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道大宗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四十六章 年少有为,容颜依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子都从湖边回来之后,躲进房间内,话也不说,饭也不吃。

云天觉得恐怕没什么好结果,男女私情一事,终归是要自己想通才行。

葛青做了一桌子好菜,这是最近唯一像样的一顿饭,还是云天出的钱。现在他们的那间小院,可谓家徒四壁。子都荒废修炼多年,至今仍是止步七阶,甚至开始有倒退的迹象,重剑阁那边已经把他彻底放弃。葛青死都不肯离开自家少爷,大部分时间都丢到了照顾少爷上,重剑阁多次劝说无果也是无奈一并放弃。

葛青与子都的处境很尴尬,明明是重剑阁弟子,却又可有可无,一些新入门的弟子也不喊他们作师兄,同门的师兄弟见到也不会打声招呼,俨然外人。

再后来,葛青也不愿意厚着脸皮去领月钱,开始变卖家里的物件,就在上月,连睡觉用的木板床也给典当了。剑一偶尔会过来坐坐,留下一袋子银钱,多了怕这俩不收,日子过得勉强。

云天来的时候,葛青是很高兴的,他也觉得继续待下去会越来越不自在,只是他知道少爷不会轻易离开,只要她还在......

三天很快就过去,剑一得知后也没有阻拦,反而打从心底地希望这主仆俩能去外面走走,特意过来送行。

云天来的这段时间,也刻意没有提起过剑华,他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然而在看不见的地方,青衫男子剑华依旧来了,感知到云天全身经脉寸断时,仍是止不住地叹息,一味的施压,并不能促人前进,弦一旦崩断,什么都是空谈。

葛青正在搬为数不多的行李,只是些破旧的衣物,其实扔了也无妨,不过他觉得这些都是老物件了,丢了怪可惜的。

子都坐在庭院石阶上,身后是空荡荡的房子,满脸落寞之色。

云天与葛青故意放慢了手脚,奈何能搬的东西就那么多,再搬就得把墙角也搬走了。

最后还是由葛青来开这个口,“少爷,收拾好了,我们也该走了。”

子都仰头望向天上,重重地叹了口气后,也不拖泥带水,起身走向门外。

云天也愣了一下,呢喃道:“这么干脆?!”

子都淡淡道:“趁我还没反悔,赶紧走吧。”

剑一忽然看向街道的另一侧,眉头紧皱。

随即,子都也发现了,转过头去。

街道尽头,带着面纱的女子正款款而来,有如天仙般的容颜,带着冰山般的气质,眼中却是有丝丝柔情。

剑一显然已经察觉到了女子身上那一丝突兀的气息,其身份自然水落石出,手搭在了身后长剑上,这时却有另一只手搭了过来,回头一看,自己的弟子不知何时出现,阻拦了他进一步的动作。

子都迎着女子走了上去,神色平静道:“你来了。”

李欣然走到他面前,缓缓停下脚步,轻声道:“我想在最后来见见你。”

子都微微笑道:“这是我听过你最在乎我的话。”

李欣然有些愧疚道:“现在的我,还不能对你有足够的信心,抱歉......”

子都摇摇头,温柔道:“没关系,我能理解。我没有保护你的能力,又怎敢奢求......”

李欣然正要说什么安慰的话语,子都却忽然坚定道:“两年之内,我入九阶巅峰,你会愿意跟我离开么。”

两年跨越两阶,那究竟需要怎样的天赋,清云子自散修为,重修两阶正好耗费两年光阴,同样逆天的陈满,从七阶修到九阶巅峰也用了将近四年。

这一刻,李欣然的心乱了,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最终点头说了一句,“我等你。”

她没有说的是,即便帝位强者在教派面前仍是不值一提,何况仅仅是九阶巅峰,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了,她的心已经彻底动摇。

子都走了,跟着云天离开了万剑山庄,带着他的承诺,在女子看不见的天上,哭得稀里哗啦。

云天临走前,看了一眼剑一身后,方才青衫男子出现的短暂瞬间被他捕捉到,但他什么也没问。

金羽腾飞后留下的空旷街道,剑一冷漠地盯着前方的女子。

剑华也缓缓现身,站在了师尊的前面,同样是冷漠地盯着女子。

李欣然顿时感到了莫大的压力,今天她既然选择了自动现身,自然也想到了相应的后果,这便是头脑一热不顾后果行事的下场。

街道中的空气凝滞,让人感到窒息,全是来自天帝的威压。

李欣然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关键就是能否在死之前逃出这万剑山庄,因为她很清楚,这位剑华天帝并不会追出山庄之外,至于剩下的剑一,她还是有信心逃生的。只是这样一来,潜伏任务失败,她也必须马上回到圣城,两年之约她从一开始就不打算遵守,或者说她根本不相信,只是给他留一个美好的念想罢了。

剑华忽然间收起了所有气势,冷漠道:“两年,如果他没有回来,你就可以死了。”

说完,青衫男子再次隐入虚无中。

剑一本想出手,只是自己的徒弟都收手了,他也没有那个把握,冷哼一声便也转身离去。

周遭空气恢复如常,李欣然依旧难以平静,她从未想过会为了一己之私而冒这么大的险,此时竟没有劫后余生的感觉,反而因为作出了这样的选择而庆幸。

北地,一片再寻常不过的田野。

庄稼汉背对着太阳,低头插秧。

隔壁的一片田地,也有着一位女子,娇弱的身躯,却也做着粗活。田地边坐着一位老妇,她便是女子的婆婆,儿子嫁给这女子没多久便死了,一直认为这儿媳妇克夫,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过好脸色,即便女子干完农活回来已是满身疲惫,仍是免不了老妇的一顿骂。

这是夏黎秋来的第三个年头,哪怕只是偶尔抬头看她一眼,心灵总能得到慰藉。很多时候,他会在半夜里下田,帮女子把活做一些,好让她第二天不那么累,只不过老妇在的时候,是不会轻易放过女子的,定然要再找些活计回来折磨她。

年少时,两人是青梅竹马,芳心暗许,情愫渐生。

很多时候,往往不是两情相悦就能天长地久。

汉子年轻的时候没什么出息,只是山野樵夫,偶尔出海打渔,有收成的时候就是家里最富裕的时候。

女子家境也不好,不过长相秀丽,父母都打算把她嫁去好人家,等着享福。后来也确实嫁进了豪门,过了几年富裕生活,只是当家的丈夫去世后,产业被其余家族吞并得半点不剩。

这么多年来,汉子只希望她能幸福,即便只能远远看着,其实也没什么不知足的。然而现在却是这种境况,他剩下的唯有自责。

女子也并非不懂青梅竹马的心思,可她终究是嫁为人妇,需恪守妇道,而且如今人老花黄,还有什么值得期待呢。

入夜,老人家容易疲乏,老妇在田地里吃了点饭,早早地回去休息,还不忘叮嘱女子一定要把活干完才可以走。

汉子默不作声地翻过木栏,替女子除草,劈柴。

这不是第一次,可女子觉得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于是开口制止道:“秋大哥,你以后不要再来了,离开这里,越远越好,我不想再看见你的时候内心满是遗憾。”

汉子放下锄头,心里说不出的难受,问道:“你能不能跟着我一起离开?也不用担心你婆婆,我就是不吃不喝,也会赡养她终老。”

女子不断摇头,生气道:“这样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如果你还有点觉悟的话。”

汉子抿了抿嘴唇,强硬道:“那我就不走,远远地看着你,总比一个人伤心强。我知道没有你的时候有多么痛苦,所以我也知道你没有我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我不在,你只会更加伤心。”

女子微怒道:“夏黎秋!我们能不能别再这样下去,你不亏欠我什么,我不需要你的可怜。”

汉子的手微微颤抖,苦笑道:“怎么会没有亏欠,如果我年少之时有所作为......”

女子咬咬牙,悲切道:“那我们说现在,我已经是一副人老珠黄的模样,我最好的那段时光没有托付给你,又怎敢扰了你的余生。你就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么?我不想对你怀着愧疚过日子,与其如此,我宁愿让你带着悔恨,这么自私的一个人,你还爱么?”

汉子温和地摇摇头,轻声道:“没关系。”

女子哭了,有点控制不住情绪,道:“你就是这样的,什么错都往自己身上揽,你知不知道这样显得我很卑鄙。”

汉子不再多说什么,有些事情已经发生,追究对错又有什么用,只会空留遗憾。

女子坐在边上,默默地看着他把剩余的活做完然后离开,眼中的泪水干涸,许久许久,再没人听见的时候,她轻轻地说了一句。

“倘若我容颜依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