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临天下之灵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四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次日一早,白瑾川便带着白憬淮和白夙鹤,快马加鞭的来到东方府。

白瑾川二话不说,愤怒的劈开东方府的大门,闻声,东方志平从后院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当他看到白瑾川父子时,便赶紧舒展愁容,笑脸相迎。

“白兄.......”

不等他将话说完,白瑾川就扬袖回驳道“少来跟我来这套!东方志平,我且问你,你如此做,是何居心!”

东方志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嬉皮笑脸的回应道“白兄这是说的哪里话?咱们,不是亲家了嘛!”

东方志平说着,一边举起手搭上白瑾川的肩膀,却不想,被白瑾川奋力一甩。

顿时,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变的凝结了起来,场面开始尴尬。

白瑾川冷笑了一声,毫不客气的对他呵斥道“东方志平,此事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否则,休怪我儿将你这东方府拆个稀巴烂!”

见白瑾川不吃这套,丝毫不顾兄弟之情,给他难堪。他也就不再端着了。

他双手背在身后,一脸严肃的答道“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步,我就将实情告诉你!东方泽兰.......逃婚了!”

“逃婚?!”

这时候,一旁的白夙鹤突然大吃一惊的说道。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东方泽兰居然真的会逃婚!

白憬淮瞥眼,关心的瞧了瞧此时黯然神伤,默默落泪的白夙鹤。

“既然逃婚,那你为何不说?反倒将你的幼女,东方娆溪替嫁过来?!”白瑾川气愤的冲东方志平大吼道。

东方志平转过脸去,面对白瑾川的质问,他反倒一脸平静的说道“如今小女已经是白家的媳妇,白二公子莫不能将小女休弃?”

“你.......”

“还请白兄仔细斟酌斟酌!休妻一事对我东方府的名声影响不大,倒是对白兄......哼,若是白兄对白家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名声大气不管不顾,休妻一举,我也不再阻止!”

扔下这话,反倒是东方志平有理有据的扬长而去。

见状,白憬淮催动灵力,转动手掌,一把剑在他手中忽隐忽现着。忽然,白瑾川按住了他的手,他转头看向白瑾川,白瑾川冲他摇了摇头。

“父亲,难道就这样忍气吞声吗?”

白瑾川生气的嘟起了嘴,杀气腾腾的瞪着东方志平离开的方向说道“比起这事,白家的名声更为重要!”

“父亲......”白夙鹤在身后委屈的小声说道。

闻声,白瑾川转回头去安慰他道“鹤儿,不过一个东方泽兰而已。我想,你还是应该能分清熟重的!”

不等白夙鹤回答,白瑾川就语重心长的拍拍他的肩膀,接着扬长而去。

东方志平的这笔账,他记在心里了!

等他们走后,东方志平才从后院里走出,他盯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得意的奸笑了一声。这时候,东方孤氏不急不慢的端着身子来到他身边,她盯了一眼白瑾川父子离开的身影,转过头来对东方志平问道“老爷,此事彻底惹怒了白瑾川。想必日后,他不会再与咱们东方府有任何瓜葛了!”

“哼,这事,我看他是记在心里了。若是以后没有瓜葛便罢,若是有,这笔账,我得算在她东方泽兰的头上!”

“老爷,东方泽兰.......还没下落吗?”东方孤氏略有所思的问道。

东方志平摇摇头,说道“独孤青韵知道却不说,我也拿她毫无办法。若是她以死相逼,我对茗冉也无法交代!”

在东方府所有的女儿中,只有茗冉的灵力略高,她对我还有用处,所有,她一定不能出事!

东方孤氏望着东方志平离开的背影,眼神渐渐尖锐起来,她暗暗的攥紧了自己的手,瞪着东方志平。

真当她不知东方茗冉对他的用处吗?可他越是重视,她就越要摧毁!这个东方府必须是她的嫡出的!

***

晌午过后,白瑾川他们才回到白家。

他刚一进门,白夫人就立马迎了上来,追着他问道“老爷,谈得如何?”

白瑾川摇摇头,沉默着略过她。白夙鹤紧随其后,白夫人见他一脸愁容,面色稍白,她便拉住白憬淮,问道“憬淮,你们到底谈得如何?为何你父亲的面色如此沉重?”

白憬淮叹了声气,接着扶着白夫人走进大堂,一边为她细细解释着。

与此同时,白夙鹤回到了自己的院中。

他刚刚跨进院门,就看见东方娆溪坐在院中独自抽泣着。闻脚步窸窣的声音,东方娆溪猛地抬起头来,见他回来,她便站起身来,十分委屈的盯着他。

白夙鹤见到她,又想起东方泽兰逃婚一事,他别过脸,略过他向里屋走去。

见状,东方娆溪忽然叫住了他:“白公子!”

闻声,他顿住了脚步。

“有事吗?”

“白二公子,你们和我父亲谈得如何?我二姐.......可回来了?”

白夙鹤转过身来,瞪着东方娆溪问道“你是不是知道泽兰去了哪里?”

“我.....我不知道.......”

突然,他猛地闪身到东方娆溪的面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怒目圆睁的瞪着她,咬牙切齿的冲她质问道“不可能!泽兰逃婚一定是受了你的蛊惑,说,她到底去了哪里!”

他手背上的青筋暴起,她无助的看着他,他眼中的愤怒如一头狂狮一般,快要将她整个吞下。

“不,我不知道.......”

“说!”

就在这时,一束白光闪来,击中了白夙鹤的手背。白夙鹤吃痛松开了手,这时候,东方娆溪才如获重生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白憬淮从门外走来,看了眼白夙鹤,又看了眼东方娆溪,冷着脸对东方娆溪说道“还不快走!”

东方娆溪看看他们两人,十分委屈的跑了出去。

见状,白夙鹤欲追,白憬淮一把将他拦下。

白夙鹤气红了双眼的看着他,对他说道“大哥,不能放她走!她肯定知道泽兰在哪儿!”

“白夙鹤你冷静点!”

“泽兰走了,你让我怎么冷静!”

他大吼一声,用力推开白憬淮。

白憬淮扶着他,让他坐下,并对他说道“我已经暗暗下令,全力追查东方泽兰的下落。等抓到她,一切就会水落石出了!不过在那之前,你不能休弃东方娆溪。你应该知道,父亲十分重视白家的声望,所以刚才他已经宣扬出去,你娶的并非东方泽兰,而是东方娆溪。”

“大哥......可是我不爱她!”

“只是暂时的。等找到了东方泽兰,是将她囚禁,还是娶她为妾,又或是休弃东方娆溪娶她为妻,都是你的决定!不过在那之前,你必须和她装出一副琴瑟和鸣的恩爱样子!你可明白?”

白夙鹤想了想,答道“好!我听大哥的!”

院外,东方娆溪躲在一旁,捂着嘴失声痛哭着。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原本以为今日之后便可以理所当然的留在白府,却没想到,只是暂时的.......到最后,她还是逃不掉被休弃的命运!

可回了东方府,她也没有一席之地了.......

不行,她必须留在白府!灵川就这么大,她绝对不能让他们找到二姐!

她在心中盘算了一番,接着偷偷摸摸的来到白府的书房,她东张西望后,捻起白纸,书写了一番后,便将信卷起后藏在袖中,离开房间。

她来到后院,四顾,趁着没人注意她的时候,她便吹响口号。不一会儿,一只鸽子便朝她飞来,她伸出手,鸽子顺势,乖巧的停在她的手上,她将信装进鸽子的腿上后,便又将它放飞出去。

她盯着鸽子,喃喃低语道“二姐,对不起。但只有你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我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的待在白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