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邱竹一琉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一十九章 番外十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是她目前找到的最大的嫌疑了。必须要找个机会,和香儿单独会上一面才行。可是在这大殿之上,她该如何让香儿出来了?即便是她请求香儿与她相处,相比她也会因为夫人,而拒绝吧。

夜空安静祥和,蓬莱岛上到处张灯结彩,歌舞升平,丝竹管弦余音绕梁。

亥时,也该休息了,沐溟晨也感觉到困了,再加上他还有些醉了。便由绿蕴扶着回了房间。

他摊在绿蕴身上,重如泰山。绿蕴心里后悔极了,早知道就该让那些侍男扶着他回去,压的她浑身酸痛。

扭扭捏捏的走着,她还是坚持将沐溟晨扶进了房间,扔在了床榻上,自己赶忙揉了揉肩膀,扭了扭腰。

沐溟晨浑身都是酒味儿,她又去取了帕子来为他擦洗,正仔细的擦着脸蛋儿,谁知道被沐溟晨一下抓住了手腕,嘴里还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

“岛主?”。她轻轻唤了一声,沐溟晨没有反应,她又使劲挣脱来他的手,白皙的手腕瞬间红了一片。

看来是喝的烂醉了。擦拭完毕,她将被褥盖在沐溟晨的身上,让他好好的休息。她正打理着被褥,却感觉到床上的人动了一下,她便瞬间被沐溟晨压在了身下。

她惊慌失措,心跳加速:“岛……岛主!?”。

沐溟晨突然清醒过来了,确实是把她吓了一跳。突如其来的动作,胖他感觉到浑身不自在。

沐溟晨没有说话,他本来就没有喝醉,可是为什么现在看见绿蕴这惊慌的模样,他又不忍心下手了?方才他承认自己的确是有冲动,可是现在,他不愿意了……

“岛主?”,绿蕴实属是分不清他到底是醉了还是清醒着。

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盯着绿蕴,最后整个身体摊在她身上,双手紧紧的抱住她,将头埋在她的胸前。

“诶?!岛,岛主,你睡错地方了!!!”。绿蕴惊慌失措,她想要推开沐溟晨,可是他的块头太大了,根本推不动。

她双手都觉得累了。这算不算是被他强行吃了豆腐?!是吧!他居然吃她豆腐!

可是她无可奈何。正房她打算放弃的时候,沐溟晨却突然自己松开了她,起身看着身下的绿蕴。

绿蕴惊讶的望着他:“岛主,您是醒了还是醉了?!”。

“醒了,可是也醉了。”。他终于说了一句话了,可是绿蕴没听懂。

“诶?那您到底是……”,她还没说完,沐溟晨便翻身睡在了一边,转过身,背对着她。

这是醉了吧。绿蕴虽然疑惑,但是也不再多想什么了,只是为他盖好被子,便离开了。

她有些睡不着了,走出房门,索性去看看星空。夜空很美,凉风习习。忽而前面的长廊上,她看见了一个人影,那人影走的急匆匆,但是她却看清楚了,那人是香儿!

得来全不费工夫,她赶忙去追赶香儿。香儿本来是受命来监察沐溟晨和绿蕴的,知道他们两个没什么事情发生,她便打算回去向夫人禀告了。

正走着,突然从她身边冒出来了一个人影,她吓了一跳。

“啊!”。

绿蕴见状立马捂住了她的嘴:“别叫,是我,绿蕴!”。

香儿惊魂未定抓住绿蕴的手想清楚了的确是绿蕴,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她点点头,绿蕴便松开手。

绿蕴注意到她的右手的确是缠了布的。

“你的手受伤了?”。

香儿听她问起自己的手,连忙将手背在身后去。

“没有,没受伤!”。

她眼神恍惚说着,又突然生气道:“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装神弄鬼做什么?!我要回去了!”。

说完她打算离开,却被绿蕴一把抓住了手腕。

“我想看看!”,绿蕴力气比她大的多,香儿再怎么反抗,也是徒增疼痛罢了。

&n

bsp;?“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在这样,我就叫人了!”。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说话的同时,她已经迅速拆开了香儿手中的纱布。

白皙的皮肤上是一道深而恶心的伤口。不过不像是被腐蚀掉的,倒像是被打的……红色的伤口还没有结痂,鲜血随着手微微一动便会流出来,甚至还能看见她的手骨。

“这是……”,绿蕴惊呆了,她的手竟然变得如此恐怖。

香儿赶紧捂着自己受伤的手,眼泪哗啦啦的从眼眶流出来:“现在好了吧?你看也看了!我该走了!”。

“我……”。

看着她哭哭啼啼的跑着离开的背影,绿蕴瞬间觉得有些愧疚。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手是很宝贵的东西,芊芊玉手是谁都想得到的,然而香儿的手,将会永远的留下一道恶心的痕迹。

她方才这么紧张,原来是怕自己的丑陋的手被他人瞧见了。

哎,绿蕴啊绿蕴,你该怎么去补救一颗受伤的心灵?似乎无法补救了,因为她已经很伤心很伤心了,这段记忆会永远的停留在她的脑海里。

不过那道伤口,不出她所料,应该是甄君打的吧……

而且现在看来,她唯一的怀疑对象,也洗脱了。

“哎~”,她轻叹一口气,便也回了房间去。

锦玉宫。

“娘娘。”,香儿走到床榻边。

甄君侧卧在床上,只穿着一件亵衣,床边的帘子随风而动,她的好身材尽显。

“怎么样了?”。

“岛主回了房间,已经睡下了。”。

“那就好。”,甄君的语气慵懒。

“娘娘……”,香儿突然想说什么,她张了张嘴,又不敢说下去。

“有话直说,本宫要歇息了。”。

“方才,奴婢离开的时候,那个绿蕴跑过来,非奴婢的手……”,她说的小心翼翼。

“怕什么?你的手不是已经被处理了吗?”。

甄君所说的处理,是在她原本被化尸水腐蚀了的伤口处,用戒尺又填了新的伤口,以打伤覆盖住了腐蚀的伤。

香儿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奴婢怕她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为了保命,她愿意毁掉自己的右手,可是,她却还是担惊受怕。

“即便是察觉到了,人,又不是你杀得,你只不过是消灭了痕迹而已,万事本宫顶着。”。甄君一点也不担心。

本来她是想让绿蕴被罚,才命香儿去将“玲珑笑”的舞姬灵儿给绑架了扔在没人的地方去。谁知道还没等香儿绑架她,她就已经死在房间里,香儿无可奈何,怕隔墙有耳,被别人看见了她是最后一个去找灵儿的人,索性将灵儿的尸体扔进了荒院的井里。

而且还用偷拿了张大夫的化尸水洒在她的尸体上。一不小心就洒在了自己的手上,那化尸水的药效真是太强了,她的手在一瞬间便腐蚀出了一条深深的伤口。甄君怕她这伤口会被那些人发现,便派人打烂了她的手……

原本以为会遮天蔽日,谁知道竟然被李刑头察起来了!

“夫人说的对,是香儿想多了。”,她其实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害怕,但是一想到凡事儿都有夫人顶着便不那么怕了。

“退下吧,本宫困了。”,甄君打了一个哈切,有点困了。

“是。”,香儿退下了,她努力让自己平复心情。不过她也挺奇怪的,好好的灵儿,怎么就被人杀死了呢。

翌日清晨,绿蕴为沐溟晨更衣,想起来舞姬灵儿的事情还是应该禀告他才是。

“岛主,绿蕴有一件事情,需要禀告岛主。”。

“说吧。”,沐溟晨的心里还在纠结昨夜他的暴行,不过今天看绿蕴的脸色,她似乎一点也没当回事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