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壶仙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大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陈溪是被人给推醒的,入目的是叶青充满疑惑的脸庞。

“怎么了?”陈溪问。

叶青伸手摸了一把陈溪的额头,摇头道:“没发烧啊,咋就疯魔了呢?”

“你才疯魔了呢,一大早就说胡话。”陈溪没好气说。

叶青看着陈溪麻利起身,的确不像有事的样子,便笑道:“我刚到院子门口,就听见你大笑的声音,还以为你得了什么宝贝呢,没想到进屋一看,你酣睡中仍在手舞足蹈,仿佛要杀人灭口似的。”

陈溪不理叶青,收拾一下凌乱的头发,来到院中洗了把脸,才笑道:“我昨晚做了个好梦。”

可不就是好梦么,将那道士给大卸八块,好歹收回点利息。

叶青跟在陈溪身后,好奇问:“什么美梦?”

陈溪打量叶青几眼,娇嫩的脸蛋,秋水的眼眸,乌亮的披肩长发,真是一个大美人呢。便促狭道:“我梦见你嫁给了我,咱两双宿双飞。”

叶青顿时羞红了脸,转过身去,小声嘀咕:“又说疯话。”

陈溪并没听见叶青的声音,凑近她身边,问:“你说什么?”

叶青忙退开几步,身子仍是背对叶青,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抖:“你…你别过来。”

陈溪果真没有过去,她发现叶青今天的装扮与平时差异很大,比如此刻叶青腰间配了一把青色长剑,剑身似有似无地发散着灵光。

如果她没看错,那应该是筑基期才能用的法器,练气期修士虽然也能勉强操纵,却无法将它伸缩变形,只能别在腰间。

过了许久,叶青才转过身来,眼睛微红:“陈溪,那件事是真的。老祖真的陨落了!”

老祖姓叶,是天剑宗的老祖,更是叶家的老祖。老祖一死,叶家平时得罪过的人只怕不会对他们客气。

陈溪难得升起一丝恻隐之心,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族里决定趁着消息还没有扩散,举家搬迁到北方,找个大门派做靠山。”叶青说着就上前两步将陈溪抱住,哭道:“可我舍不得你。”

陈溪心说你若舍不得我就将腰间的法器送我好了,留个念想也行啊。

她轻轻将叶青推开,笑道:“你放心好啦,以后我会去北方找你的。”也用不了多久,至多一两百年的时间而已。

没有结丹之前,她可不愿意四处漂泊。

叶青这才破涕为笑,点头道:“说好了,我会等你的。”

老祖在时,族中天才弟子辈出,她一个三系灵根并不被族中过于看重,失落之余让她认识了陈溪,一个斤斤计较的少女。

她对族中的各种算计很是厌烦,因此陈溪虽然有着种种小毛病,她还是很欣赏陈溪的率直,这才跟陈溪成了好朋友。

离开院落前,叶青将手放到腰间的法器上,犹豫再三,喃喃自语:“还是算了,真要是送给陈溪,只怕她会认为我看不起她,虽然我的确没这个意思。”

陈溪送别叶青,独自回到院落,开始捣鼓那只炼妖壶。

炼妖壶能将相同的药草炼化成更高年份,那对不同的药草进行组合炼化,又会怎样呢?

如果该组合是一份丹方呢,是不是可以直接炼成丹药?

她想起原主曾接触过的一份养气丸丹方:莲香草二两、木胡三两、甘露草一两。

养气丸只适合练气一到三层使用,草药年份只需半年以上就足以拿来炼药,是人尽皆知的一份丹方。

恰好院子里都有,她便按照配方将相关药草吸进炼妖壶内,随即施展炼字诀。

紧接着的一幕将她吓得够呛,识海中出现的可不只是那三份草药,还附加一只毛茸茸的小老虎。

她这两天使用炼妖壶的次数极为有限,应该没有将任何妖兽吸进炼妖壶才是,这点她非常肯定。

除非是在梦中……等等!梦中?

她忽然记起梦中出现的两只一黑一白的妖兽,不禁冷汗直流,不会吧!

她忙将灵兽袋取出,神识一扫,顿时三魂不见了七魄,她真的在梦中将那两只可爱的小妖兽给炼化了!

炼化成果正躺在炼妖壶里打滚呢!

这让她怎么跟洛大小姐交代呀!

她已经可以预见自己的悲惨结局了:洛大小姐找来一只大铁锅,将她给扔进去,然后让她那只小凤凰喷吐三昧真火,将她慢慢炸出油来,然后制作成一只只油饼,放到小黑和小白的墓前祭奠。

这光想想就不寒而栗啊!

不行不行,得赶紧想法子才是。

跑是不可能的,依天剑宗的门规,练气期弟子没有出门的令牌是不允许下山的。她这么卑微的身份,也没人会给她办令牌。

没有令牌,任她如何作死,也没法通过宗门大阵。

要说这世上还有什么人愿意无条件帮她,那就只有叶青而已。

她赶紧跑出院门,直奔宗门出口,但愿叶青还没有下山。

路上,她遇见常陪伴洛大小姐身边的两个婢女,陈小翠和花小红,正抬着一口大锅往灵兽峰赶。

她忙停下脚步,喊了一声:“小翠、小红,你们这是?”

小翠自然也认识陈溪,笑道:“叶师姐让我们捎口锅给大小姐,作临别的礼物。”

陈溪心凉了半截:“叶青她下山去了?”

“嗯,刚刚下山不久。”

陈溪围着锅转了一圈,看出这并不是普通的锅,而是法器,怪不得两人没法将它放进储物袋呢。

她伸手敲了敲,只听得铛铛声响,嘀咕道:“这究竟结不结实啊,别榨到一半锅底漏了,再榨一遍,那可就太痛苦了。”

“陈师姐,您说什么呀?”小翠表示不明白。

陈溪打量几眼锅口,大小不到半米,可没法将她整个放进去,暗松口气,看来不是用来榨她的。

于是笑问:“你们用这口锅做什么?”

小翠想了想,陈溪跟大小姐关系挺好,便歪头道:“大小姐说有些妖兽太过暴躁,打算用这口锅来吓吓它们,好让它们死心塌地,不敢再生二心。”

陈溪抹了把额头渗出的冷汗,期期艾艾:“这口锅这么小,妖兽也放不进去啊。”

“那简单,先从脚开始榨,慢慢地也就榨小了。”小翠笑。

陈溪听得腿都有点抖,颤声道:“这,这真是个好主意。”

说完,急匆匆地往院子赶。

而小红眼看陈溪被吓得落荒而逃,不由笑骂道:“小翠你胡说些什么呀,看把师姐给吓成什么样子了。”

小翠笑道:“她一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