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武道大宗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四十八章 罡气天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金羽横跨几个城池,飞往边境,云天心焦如焚。

唐剑毕神色凝重,因为李重牧的一己之私,现在把一个疯子给放跑了。

幽罗显得不安,她要是真的对陆远出手了,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哪怕知道陆远那个疯子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但人总有一点侥幸心理的,不到迫不得已,她也不愿出手。

忽然,一道锐利的金芒从下方飞出,瞬间轰上了金羽的右翼,顿时响起一声嘶鸣,大蓬血液洒落地面。

陆远!

三人同时想到,云天驾驭着金羽往高处飞,贸然降落只会成为猎杀对象。唐剑毕拔出后背坦荡剑,可短暂地御剑飞行,最起码安稳落地没有问题。幽罗也从金羽背上跳落,化作虚幻魂体。

带着金面的男子此时就站在一座山头上,这里是从云岚宗到达边境最快的路线,显然这一切都在他的计算当中。

唐剑毕平稳降落,并没有受到太多攻击,正提着剑在另一座小山头上与陆远对峙。

陆远的目光则是落在了幽罗身上,冷笑道:“很好,你居然有胆量出现在我的面前。”

幽罗淡漠地回应道:“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安心回圣城。”

陆远摇摇头,讥讽道:“看来你们一家子都拎不清脑子,你,秦风,甚至还有秦越神帝,教派已经予以你们足够的尊重,教主第一次因为某个人而改变了计划,结果扶上去的人是这种货色,坐拥离风帝位都打不赢一个普通修士。”

幽罗笑了,也讥讽道:“我觉得现在拎不清脑子的是你,你已经不可能出得了离风,我本就不打算与你动手,只要让我种下魂印,听命于我,我可以带你一起离开这里,否则的话,你早晚是个死。”

陆远忽然大笑道:“你就这么怕我?以至于直接出手杀死我的勇气都没有么?”

幽罗微微恼怒,如果能不动手,她是十分不愿意对上这么个疯子,哪怕这个疯子的目标可能不是自己。

一柄飞剑从另一座山头上急速飞来,正中陆远面门。

轰的一声爆鸣,陆远后仰着头从山峰上坠落,金面已经崩碎,然而这次显露出来的脸庞与之前不同,恐怖疤痕消失不见,整张脸都是金铁铸成,光滑闪亮。随即,倒飞下山的陆远强行扭出一个角度,双拳砸在山体上止住了身体,仰头看向山上,周身凝聚千百柄飞刃,如同一道金铁洪流般涌上山头。

幽罗拿出两柄半神兵匕首,往山下飘去,很快就与金铁洪流撞上,飞刃碰上她的匕首就像白纸一般被轻易劈开。

陆远隐藏在金铁洪流之中,在飞刃的空隙伸出手臂,一把掐住幽罗的喉咙,整只手臂炸开,大量金铁碎片形成一小阵风暴,倘若是**凡胎,必然已经被绞成碎肉。

幽罗在最后一刻身体虚化,躲过一劫。

就在这时,陆远的右臂忽然发生变化,幽泉覆上体表,鬼嚎之音骤响。

幽罗虚化了一半的身躯开始有消褪迹象,锋利的金铁碎片落在柔嫩的肌肤上拉出长长血痕。

坦荡剑去而复返,与远处的唐剑毕心意相通,刺向陆远的右臂驰援幽罗。

陆远左臂绕过身前,朝身后飞剑捉去,然而就在即将捉上去的瞬间,他便意识到不妙,这剑太慢了,就像是故意为之,以第一剑的速度来看,完全可以在他伸手之前就刺入自己的身躯。

唐剑毕在远处冷冷一笑,发现已经太晚了。

坦荡剑剑身翻转,展露出另一面,那是密密麻麻的剑纹,玄气如同灌入河流的水,填满了剑纹中的细微沟壑。

唐剑毕重喝一声:“玄符大爆!”

赫然是符剑阁的传承神通,现在竟被一个御剑阁出身的剑客给学去。

陆远喷出一口鲜血,翻落山头,幽泉自然也无法抑制住幽罗的身躯虚化。

幽罗狠狠地松了口气,陆远给她的压力实在太大,方才那一刻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身体虚化忽然失效,完全没有防备的身躯,就跟纸一样脆弱,绝对会被金铁碎片撕烂。

高空上,一声嘶鸣响起,无数金色鸟羽如同刀子一般掉落,准确地轰在了陆远坠落的位置,引起一阵滚滚烟尘。

金羽从高空俯冲,云天站在后背上,双脚就像有枷锁一眼,牢牢固定在上面,手中紧握赤星龙弓,拉成满月,白云裳与缠在手臂上布条的云纹皆散发蒙蒙光亮,空气中的玄气被牵引到弓上,利箭是云天用龙擒凝聚的玄罡,白气与黑洞之间紫色雷蛇来回游走。

借着俯冲之势,云天一箭射出,轰烂了整个山头,沿着山体直到山脚,随即蕴藏在玄罡箭矢中的烟凰与黑龙炸开,整座小山头都被搅得粉碎。

陆远大概也被滚落的山石压在底下,一时半会挣脱不出来。

幽罗飘荡在上空,紧紧地盯着山脉废墟。

金羽一个回转,俯冲之势戛然而止,变为直上青云,站在背上的云天此时正大口喘气,鲜血顺着两条手臂往下滴落,方才那一箭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哪怕这一切的力量都是来自于外界的玄气,他只需要运用两枚符印去引导,但他终归需要以自己的肉身承受反噬,得亏是完美之躯,换作其他锻体修士,说不定双臂骨骼都崩碎了。

碎石震动,陆远从地底下爬出来,拍掉身上的小石子,若无其事地抬头看向天上的金羽大鹏,忽地笑了。

云天看见那个笑容之后,生出凉意。

霎时间,金羽发出一声哀鸣,双翼不受控制地僵硬住,直接从天上开始坠落。

唐剑毕面色一变,惊呼道:“禁空阵法。为什么之前没有察觉?”

幽罗跟着从半空坠落,眼神惊恐。

陆远的身躯发出机关响动的声音,脚底下赫然踩着一个金属基座,阵纹的刻画一气呵成,应该是事先就有了一个雏形。

唐剑毕的剑也无法再凭空飞行,掉落在碎石堆中。

陆远手中出现两根纤长的刺,朝着云天坠落的地方冲了过去。

唐剑毕可不敢再远远看着了,快速地从他那座山头上下来,随即捡起碎石堆中的坦荡剑也迎着陆远冲起来。

幽罗落地后赶紧翻身起来,她所处位置不算高,掉落下来还没什么危险,直接缠上了行进中的陆远。

金羽还有两双羽翼缓冲,而且玄兽之躯,本来就是比较能扛。

云天才五阶,从那个高度摔下来必然有一定风险,然而他此时的思绪放空,只有实实在在的体会过,才能促进感悟,这话放在哪都是有一定道理的。正如亲眼见过真龙在世,拟魂才有可能到达绘生境界,见过剑道入神的一剑,才有可能踏入那种境界。

从天上坠落的这个瞬间,云天切切实实地感到了气的存在,不止于空气,呼吸的气,凛冽的杀气,修炼的玄气,锋锐的剑气,存在于以内的血气。

无数体悟涌入脑海中,世间万物,皆由自然之力,金木水火土风雷组成,而赐予了万物生机的,是气。没有气,便是死物,没有气,便无法生存。

云天缓缓闭上双眼,在他脑海中的景象并非一片漆黑,正相反,他看到了许多白点,越是生机旺盛的存在,白得越明显。

气无处不在,这些气朝着同一个方向流动,那便是势。正如民心所向,便是天下大势所趋。

感悟来得快,消逝得也很快。

当云天在顿悟中醒来,猛然睁开双眼,右臂气符印往下压,天地间的气,不论是呼吸之气,修玄之气,剑气,杀气,此刻皆聚拢在云天手上,将这具小小身躯承托起来。

云天如同仙人拂袖飘摇,这一刻,借着感悟的余韵,他再现了昔日对战秦风时的那一招。

“罡气天冲!”

云天双掌拍落,一道白色的气柱从天上灌下,笔直地落在了陆远上方。

磅礴的气压,各种纷乱的气息融成一团,让这些气异常狂暴。

唐剑毕本来就没有靠得太近,见机不妙,即刻往后撤退。

正与陆远纠缠中的幽罗面色一变,她曾在断崖关的时候见识过这一招的威力,虽然现在肯定不如那时给人一种毁天灭地之感,但压迫却是实实在在的。

陆远一掌轰飞幽罗之后,发现她竟虚化遁逃,抬头的瞬间,犹如玄罡砸面,整个人直接被轰得趴下,强横的气压像一堵墙压在后背上,整片大地都被压得裂开,粉碎。

气柱在地面上压出圆形巨坑,其中的任何事物,根本无法扛住这股势,陆远的脸被紧紧压在地面上,连抬头都无法做到。

大约持续了足有十息,气柱才缓缓散去。

云天方才感悟剩余下来的余韵彻底消逝,带来的后果便是身体承受不住地抽搐,摔在地上痛昏过去。

唐剑毕赶紧上前探查一番,幸好叫了几声之后,这家伙自己醒过来了。“乖乖,你小子修为到底废没废,怎么老是忽然来一下猛的,太吓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