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精灵之海洋烟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二章 与鲤鱼王的相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然后呢?鲤鱼王去哪了?”

“它去闯飞跃之地了,我在两年后再次遇到了它。”

……

那天,七岁的信易独自一人在迷蝶岛一处海滩边玩耍,突然发现一只鲤鱼王被海浪推上了海滩。

是它?

信易认出了这条鲤鱼王,它是那样的特殊,满身鳞片不像其他鲤鱼王一样光泽耀人,而是红色,灰暗的红色。

红色偏灰、毫无光泽的鳞片,残缺的背鳍,满身的伤疤,无力地躺在海滩上被浪拍打着,这就是信易当时看到的鲤鱼王。

信易连忙跑过去想要抱起鲤鱼王,却没想到它格外的重,比普通鲤鱼王要重许多,使劲撑着抱起,还是一个踉跄摔倒。

“你没事吧?鲤鱼王!”

海滩上的小石子边缘十分锋利,一下子在信易的手掌、膝盖和小腿上割出数道伤口,但信易还是第一时间忍痛站起来朝鲤鱼王走去。

“咔噜。”

鲤鱼王似乎也摔疼了,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睛转动着。

它也发现了信易,眼睛一下子亮起来。

“咔噜咔噜!”

它想要翻动身体,但身体的剧痛让自己始终无法聚起力气。

“先别动,我马上叫人过来带你去精灵中心!”

信易跑去求救前,把自己的水瓶中的水都倒在了鲤鱼王嘴中,看着它努力地张嘴吸入淡水,信易也放心了些。

……

迷蝶岛精灵中心,信易和信武、幸子坐在等候区的椅子上。

“小朋友,鲤鱼王恢复好了,不过它的身体还很虚弱,接下来不要让它继续高强度训练了,先休息一段时间吧。”

乔伊和幸福蛋推着鲤鱼王来到信易三人面前,乔伊对信易嘱咐道。

没有解释一下自己和鲤鱼王的关系,信易站起来快步走到担架车前,和鲤鱼王开心地对视着。

带着鲤鱼王回到家中,信易看着在屋外小水池中游得很憋屈的鲤鱼王,不由笑了下。

“鲤鱼王,等你完全恢复了,我再带你去大海中。”

“咔噜咔噜。”

鲤鱼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依然绕着水池边缘一圈一圈地游着,还越游越快起来。

“你是在训练自己吗?乔伊小姐说了你现在还不能训练。”

“咔噜。”

鲤鱼王速度慢了下来,眼皮抬起,看了信易一眼,又继续加速游了起来。

“……”

见鲤鱼王不理自己,信易也挺郁闷,继续找起了话题,眼珠一转,有了!

“鲤鱼王,你这两年都在干嘛?我听说鲤鱼王闯过飞跃之地就能进化成暴鲤龙,你有去吗?”

听到信易的话,鲤鱼王一下停住了。

“咔噜。”

它点点头。

“真的去过啊!”

信易没想到随口一问,竟然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他看过一个学者的演讲,大部分鲤鱼王一生都没去过飞跃之地,那是鲤鱼王中的强者的舞台,没想到这只自己从下水道中救起的鲤鱼王也去过。

“那你应该失败了吧,没事,失败乃成功之母,坚持下去一定能成功的。”

鲤鱼王没有回应,只是看着信易,那眼神怪怪的。

“嗯?难道成功了?”

鲤鱼王点了下头。

“那你怎……好像闯过去了也有几率进化不了,没事没事,都闯过一次了,再继续闯就是了,反正飞跃之地有挺多处的,此处不让你进化,那是它没有这个荣幸。”

信易强行安慰道。

“咔噜。”

鲤鱼王似有所悟,继续游着。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鲤鱼王在信易的照顾下,终于恢复了健康。

信易抱起鲤鱼王放到装满水的独轮车斗中,然后推着独轮车往海边前去。

“扑通!”

鲤鱼王在信易的示意下,一跃而起,跳入了海水中。

“咔噜咔噜!”

“你是让我也下去陪你游吗?”

“咔噜。”

“好的!”

信易脱去外衣,穿着一件短裤跳入海中。

信易和鲤鱼王在海中玩了很久很久,直到太阳落山。

“再见,鲤鱼王,你一定能成功的,我相信你!”

“咔噜!”

……

“这就是我第二次与鲤鱼王相遇的情况。”信易说完,仰身往椅背上靠去。

“还有第三次是吗?”澄夏察觉出话中隐藏的意思。

“是的,那时候我已经十岁了。”

“十岁,可以正式饲养精灵了。”

“是的,那次我遇到它,我说,‘成为我的伙伴吧’。”

“它没同意?”

“是的。”

……

满金市街道上。

“信易,你再过几天就要过十岁生日了,就可以拥有自己的初始精灵了,你有什么想法吗?”

信武手搭在信易的肩上,转头看着一脸愁绪的儿子问道。

以前,这孩子虽然也时不时多愁善感一下,但总的来说,还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娃,这几个月不知怎么了,经常一副愁容,邻居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虐待孩子了。

“随便。”

“初始精灵哪能随便啊!要不就听我的,收服一只最笨的可达鸭!”

信武看着自己儿子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己,也有些尬尴,补救道:

“要不御三家如何?我打听一下哪个培育屋有新培育出来的水系御三家。”

“不用了,我自己去找。”

“自己找……”信武还想说什么,发现信易已经走远了。

唉~还没到青春期,娃咋就叛逆了呢?

无奈叹了口气,信武只能先跟上了,这里是大都市,鱼龙混杂,信易被拐走了可不好。

信易感觉到身后父亲跟了上来,心中也是叹了口气。

其实他并不是叛逆什么的,而是脑中实在太难受了,他很多时候完全没有精力去思考外界的事,导致他最近与人相处时,显得生人和熟人都莫近。

从小他就有头痛症,每当回忆前世往事太过,都会剧烈头痛,但都没现在严重和频繁。

按理来说,自己已经来这里十年了,前世啥的,该遗忘的遗忘,藏心里的藏心里了。

为什么那种回忆越发透彻心髓,越发难以忘却,前世的美好与悲伤,时刻都缭绕于心。

或许选择彻底忘却是能够消除这种痛苦的,精灵世界的神奇还真能做到这点,一些强大的超能力系精灵就能做到。

但,我不想,不想忘却。

为什么要忘记?

信易一如既往的倔强,或者说怀旧。

“鲤鱼王!超强的鲤鱼王!是挑战飞跃之地成功的鲤鱼王!大家快来看啊!”

一道吆喝声引起了信易的注意,他顺着声音来到了一个小巷子内,绑着头巾的中年大叔正站在一个小摊子后面,不断地吆喝着。

“非法售卖精灵,严重者可处五年以上,最高死刑的刑罚。”

信易站到小摊子前,冷冷说道。

“我这可不严重,顶多关几天。”大叔呵呵一笑,一个小屁孩,还敢多管闲事。

“我已经报警了。”身材高大的信武站到信易身后,低着头看着中年大叔,脸上不怒自威。

“我马上走!”

话音刚落,这个中大叔瞬间脚底抹油,消失在了父子俩的视线中。

信易向父亲点了点头,掀开小摊车的布盖,一只鲤鱼王露了出来。

“是你!”

“谁?”信武也仔细看了下这只鲤鱼王,发现竟是三年前在自家养伤的那只。

“老相识啊,看来你是糟了不少罪,来,我带你去精灵中心!”说着,信武推起小摊车朝巷子外而去,信易也在旁边一起推着。

这里离精灵中心挺远,两人推了半小时才到,精灵中心的医护人员马上把鲤鱼王送到急救室内。

“鲤鱼王的情况比表明看起来严重很多,请两位做好心理准备。”

过了一会儿,乔伊小姐从里面出来,对父子俩说道。

“这!”

“放心,里面有我们中心最好的医生在抢救,这只鲤鱼王的生命力很顽强,大概率还是没事,只不过需要提前跟你们说一下可能会发生的最坏情况。”

“谢谢乔伊小姐,我们知道了。”

父子俩坐在等候区的椅子上,焦急地等待着。

“信易,没事的。”

信武拍了拍信易的肩膀,两眼坚定地看着信易。

“嗯!”

似乎从父亲的话语中得到了力量,信易也坐直了身子,闭目等待着结果。

——

“鲤鱼王最后应该被治好了吧?”

“没有,它的伤很严重,关键都是多年积累而成的暗伤,而且因为它在下水道长大的缘故,身体基础发育很差,即使后来到了食物充足的海域得到了一定的补偿,但身体基础还是不太好。”

“再加上鲤鱼王为了闯过飞跃之地,一直在进行高强度锻炼,对生命力的损耗极大,那时候精灵中心的抢救只能说是稳住了它即将崩溃的身体。”

“你知道吗?鲤鱼王在三年中闯过多少次飞跃之地!八次!整整八次!每个飞跃之地之间的距离可不近,也就是说它一直在游,一直在往前冲。”

——

“鲤鱼王,这次水池大了很多吧,你那次离开后,我就把里面的水排空,时不时来挖几下。”

信易指着面前已经变大了许多的水池说到,此时,老爸的铁螯龙虾正往里面放水。

“咔噜咔噜。”

鲤鱼王看着信易因为疼痛有些扭曲的面庞,有些奇怪,又有些担忧。

“你是在问我怎么了吗?没事没事。”

信易强笑着摆摆手。

回忆前世往事,思虑过重就会头痛,那么加上今世数年前与鲤鱼王的回忆,就是痛上加痛了。

鲤鱼王沉默了下来,只是盯着渐渐满起来的水池。

数天后,信易把鲤鱼王带到了海边,看着鲤鱼王在海中畅快地游动着,头痛也缓解了不少。

“鲤鱼王,你还是想去闯飞跃之地是吗?”

“咔噜。”鲤鱼王停下来,看着信易,肯定地点了下头。

“我陪你。”

简单的一句话,让鲤鱼王有些错愕。

“你的身体现在很虚弱,每天最好只进行适度的游泳训练,并且要吃不少补剂,放心,这个由我来准备。另外这座岛上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医师,会一种特殊的治疗方法,对精灵训练以及战斗产生的暗伤很有效。”

“我每天带你去他那里治疗一次,再到精灵中心接受一次幸福蛋的治愈波动,然后再陪你到海里训练,训练完回家吃饭休息。”

“咔噜咔噜?”

“我为什么要这么帮你?”

“咔噜。”鲤鱼王点点头。

“可能是因为……我很羡慕你。”

“咔噜?”

“很奇怪吧,我现在很迷茫,不知道未来在哪里?你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我不知道,曾经……我是知道的。”

鲤鱼王似乎没遇到过这种问题,只能沉默以对。

“你能跟我讲讲自己的故事吗?我有点好奇,而且我好像真的能大概听懂你的话,我能感受你的……”

鲤鱼王点点头,没有拒绝。

……

“原来你小时候生活的地方这么……这么惨啊。”

听了鲤鱼王的讲述,信易不禁有点同情起鲤鱼王的遭遇,当初看到鲤鱼王从下水道中出来,自己并没有多奇怪。

毕竟从课本上看来的知识表明鲤鱼王是一种生命力极顽强的精灵,能在许多严酷环境中生存,但没想到城市下水道的残酷远超想象。

食物只有各种垃圾可以食用,这个对于鲤鱼王的铁胃钢肠倒也能接受,重点在于被猎食者圈养的恐惧,以及灵能的稀少。

灵能一般来说遍布世界,啥地方都有,而且密度差不多(少数地方更高),但人类的城市下水道真是啥东西都有,啥成分都有,竟然能让灵能的密度都减少了。

“没关系,接下来我肯定能帮你恢复的!”

之后一个月,每天信易都会先带着鲤鱼王去岛上的老医师那里接受血腥的治疗——锋利的小刀一下又一下地划过鲤鱼王的身体,有些泛黑的血液不停地流出。

最后包上捣好的草药,再来到精灵中心接受一发治愈波动,在治愈波动的作用下,伤口复合,草药继续保持一个小时后拿掉。

接着就是训练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鲤鱼王身体恢复得很不错,训练强度也不断加大,信易还弄来不少不错的训练方法,让鲤鱼王的各方面都提升得很快。

这段时间,信易慢慢恢复了原本的开朗,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不少,头痛症状更是舒缓了许多。

“你要走了吗?”

“咔噜。”

“其实,我可以一直陪你的,成为我的伙伴吧!”

鲤鱼王看着信易的眼睛,心中一暖。

它缓缓地闭上眼睛,视线变为漆黑一片,这是最近几年它遇到选择时最喜欢的做的事。

周围漆黑一片,似乎回到了那个终日无光、满是污秽的下水道世界,这里能让它最敏锐。

一幅幅画面浮现在它的脑海中,在下水道躲避阿柏蛇猎杀时的恐惧,在大海上抗击暴风雨时被卷入龙卷风的绝望,飞跃过瀑布的喜悦,进化失败的悲伤……

一副画面和一段话定格在脑海中。

“真是难以想象,你以前在哪里生活的?体内竟然富集了如此多的剧毒化合物和重金属,竟然还活到了现在?”老医师的声音满是惊奇,又带着浓浓的担忧。

————

不能,我不能成为你的伙伴。

为什么?!!

你不需要一个废物伙伴,我已经无法进化了!

你当然能进化,一定能进化,你不是还要去闯飞跃之地吗?

我还想尝试。

我陪你!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尝试几次,你应该踏上自己的路,就像你那天跟我说的,小时候的梦想,另一个世界的梦想。

————

看着远去的鲤鱼王,信易泪流满面,前几天与鲤鱼王彻夜谈心时的画面不断浮现。

我的梦想?我的梦想!

许久,泪水终于不再从少年的脸颊上滴落。

此时的信易感觉自己的大脑从未有过的清醒,他转身往家里走去。

回到家里,信易看着等待着自己的老爸和姐姐,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他又变回了那个在爸爸和姐姐怀里玩闹的小孩。

“爸,你上次说的那个最笨的可达鸭哪里有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