满暗自冷哼腹诽道,穿得跟个金元宝一样,傻子也能看出来她有钱好不好!

“姑娘幼年之时落过水……”

“神了!你接着说!说前途,说姻缘!”刚刚还抱着拆台心思的小丫头,此刻却信了三分。

呵!要不是这个美男子在这儿,阿满此刻都想转身走了。幼年落水,这有什么稀奇?踩水坑里摔一跤也算是落水了。

“前途……姻缘……”本以为那算命的又要信口开河,却不料他竟然面色凝重的沈默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