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道大宗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四十一章 心之所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云天刚练完拳,正在休息,忽然就见到汉子鬼鬼祟祟地走了过来。也没多想,招招手道:“秋大哥,干嘛呢?今天怎么不下地里干活?”

汉子弓起腰,用屁股朝着云天往后挪过去,瞎子都能看出他把什么东西藏在肚子前。

“噢!原来是云兄弟,没什么,就是肚子有点疼,今天就不干活了,我回去休息休息。”汉子一边后退一边尬笑道。

云天也被整得尴尬了,如此跛脚的演技他差点不知道怎么配合,肚子那亮得晃眼的湛蓝光芒,还一个劲藏什么呀!

汉子一溜烟跑回了住处,把门窗都掩上,这才松了口气,轻轻拍打胸脯道:“差点就被发现了,好险!不过幸好,我还是比小师弟聪明一点的。接下来就该想办法偷偷把东西藏在小师弟身上了。”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他也大概了解云天的性格,直接给是不可能送得出去的,必须得想些迂回的法子。

汉子把海神之泪藏好在被子里,假装无事地走了出去,喊上几人一起吃饭。

洛洛到饭点的时候就直接扎入海中,浪花一阵翻涌之后,他再上岸的时候肚子就已经是鼓鼓的。

汉子也没心思吃饭,不断偷瞄云天,看看有什么地方适合藏东西。

云天被盯得有些发毛,往洛施晴那边挪了挪,被洛施晴一脚踹开。

最后,汉子把目光放在了云天腰间的那只玉葫芦。

玉葫芦里面的酒早就空空如也,不过里面还有一道凛冽剑气。

“云兄弟,你这葫芦看着好漂亮啊。能不能借给我瞅两眼?”汉子吃完饭后,往云天那边凑了过去,两眼发光。

吓得云天利索地摘下玉葫芦放在地上,然后赶紧站起来躲开,“秋大哥拿去,不过里面已经没酒了。”

汉子顿时露出一副贼兮兮的笑脸,拿着玉葫芦放在脸庞上不断揉搓。

云天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往洛施晴那边凑,这样还能心安一些。

“你再凑过来,信不信本小姐踹死你!别以为陈桥不在你就可以得寸进尺。”洛施晴直接赏了一拳头过去。

云天无辜地搓着脑袋,拉着洛洛练拳去了。

汉子连碗筷都还没清理就跑回屋里去了,从被子下翻出了海神之泪,揭开葫芦盖子,小心翼翼地将两者凑到一起。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海神之泪进入玉葫芦之后,整个玉葫芦都变成了湛蓝色,不再是以前的翠绿或是朱红。

汉子大惊,心想这样哪能藏得住,就要把海神之泪给倒出来,可他把玉葫芦整个倒转,使劲摇晃许久都没有任何东西掉出来。

“完了!这下该怎么跟小师弟解释好。谁知道这玩意还能给葫芦换个色,现在都变不回去了。”

汉子把眼睛怼到葫芦口里,想看看里面的情况。

就在这时,一直潜藏在玉葫芦里面的剑气似乎被触动,唰的一下子冲出来。

汉子吓得把玉葫芦直接丢到地上。

那道剑气钻出来之后就开始四处冲撞,再加上茅屋本来就不太结实,瞬间被撕得粉碎,再也束缚不住它。

正在岸边练拳的云天听到响动,转头看过去,此时剑气已经冲上半空,看样子是要逃离此地。

“糟糕!我忘了玉葫芦里面还有那道剑气,秋大哥可能出事了。”

云天抛下身边的洛洛,赶紧向剑气那边的方向跑了过去。

等他去到的时候,发现汉子双臂布满剑痕,呆坐在地。

“秋大哥,你没事吧?”

云天快步上前把汉子扶起来,看了两眼,发现只是一些皮外伤,不禁松了口气。

汉子心有余悸道:“我没事,可现在这玩意该怎么办?”

云天瞥了一眼头顶上飞旋的剑气,宽慰道:“没关系,就随它去吧。反正我现在也拦不住,况且把它一直带在身上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这道剑华先生赠予的剑气虽然威力无穷,但之前云天坠入心魔的时候还差点被这道剑气杀掉。

“这样啊......”

汉子忽然看到地面上湛蓝色的玉葫芦,赶紧捡起来,说道:“云兄弟你看,我弄丢了你一样宝贝。现在又还你一件宝贝,算扯平?”

云天眼神古怪地接过玉葫芦,看了两眼,说道:“秋大哥,你放了些什么宝贝进去?怎么成这样了?”

汉子赔笑道:“原本是想着给你弄点防身的宝贝,没想到弄巧成拙,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不过我放进去的可是好东西,是什么海神之泪来着。对资质提升有很大的作用。”

云天吃惊道:“对资质有提升?那我不能要,这太贵重了。秋大哥你留着吧。这东西对你来说更重要。”

汉子一口回绝道:“不行!你必须拿走,就当是我的歉意。你也说了是好东西,那就更不能留给我,否则不是浪费了么。”

云天还是犹豫道:“可是如果秋大哥得到这海神之泪的话,说不定就可以迎来转机,有机会走上去往山巅的道路啊。”

汉子叹息一声,说道:“你以为老头子就没想过这些?当初他为了我的修行,从东土四家抢来了不少好东西。可我这修为就像压了一座山似的,半点不动。既然老头子认定你是他的弟子,那我也会认定你是我小师弟,不管你是怎么想的,都不会妨碍我对你好。老头子不在,作为你的大师兄,我必须替你考虑周全。现在外界都认定你是老头子的弟子,那些无能的家伙不敢去找老头子寻仇,很可能就会找到你身上,所以这东西你就收下吧。我能安心一些。”

云天的心仿佛被触动,“秋大哥,你对我很好。王奇也是如此,前辈更是在传武界中救过我们所有人一命。其实我也想过,要不就认了这个师傅,不过我犹豫至今,实在是我还有其他的责任在身。作为前辈的弟子,固然是一种荣光,但何尝不是一种压力。我并非那么上进的人,只要平平安安过活,身边之人无恙,对我来说就很足够了。”

汉子点点头,“我知道,我也并非强求你入门。只是担心老头子那边的麻烦会连带到你头上,其实我被笑话了那么多年的废物,也很清楚凡事有两面这种道理。即使是到了老头子那样的境界,不还是要被人唾骂,也就他老人家受得住气。像我这样心境还不够高的,也常常会因为旁人一句污言秽语而气上头。”

云天面露愧疚,他身上肩负重建云岚宗的责任,先不说如何面对风正王朝的抵制,两年后的帝位之争就很大程度上影响到离风正统的归属。还有信徒的入侵,也会使得这趟水越来越浑。枫前辈守护了大半辈子的离风,他也想守护好。还有就是程师姐消失至今,他仍然没有半点线索。之前也答应过剑华前辈寻找一个虚无缥缈的人,他实在无暇再去顾及更多。

汉子见云天脸色不太好,打哈哈道:“行了,别想那么多。帮帮我再弄个住处,不然今晚没地方睡。”

云天点点头,看了眼手中的玉葫芦,最终把它挂在腰间。

汉子也满意地转过身,去找些木材回来。

半空那道剑气离开了小岛,在海面上四处游荡,似乎在谨遵着自己的使命,寻找那个可能根本不存在的剑道入神之人。

远在南方的剑池大域,剑华正端坐在气剑阁顶楼,忽然睁开眼睛,没过多久便再次闭上双眼,不急不缓说了一句话。

“罢了,是福是祸,全凭他自己。”

不久,阁楼一阵声响,有人上来了。

端坐中的剑华站了起来,朝着一个方向拜了下去。

刚刚上到顶楼的剑一老者便见到他,“不必多礼了,你是知道为师有事要找你,所以才会现身吧?平时见你一面都难。”

剑华的腰弯得更低,“弟子并非有意要躲开师尊,只是自然而然,我有时亦不能控制。”

剑一老者摆摆手道:“行了,我知道你最近的状况有些不稳定,修行上的事我也指点不了你。如果有需要为师帮助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

剑华直起身子,询问道:“师尊此次前来寻找弟子所为何事?”

剑一老者拉着剑华一同坐下,这才开口道:“其实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两年后离风与炽炎相继诞生帝位,炽炎大域那边还好说,无论结果如何,这帝位的人选始终都是出自火焰山。我们两宗向来交好,不需过多担忧。只是这离风大域的局势,就有些难以看清了。此事还是要来问问你的建议,我们是否可以考虑一下,参与进去?”

剑华的眉头略微拧起,“师尊是说......帝位之争?”

剑一老者轻抚白须,眼含笑意地看着自家弟子。

剑华沉默稍许,开口道:“千百年来,剑池大域本土都没有过帝位之争。历代万剑山庄庄主亦不是帝位强者,师尊这是想要打破现在的南方格局?”

剑一老者点点头,“南方四帝位,千水江自古传承。炽炎大域也牢牢掌控在火焰山手上。你的帝位又因为本身的特殊性,难以延续。原本离风大域封闭,其他人想争都难。可现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云岚宗覆灭,风正王朝尚未稳固,再加上教派那边搅浑水,我们更是可以名正言顺地插手。为万剑山庄打下一份基业,有何不可?退一步说,就算我们失败了,不是还有你么?”

剑华陷入沉默,似乎在权衡利弊。

剑一老者适时起身,拍拍他的肩膀道:“行了,该说的也说了。你好好考虑一下,想好了就来告诉为师,无论结果如何,我们师徒俩也很久没有一起吃过饭了。趁着还有机会,再晚些年,我怕是就吃不上喽。”

剑华看着摇摇晃晃离去的苍老身影,百感交集。

“师尊将一生寄托于山庄,我亦当如此。可弟子不孝,唯剑道是我心之所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