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邱竹一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八章 番外十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嗯,身段儿柔软,和周围的女子相比,她太耀眼了。不对,这女子,似乎是……九尾狐?!

他微微有些诧异。看沐溟晨的眼神,就知道有点不太对劲了,不过,无所谓,与他无关。

一曲“玲珑笑”落下了帷幕,绿蕴退场后,那些舞姬纷纷表示感激。如果没有绿蕴,她们就该掉脑袋了!

她已经换回了衣裳,正打算前去大殿里伺候。半路上遇见了一个侍卫,他看见了绿蕴,匆匆忙忙的就跑过来了。

“绿蕴姑娘,我们头儿请你去一趟,舞姬灵儿的尸体已经找到了。”。

他这句话的信息量太大了,绿蕴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尸体?”。

灵儿死了吗?怎么会这样?她找到的舞姬,在最重要的时候,发生了这么离奇的事情。若是被沐溟晨知道了,恐怕又要责备下来了。

“请。”,那侍卫退到一旁,给她让了路。

绿蕴心里忐忑不安,跟着侍卫去了李刑头所在的地方。

翠玉院,这里是一处杂草丛生,落叶铺地的废院,记得好像是沐溟晨的妾室住的地方,只不过妾室离奇死去了,这院子也跟着荒芜了。

前面的水井边儿上,她看见了李刑头,还有几个侍卫,都盯着那口井愁眉苦脸。

“头儿,绿蕴姑娘来了。”。

李刑头闻声回头看了一眼绿蕴。

“绿蕴姑娘,您来看。”,他不慌不忙,将绿蕴带到水井边上。

“我们的人找到舞姬灵儿的尸体,就是在这口井里面。”。

绿蕴心里咯噔一下。她怎么会死在这么偏僻的院子里?这里离她们舞姬的住处相隔甚远。

她正想伸脑袋往井里面瞅一瞅,却被李刑头拦住了。

他轻轻摇头:“尸体已经腐烂了。”。

绿蕴知道他是不希望给自己留下阴影。

“腐烂?我昨儿酉时才见过她,即便是酉时后死,那尸体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腐烂?!”。

“您昨儿酉时见过她?”,李刑头也疑惑不已。按理来说即便是掉入了井中,那也应该是浮肿,而不会腐烂,这只能说明……

“如此说来,应该是她身上有什么东西,能让尸体迅速腐烂。”。

“这是最合理的推测了。”,绿蕴说到。

“不过既然尸体已经腐烂,你们又是如何确定这是灵儿的尸体?”。

李刑头似乎早就猜到她会有如此疑问,给旁边的一个侍卫使了一个眼神。那侍卫立马意会,去了墙边,端起一个木盘子,跑了过来,他憋着气,大口不敢呼吸,将盘子放在李刑头前面的木桌上。

这是舞姬的衣服,绿蕴认得出来,而且她能确定是灵儿的衣服,因为灵儿是玲珑笑的主导舞姬,所以她的衣裳是红色的,而其他的舞姬的衣裳是白色的,只是搭上了一件红色的薄纱。

绿蕴心里微微震惊。

“这是我们在井里发现的。”

“这的确是灵儿的衣裳。”。绿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恶心。或许是这衣裳散发出来的恶臭,或许是这件事情让她感觉到太恶心了……

忽而感觉到胃里一阵翻滚,她用袖子捂住嘴鼻。

李刑头见状连忙让侍卫将木盘子端走。

“绿蕴姑娘,您没事吧?”。

“没事。”,绿蕴摇摇头。

“李刑头,现在能确定嫌犯吗?”,她轻轻问到,这岛上到底是谁如此心狠手辣。

李刑头无奈的摇摇头:“目前询问了许多舞姬,她们都有不在场的证明,这蓬莱岛上那么多人,今日又是贵宾齐聚,调查也难以顺利进行。”。

他说的的确是无可奈何。

“说出来绿蕴姑娘莫要怪罪,唯一的嫌疑就是您了,您是最后一个见过舞姬灵儿的人,不过我觉得绿蕴姑娘您没有杀害她的动机。”。

“你知道就好。”,绿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虽然最讨厌别人冤枉她,不过她也能理解李刑头的怀

疑。

她转身看向那口井。

“如果我没猜错,这井水应该有促使尸体腐烂的药物残存。不如将这井水交给张大夫来看,必定能查出这个药物是什么。”。

李刑头恍然大悟:“绿蕴姑娘说的是,来人,打水。”。

随即跑过来两个侍卫开始打水。

绿蕴不能逗留太久,大殿那边还需要她来伺候:“李刑头,以后有需要绿蕴的地方尽管说,我愿意协助调查。我还有事情要忙,先走一步。”。

“绿蕴姑娘有心了。”,李刑头双手抱拳。

绿蕴离开后,匆匆忙忙跑到了大殿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站在沐溟晨的身边。

沐溟晨自然是知道她才来,只是斜眼瞟了一下,没有问她。

宴会持续一整天,天空上月亮星星逐渐升起。

绿蕴也伺候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李刑头那边查的怎么样了,她现在脑子里想的都是这茬。

那些人都喝的有些醉醺醺的了,就连沐溟晨双颊也微微泛红。她趁着没人注意,便从后面悄悄的离开了。

她来到张大夫的住所,门没有关,她轻扣,里面的人应了声,她便走了进去。

“绿蕴姑娘,您来了。”,李刑头眉开眼笑。

“李刑头,张大夫,我是来看看案情如何了。”,她看了看张大夫,他是一位花甲老人了,但是医术是绝对可靠的。

李刑头立马回到:“这里,张大夫已经查出来了,井水里含有一种名叫"化尸水"的毒药。”。

“化尸水?就是融化尸体的毒水?”,绿蕴立马反应过来。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绿蕴突然觉得这毒药的名字取得还真够随意的。

“再加上夜晚,井水里的温度略微要高一些,所以尸体也就腐烂的快了。”,张大夫解释到。

“张大夫,你这里有化尸水吗?”。

“嗯,有。”。

“那你最近可有卖给别人?”。

张大夫摇摇头:“没有,我这里只有三瓶化尸水,不常用,所以少。”。

李刑头突然想到什么了,道:“麻烦张大夫取一下,让我们看看这化尸水什么样,可以吗?”。

“没问题。”,张大夫转身抽来自己面前的抽屉。

“哎呀!”,他大吃一惊,手脚颤抖。

“怎么了?!”,两人紧张额看着张大夫。

“我的化尸水,不见了一瓶!”。

两人立马会意,心里都有了数了。

李刑头若有所思:“看来我估计的没错,有人盗走了化尸水。”。

“那怎么办?”。

张大夫气的直捶胸口,面色悲恸:“哎哟喂,我就这么三瓶化尸水,居然被盗了!这制作化尸水的材料可贵着呢!哎哟喂!!我的心肝肉啊!!”。

他突然又想起来什么,抬起头说到:“对了,我跟你们说,这化尸水有极强的腐蚀性,倘若处理不当落在活人的手上,也会留下疤痕,而且是腐烂的疤痕!”。

这可是一条极为有用的线索,绿蕴和李刑头互看了一眼。

“你我分头行动。”。

“好。”。

“诶,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凶手,我倒是哪个鳖孙敢偷我的化尸水!”。

两人点点头便离开了张大夫的房间。只留下张大夫一人痛哭流涕。

李刑头安排了不少人,行走在蓬莱岛各个角落,务必在不惊扰贵宾和岛主的情况下进行检查。

绿蕴也回了大殿,她来观察大殿上的那些侍女侍男。只是他们都乖乖的站在原地,她也不好从哪儿观察。

她的视线飘过所有人的双手,逛了一圈儿,最后停留在了香儿的手上。

她的右手蜷缩在袖子里,但是绿蕴能看见她缠着纱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