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临天下之灵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 回到白家(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她又做了那个梦!

梦中,她也不知自己到底是谁,但是她仿佛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她看见有一个身穿红服,戴玉胜的女子从一座十分豪华的府邸里走出,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明明是结婚的大场面,这个女子身边却连个搀扶的喜婆,甚至丫环都没有。

只见女子坐上一顶红面轿子后,也没有喜乐的陪衬。一行人就这样十分奇怪的走在街上,赶去夫家。

而每当要看到夫家的府邸时,她的眼前就总会闪出一道血光,接着便从梦中脱离出来。

她坐在白憬淮的院中,叹了声长气:“唉——,也不知道这是多少次梦见了?”

好像每次羽破发作的时候,都会做这个梦..........

这羽破到底是什么?难道就没有可以抑制它发作的方法吗?

想着,她紧了紧握着茶杯的手。

这时,白憬淮来到院中,他端着一碗稀粥放在东方泽兰的面前,东方泽兰盯了一眼,放下茶杯,冷冷一笑。

随后白憬淮关上院门,见状,东方泽兰用手撑着下颚,一脸戏谑:“怎么?抓住我,不敢让别人知道吗?”

白憬淮回身坐下:“如今鹤儿好不容易才放下你,我作为兄长又怎能毁他家室?”

“哼~”她站起身,手搭在白憬淮的肩膀上,慢慢绕到他的身后“所以你是想........金屋藏娇了?”

突然,白憬淮猛然起身,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并反身,将她压在身下。

因为羽破发作,她的体力还没完全恢复。

见她胸脯一上一下,呼吸急促的样子,他才慢慢松开手,一脸得呈的说“哼,果然生理反应骗不了人,看来你还是个女人!”

东方泽兰赶紧从桌上起身,揉揉被他握得发红的手腕,瞪着他道:“你把我抓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白憬淮也不隐瞒,直言:“等父亲回来,交给父亲处理!”

“交给白瑾川?你就是把我交给他又如何?难不成,你们还想让白夙鹤取个小妾?”

“也未尝不可!”

真是,一群疯子!

女人在他们的眼中就是一个可以肆意玩弄的玩物吗?!

她走到白憬淮的面前,一字一句的告诉他:“想让我嫁给白夙鹤,除非我死!”

这一年她离家,别的没学会,可这脾气和刚烈的性子倒是增长不少。

想让她嫁人做小妾?那就是痴人说梦!

她扬长而去,白憬淮忽然又说“这里是白府,这里戒备森严,你是逃不出去的!”

“切!”她回头,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

东方泽兰,你是绝对逃不出去的!

关上房间,东方泽兰便一直倚靠着房门。既然逃不出去,那就不逃了,毕竟,她也想回到东方府去看看熟人。

当日入夜,子时半刻刚过,东方泽兰就打开房门,小心翼翼的跃上院墙。她忽然发现,院墙四周已经被白憬淮的手下护卫严密包围了起来。

没想到他居然来真的?真是一个阴险狡诈的男人!

想从院墙翻出去是不可能的了,看来得换身衣服,从房顶上跃出去!

稍刻,东方泽兰换了身夜行衣,站在院中跃上房顶。接着她俯视整座白府,寻找出了一个最佳的方法,只要从白憬淮旁边的院子里穿过,就能直接离开白府,而不需要绕到正门。

幸好她知道怎么隐藏自己的气息和脚步声,在跳到那座院子的房顶上时,竟没发出一点声音。

她从房顶上一跃而下时,突然看到了院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成功落在院墙上后,她才忽然记起,方才那个女子好像是东方娆溪!

若没有记错的话,去年她回到东方府时,正好是东方娆溪的十岁生辰。也就是说,东方志平让一个十岁的孩子替她嫁了过来?这样的父亲,真是不可饶恕!

而这时候,她没有注意到在院中,还有白憬淮的身影。白憬淮坐在桌前与白夙鹤闲谈,他端起茶杯,清亮的眸子微微一瞥,显得杀气万分。

还好她已经能够召唤出灵阶真身,否则一时半刻内,她还赶不回东方府!

她知道东方府晚上戒备不严,也就特意从院墙翻入,一路上没有躲避的来到冷苑。

随后,她翻墙入了冷苑。

而在这个时候,白兰和独孤青已已经完全入睡。忽然这时,独孤青已和白兰都听见了前院发出的声响,白兰跑出房间来到前院,四下巡视,却只见到堂门大开着。

见状,她变幻出双刀,小心翼翼的朝屋内那个黑色的人影走去。

在她正准备从后背刺入时,人影转身过来,两人四目相对,双刀‘乒乓’落在了地上..........

“你是.........泽兰?”白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东方泽兰一边流泪一边笑道“师父......”

“泽兰?”

东方泽兰看向白兰的身后“姨娘........”她走到独孤青已的面前,忽然跪下并道“泽兰离家一年有余,今夜莽撞,惊扰了姨娘和师父!”

独孤青已蹲下身,双手扶着她的肩膀,那一刻的触感令她感到真实又虚幻。

“孩子,这一年间,你过的可好?”

两人缓缓起身:“泽兰已经成功习得召唤灵阶真身的方法,而且如今,泽兰已经是三十级灵阶的人了。”

稍刻,白兰点燃蜡烛,两人这才发现,东方泽兰用银色的束冠扎着头发,就连胸脯也有些不同与往常。

东方泽兰解释道“为了方便,我才这样打扮。”

团圆之后的激动一过,独孤青已才忽然想到什么,便追问:“泽兰,我听说了你在比试大会上赢下了魁首一事。可是你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东方泽兰想起那日与王小见面,后又因羽破昏倒,被白憬淮带来了这里的事。

于是,她没有隐瞒的将事情全部告诉了独孤青已和白兰。两人听后,都纷纷吃惊。

“泽兰,那白憬淮有没有对你做什么?”白兰担心的问道。

东方泽兰摇摇头,并表示“白瑾川眼下并不在府中,他也没有将我抓回来的事告诉白夙鹤。不过,听他的意思,是准备等白瑾川回来之后,让我嫁给白夙鹤做小妾!”

“什么?白家真是欺人太甚!”白兰愤愤不平的握紧拳头。

然而,独孤青已却抓起东方泽兰的手,并问:“泽兰,在下一次的羽破发作时,你都不能人看到你手背上的红色火焰印记!”

“提起这事,姨娘,这羽破到底是什么?”

“这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记住千万不要将羽破的事情告诉其他人!”

虽然不明白她的话,但是东方泽兰还点头应声道“知道了姨娘!对了姨娘,你可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抑制羽破发作?”

提起这事,独孤青已和白兰相视一眼,便道“白瑾川的手上有一颗珠子,外观如冰球,你若能找到并将它食下,那你的羽破便不会再发作!”

闻言,原本想要离开这里的东方泽兰,又改变了自己内心的决定。

不就是一颗珠子嘛,她就不信白瑾川那个老贼,能藏到地底下去?

转眼间,已是次日辰时。

东方泽兰在这里休息了一夜后,正准备起身离开,却不想白憬淮和东方志平扫兴的来此。

仇敌相见,分外眼红!

东方志平怒斥:“东方泽兰,你逃婚一年,竟敢还敢回来?来人,给我拿下!”

“慢!”东方泽兰大喊道,并看向东方志平身边的白憬淮,不用想也知道,定是这厮通风报信的!

白憬淮得呈的一笑:“东方伯父,既然东方泽兰已经回来,那我们一年前的婚约也可照常进行了!”

白憬淮,你小子真敢让我做妾?

哼,名声堂堂的兰风羽,竟还害怕做妾吗?

这时候,独孤青已忽然隔空传音:“泽兰,白憬淮是白瑾川现在最看重的人,说不定你能通过他知道那颗珠子的位置!”

“那白夙鹤呢?”

“白夙鹤自你逃婚之后,便一蹶不振,待在院中大门不出,更何况他身边已有东方娆溪,两双眼睛盯着你,你总归不太好行动。相比之下,白憬淮是个最好的选择!”

她不解:“姨娘的意思是,让我嫁给白憬淮?”

独孤青已:“你只要能让他替你办事便可!不必做出牺牲!”

“我听姨娘的!”

东方泽兰嘴角微微一翘,看着白憬淮道“唉,既然被你抓住了,那就只好跟你回去白家了!”

而此刻,白憬淮的眸子微微一动,心中有股不安之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