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临天下之灵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二章 ` 留不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两日过去,东方泽兰在白府还是一无所获。她坐在院中感叹:“白瑾川这个老奸巨猾的贼人,到底将冰珠放在哪儿了?”

忽然,一个人影在她的眼前慢慢放长,她眉头一皱,警觉的侧头一瞧,接着变出簪子猛然起身向后一划,身后的男人见状愣在原地,他被东方泽兰的速度怔住,脖子上渐渐裂开了一道口子。

东方泽兰这时候才看清眼前男人的模样,她收回簪子,有些不解“是你?白夙鹤!”

白夙鹤的双手顿在半空,他看着东方泽兰站在自己的眼前,一时间竟忘了脖子上的伤口。

“泽兰,真的是你?你真的回来了!”

白夙鹤向她靠近,见状,东方泽兰突然怒斥道:“站住!不许过来!”

白夙鹤觉得有些委屈,眼眶泛泪“为,为什么?”

“白夙鹤,再有三日,我便你的嫂嫂了。你是我的小叔,我们之间还是要有些距离的!”

“好,我不过去!”白夙鹤支支吾吾的问道“我只是想知道,你逃婚之后,究竟去了哪儿?”

不管怎么说,白夙鹤起初要娶的人是她,而不是东方娆溪。她逃婚一事对白夙鹤的打击也不小,她对他是有亏欠的。

东方泽兰敌不过心里的一丝柔软,叹了声长气:“白夙鹤,我听说了我逃婚以后的事。对不起,我没想到你竟真的喜欢我,也没想到东方府会将东方娆溪嫁给你!”

东方泽兰话还未完,白夙鹤就默默攥紧了拳头,大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质问道:“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就在这时,一个婢女从她的院外经过,婢女见状,赶紧紧走几步离开。

东方泽兰转眼看着白夙鹤,垂着的双手在暗自催动灵力。如果白夙鹤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她就立马用凤火将他重伤!

“泽兰,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逃婚?我想知道的是...........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闻言,东方泽兰收起了手中的灼灼燃烧的火焰。

“从未!”

白夙鹤微微一怔,抓着她肩膀的双手缓慢松开。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

东方泽兰知道这样的话对他来说太过残忍,可总不能欺骗他吧。

“白夙鹤,从第一与你见面的时候,我就讨厌你!因为你自傲无比,与你在浮水楼一战时,我差点丢了性命。你找来药草给我,可你不知这药草与我不配,又一次差点要了我的命!从始至终,我都为对你动过情。”

“什,什么.........”白夙鹤失魂落魄的坐在石凳上。

“我之所以逃婚,就是因为我不喜欢你!我不想与我不喜欢的男人成婚,我知道你们一直在灵川内搜寻我的下落,可我藏于密林深处,你们是绝对不可能找到我的!我之所以会再次回来这里,是因为..........”

她话音未落,就听白夙鹤突然插嘴道:“是因为我兄长吗?你方才说,你不会与不喜欢的男人成婚,而现如今,你却要与我兄长成婚。也就是说,你喜欢的,是我兄长是吗?”

哼~

东方泽兰冷哼一声,“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要与你兄长成婚?让我猜猜,莫非是他和你说,我有什么阴谋,所以才会和我成婚的?”

哼,以白憬淮那个性子,绝对会对白夙鹤这么说的。

白夙鹤听后,目光再次一怔,双瞳收缩。就在这时候,白憬淮听到婢女的话,赶忙来到这里。

他看了一眼白夙鹤,不由分说的冲东方泽兰怒斥道“东方泽兰,你和他说了什么?!”

东方泽兰冷笑一声,走到另一张石凳上坐下:“你怎么不问问,你弟弟对我做了什么?”

“你!”

此话一出,白夙鹤忽然猛地推开白憬淮,离开东方泽兰的院子。

见状,白憬淮也没有立即追出去,而是转回身来瞪着东方泽兰,东方泽兰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悠闲的将左腿搭在右腿上,捻起桌上盘中的水果吃下。

“东方泽兰,你到底和鹤儿说了什么?”

“你难道不想看到白夙鹤对我放弃吗?”东方泽兰忽然发问,令白憬淮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她满意的哼笑一声,接着说道“我自然是知道白夙鹤钟情于我,可眼下我既然要与你成婚,我只不过是告诉他,我从未喜欢过他而已,为的是让他打消对我的念头。怎么?难道我做错了吗?我怎么记得,你们巴不得让他对我死心呢?”

白憬淮忘了她咄咄逼人,一时语塞。

“如果真能让鹤儿忘了你,那自然是最好的。可是,如果你敢对他做什么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不敢不敢!白大公子足智多谋,灵力强大,我一个小女子怎会是你的对手?”东方泽兰有些阴阳怪气的说。

这时候,白憬淮突然冷笑了一声,见状,东方泽兰的心中竟有不安之感。

只见白憬淮坐在她的对面,忽然开口道:“你即便装作这般玩世不恭的样子,也掩盖不了你想嫁进我白府的真实目的!”

什么?!难不成他又在调查我?

东方泽兰拍桌而起,正想指着白憬淮的鼻子臭骂一番时,她的心口突然绞痛。

不好!羽破又来了!

“啊!”

东方泽兰捂着疼痛剧烈的心口,见状,白憬淮有些慌了神:“东方泽兰,你又在玩什么鬼把戏?”

“玩你大爷啊........”东方泽兰紧紧掐着心口,忍痛做声“啊!”

这羽破到底是什么东西?每次发作时,身上总滚烫万分,就像是,就像是置身火海一般,要将我焚烧殆尽!

冰珠,快给我冰珠........

“啊.......”

东方泽兰被羽破发作的痛又一次的疼晕了过去,见状,白憬淮这才发觉事情不妙。他走到东方泽兰的身边,一把打横抱起东方泽兰走进屋内。

她身上怎么这么烫?

他将东方泽兰轻轻放在床上,双手合十催动灵力,接着摊开手,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突然,他看见在东方泽兰的心口里有一团愈燃愈烈的火焰,在火焰里好像隐隐约约的有什么东西,他正想看清楚时,那团平静燃烧的火焰突然朝他攻击,他猛然睁开眼睛,连退三步。

接着他捂着胸口,单膝跪地,一口鲜血突然喷在地上。

这女人的心间到底有什么东西?怎会将我重伤?

白憬淮擦去嘴边的血迹起身,慢慢走到东方泽兰的床边,缓缓开口道:“还以为那里能有什么线索,结果却让我失望。不过现在看来,你确实有目的嫁进我白府,既然如此,我不能留你了!”

话罢,白憬淮抬起手,手中变幻出了一把寒冰利刃。

“你即是火属,那这寒冰刃定能将你一击毙命!”

随着话音落下,白憬淮握紧寒冰利刃,对准东方泽兰的心口而下!

东方泽兰,留不得你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