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临天下之灵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四章 ` 冰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半夜子时,东方泽兰回头望向房内,房内的灯盏还亮着,白憬淮还没睡。

再这样下去,她的计划可就废了!

于是,她放下茶杯,转身就推门而入。白憬淮坐在床边,见她突然闯进,而且二话不说,就将衣服放在桌上,还毫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他本想说些什么,却又忽然转头一想,便作罢了。他起身朝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前,就被东方泽兰叫住:“你要去哪儿啊?”

白憬淮头也不回的说道:“自是回我的房间睡觉!”

“我劝你省省,你没听见外面还在把酒言欢吗?”

闻言,白憬淮不知如何反驳了。

东方泽兰起身,将房门关上,并转身回来看着白憬淮:“如今良宵美景,难道白公子就不想与我,做些什么?”

白憬淮看着东方泽兰的脸,忽然想起为她换衣服的时候,便立马转过头去。

东方泽兰笑笑,她又一次戏弄了白憬淮。她走过去床边,将怀里的东西悄无声息的换上香炉里,并告诉白憬淮:“你放心,我不是那种轻浮的女子。”

香点燃,缕缕香烟飘散在房间里,白憬淮闻着味道,不一会儿,他便忽觉头晕目眩,甚至说起了胡话。

“东方泽兰你要干什么?”

而此刻,东方泽兰就站在香炉前,一脸得意的看着白憬淮手舞足蹈的样子。

看来姨娘给的这东西真是好用。只要吸上一点,吸入者就会立马出现幻觉,看白憬淮现在又亲又抱的傻样子,定是中招了!

也幸好姨娘告诉我,只要将泡过水的茶叶含在嘴中,就不会被这迷香迷惑。

白憬淮,你也别怪我,为了冰珠,我只好这么做!

等到白憬淮**过去,东方泽兰便将他扶去床上,这种迷香只要吸入,可以趁着人神志不清的时候,问他一些事情,他也定会实话实说的。

东方泽兰趴在白憬淮的身上,凑耳轻声询问:“白憬淮,你知道冰珠吗?”

白憬淮脸颊通红,昏昏沉沉的答道:“冰珠,冰珠........”

看来他知道!

“告诉我,冰珠在哪儿?”

“冰珠,冰珠在........在我院中的盒子里!”

院中的盒子?

姨娘猜的果然没错,像这样的东西白瑾川是绝对不会随身携带的,而这府中,只有白憬淮深受他的信赖了。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东方泽兰便立马起身离开。

可到了门口,她又忽然顿住了,她回头看着床上的白憬淮,这些日子,她发现这个男人心地不坏,“对不起了白憬淮,我也是不得已才这样做。多谢你的不杀之恩,如果不是你的寒气,我根本无法挺过羽破。若是还有机会,我一定会将这恩还给你的!”

东方泽兰是非分明,一码归一码。

虽然说白憬淮曾想过要杀她,可是他最终并未下手,不仅如此,他还给她渡寒气,才让她挺过了羽破。

要知道,羽破会一次比一次来的强烈,如果不是他的寒气,她现在根本没命寻找冰珠。

她掩人耳目的顺利来到白憬淮的院子,趁着没人,她在白憬淮的房间里四处寻找着装有冰珠的盒子。

很快,她便在白憬淮的床底下找到了一个粘在床底上的红木盒子,盒子没有上锁,她将盒子打开后,一颗形似冰球的珠子装在里面,珠子的里面还有火一般的颜色。

想必这就是姨娘说的冰珠了!

终于找到了冰珠,她来白家的任务也完成了。既然东西已经找到,那她得在白瑾川发现真相之前,离开这里,一刻也不能耽误!

她回到自己的院子,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后,便将冰珠装着,再次翻墙离开白家。

此时此刻,前院里白瑾川正在客人们把酒言欢,好不乐乎。而白憬淮却还在被迷香迷惑,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

东方泽兰连夜回到了东方府,她熟门熟路的翻墙而入,正撞见白兰在院中等着自己。

“师父?你怎么知道徒儿会今日回来?”

白兰为东方泽兰擦去额上的汗水,和额间的一抹印花,对她说:“为师想着,今日是你大婚,按照夫人的计划,今日你若拿到冰珠,定会回来。”

“看来了解徒儿者,唯有师父也!”东方泽兰还像幼时一样冲白兰撒娇。

白兰很吃这套。

这时候,独孤青已从房内走出:“冰珠可拿到了?”

“姨娘!”东方泽兰跑去独孤青已的面前,将冰珠拿出递给她看“姨娘你看,这可否就是你说的冰珠?”

“不错,是它!泽兰,今日姨娘和白兰为你护法,你赶快回房将此珠吸收,只要等今日一过,从此以后,你的羽破便不会再犯!”

“是,姨娘!”

说罢,东方泽兰连忙跑回房间去。

等她走后,白兰一脸担忧的询问独孤青已:“夫人,泽兰心间还藏有您给的化凤珠,会不会与冰珠.........”

独孤青已则安慰白兰道:“你不必担心。化凤珠只是能够暂时压制羽破给泽兰带来的痛苦,并不会与冰珠相斥。有了冰珠,日后羽破便不会再犯,至于化凤珠,是能够加快羽破的速度,让泽兰在短时间里能够达成羽化,只要等羽化一过,泽兰日后的路才算稳了!”

“一切听夫人的!”

***

次日一早,白憬淮才慢慢醒了过来。他看见桌上的东方泽兰的婚服,又看了看地上的喜服,紧接着低头瞧了瞧自己,发现自己衣服被褪去。

难不成昨夜我和东方泽兰..........

“嘶~头好痛!”

这时候,白憬淮头脑一阵风暴,脑子里显出了些与东方泽兰的回忆.........

难道我与她真的.........

忽然这时,白瑾川从门外进来,他看着一地狼藉,又看了看白憬淮。白憬淮见状,内心有些慌张。

“父亲.......”

白瑾川抬手打断:“不用解释,爹都知道!此番爹来,是来找你要冰珠的!爹想过了,东方泽兰既然嫁入了白家,冰珠放在你那儿已经不安全了。”

“父亲,冰珠孩儿放在了房间里的床底下,在一个盒子里面。”

“好,我知道了!”

说罢,白瑾川转身离开,白憬淮忽然将他叫住:“爹,你知道东方泽兰去哪儿了吗?”

闻言,白瑾川脸上有些不解。

与此同时,在隔壁白夙鹤的院子里,白夙鹤抱着酒,喝了一夜。

东方娆溪看着他借酒浇愁的样子,好心上去想要劝说他,可她还未走近,就突然被白夙鹤一把推开。

东方娆溪磕倒在地,手肘出了血。

白夙鹤一身酒气,将自己心中的不满全部发泄在了东方娆溪的身上:“这全都怨你!如果不是你,现在泽兰回来,要嫁的人也是我,不是我兄长!”

东方娆溪只觉得委屈,毕竟她也不是自愿嫁进来的。

“我知道你不是自愿的,可你别答应他们嫁给我啊!你难道没有嘴,不会张口说话吗?如果你不嫁给我,现在泽兰回来,就是我白夙鹤的妻子了!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喜欢她,我很喜欢她,我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喜欢她了..........泽兰,泽兰!”

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嫁人了你还想着她?

东方娆溪站起身来,哭哭啼啼的冲白夙鹤大吼道“可现在嫁给你的人是我,不是她!”

话罢,却换来了白夙鹤狠心的一巴掌!

而此时此刻,东方泽兰已经成功的将冰珠吸收,在她心间,一层冰雾蒙上。

她收拾好东西,背着包袱来到前院,她走进房间,为牌位上了一炷香,磕了头。

等她走出房间,看见独孤青已和白兰正站在院内,白兰见她行色匆匆,背着包袱的模样,顿时眼眶泛泪:“泽兰,你这是又要.........”

东方泽兰二话不说,跪在了两人的面前:“师父,姨娘!泽兰拿走冰珠,等白瑾川酒醒,一定饶不了我的,姨娘和师父对泽兰恩重如山,尤其是师父,也是我的姑姑。我怎可恩将仇报?”

白兰不争气的落下泪水,她扶起东方泽兰,对她说:“为师都不怕,你怕什么?为师这一身功夫,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白瑾川吗?为师和夫人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保你周全的!”

“师父,不,姑姑!姑姑更亲切!”东方泽兰脸上洋溢着笑容,“姑姑,你和姨娘真的为我做的很多了。更何况,我这一年在外漂泊,早已习惯了!泽兰给姑姑和姨娘保证,等泽兰得空,一定会常回来看看姨娘和姑姑的!”

不等两人说话相留,东方泽兰就立马离开。

白兰目送着东方泽兰的背影,她忽然觉得,东方泽兰真的长大了!

“夫人,泽兰要走了,您也不说说话?”

独孤青已缓缓落泪:“我怎会不心疼?只是姐姐临死前曾说过,得放手让她自己去闯。不能娇惯,不能心疼........”

姐姐,你的泽兰长大了,你的在天之灵保佑她,早日为你报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